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忧虑

第一百七十八章 —忧虑

    KOF的遥想98卷

    当合冰清醒过来时,已经是步入夜晚的时分。 .COM他和神乐潜龙面朝海洋并坐在海边,并且倒靠在她肩上。

    “我……”

    “不必什么。”太阳的最后一缕余辉才消失不久,神乐潜龙心地支撑着他的体重,很是温柔,“好好休息吧!茜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位置,等待就可以了。”

    虽然是才醒过来,合冰却很快觉得疲倦,他勉强坐直了身体,看向神乐潜龙。她戴上了紫墨镜,正朝自己甜美地微笑。

    不对劲,合冰下意识地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我怎么了?而且……对了!那个长草薙京脸的家伙呢?”

    “已经死了。”神乐潜龙王沙滩上后倒下去,望着美丽的苍穹,“我是神乐潜龙,杀人不需要物理攻击。”虽然口吻有些调侃,但她的脸上却没有轻快的意味,“合冰,今晚我们就在这里等茜吧……能够有这样的时间独处,简直是……幸福。”

    “这种话,能等你保证安全了再吗?”合冰很是无奈,但话出口之后他却更加无奈了,“好吧……等你保证了安全,大概就不可能感受这样的幸福了,对吧?”

    神乐潜龙没有回答,依然眺望着,只是悄悄拉着他的手。

    ……

    Richen在凌晨三多终于找到了神乐潜龙。她看到神乐潜龙偎依在合冰怀里,呼吸匀称地沉沉睡着。于是,她背着神乐潜龙的那把吉他,在远处轻轻吹了下口哨,吸引到合冰的注意,然后轻着脚步走过去。

    “潜龙的情况如何?”

    Richen与合冰都是轻声话:“她执意守了上半夜,现在正是熟睡的时候吧!”

    Richen瞪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儿才命令道:“背上潜龙,跟我来。这儿不能保证安全。”

    “安全……”合冰听话地将神乐潜龙温柔抱起,背在背上,然后一声苦笑,“……安全。”

    ……

    Richen将他们带到古巴的马亚里城,进入了一家旅馆。

    日上三竿,神乐潜龙醒了过来。她首先看了看盖在自己身上的棉被,立即出声问:“茜?”

    “是的。”Richen一直守在她的床边。

    “合冰呢?”

    “我让他休息去了。你们都需要休息。”

    “你做得没错。”神乐潜龙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摸了摸自己额头,“……给我吃的,以及一台计算机,我要写一儿东西。让祝词部队化整为零去俄罗斯,从北方进入北海道,集合修整。立即通知千鹤姐,让神乐宫所有非热武器常规战斗部队立即在两天内动员完毕,身在俄罗斯境内的人调配一半进入符拉迪沃斯托克,由神乐镜灵指挥,在十二月四日凌晨之前彻底收编俄罗斯太平洋舰队,之后做好随时出港的准备。”

    “是!”

    “之后,等合冰醒来了,你就好好睡一觉,养好精神吧!”

    “是!”

    Richen离开了房间,神乐潜龙打量着自己身处的环境,普通得近于朴素——这让她满意地了头。

    随即,她又喃喃自语起来:“牢中起舞的潘朵拉……不要怪我。”

    ……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三日,清晨,伦敦时间,神乐宫内。

    合冰将一个薄薄的手提箱交给了神乐千鹤,她打开箱子,里面是整理成册的文件。一边浏览着,神乐千鹤有些疑惑:“合冰……潜龙这还是第一次主动把你支开啊!”

    “我也不太明白。”

    合冰不由想起了神乐潜龙命令一行人乔装打扮的情形。

    真实的伪造身份,面目全非的外观,机票却是从哈瓦那到莫斯科。在谢列梅捷沃机场,神乐潜龙将他送上了飞往伦敦的飞机,而自己却和打扮得像是穆斯林妇女的Richen去了别处。

    “也许是想做一些掩人耳目的事情吧?”随意猜测着,合冰不觉得以神乐潜龙那霸气侧漏的风格,有什么事情需要搞得这么遮掩,“但以大名鼎鼎的神乐潜龙这个身份,天下又有什么事情值得她掩人耳目呢?”

    神乐千鹤细细看了合冰一眼:“大概吧……”随后,便派一个人安排合冰的早餐,自己则回她的起居室研究神乐潜龙送来的文件了。

    哪怕是临时安排,神乐宫为代宫主的保镖的早餐也充分重视了他平时的喜好以及具体的身体状况——坐在巨硕的白瓷碗前,喝着悠香而温热适中的肉粥,合冰琢磨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不知不觉间,那勺子进嘴的频率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最终,合冰轻轻咬住了勺子,眼中闪烁着忧虑。

    没过多久,他突然利落地将肉粥喝尽,摸出手机,拨给了麦卓。

    “麦卓姐,还好吗?”

    “当然没事儿了!你呢?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的麦卓用短短的话语便演绎了一遍什么叫从忧心忡忡到安然释怀。这略使合冰感动,但他似乎从她的话里察觉了什么。

    “……那么,林菲呢?她也没有危险,对吧?”

    “不太确定。当时跳海之后,我和她并没有游一条路……合冰,我现在有些不方便,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的事情,暂时拜托南镇的Vice好不好?”

    依然是温软的口吻,麦卓挂电话却很有些干脆——这似乎让合冰眼中的忧虑又深了几分。

    沉默了一会儿,合冰拨向了Vice:“喂,Vice吗?我想见你,你那里方便吗?”

    ……

    圣彼得大教堂的少年修女Wind,世俗的名字则是:莎兰·达格斯蒂诺。她穿着与合冰的格斗服神似的修士服,和她的监护人,特伦洛修士一起在罗马的多里亚·潘菲利别墅公园散步——白了,离她生长的梵蒂冈也就一两条街的距离。

    “特伦洛叔叔……虽然依旧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穿着这身衣服后总会有一种亲切而熟悉的感觉。”

    “那不是挺不错的事情吗?”

    公园里的人比以往少了许多,但Wind没有留意到,特伦洛修士也没有去提。

    “可是,这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啊!而且,您看看这个……”作为一个修女,Wind对这种貌似没有理由的事情很难释怀,她伸出手,朝附近的大树抬抬手指,那树下的落叶便突然随风飘了起来,“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宿命之类的东西?”

    特伦洛修士看着她着急的脸,不禁在眉宇间流露出深深的无奈与疼惜:“如果是其他人向我诉这样的烦恼,虽然我从神仆一步步跟随主的指引,却也不能轻易将他人也带往宿命的方向……毕竟,就快两千年了,耶稣再度显圣的传没有断绝过,但从来无法证实……可是莎兰,也许,你和一般人并不一样。”

    “什么?为什么?”Wind直溜溜瞅着特伦洛修士,睁大了眼睛,“我不太明白。”

    “……不要轻易去追寻宿命。”特伦洛修士放远目光,望向那遮掩在大树后的多里亚·潘菲利别墅,无论是他的目光,还是他目光中的建筑,都散发着历史的沧桑味儿,“多数时候,宿命是别有目的的谎言,可一旦它真实存在,那将是人难以背负的沉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