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后羿行动

第一百七十九章 —后羿行动

    KOF的遥想98卷

    神乐宫没有阻拦合冰离开伦敦,而当他即将到达南镇时,却要求Vice接机。 .COM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机场里,Vice很是不爽地拉住了合冰的手腕,“我可在规划着一个城市的兴衰。”

    “如果我是我希望避人耳目呢?”合冰索性贴近了她,“赶紧带我去安全的地方,低调一儿。我很急。”

    虽然不太明白,但合冰这种突兀的要求也许意味着格外的隐情——不爽归不爽,Vice还是把他带到了一间仓库里。

    看了看四周,合冰不太满意:“这儿就是你所谓的安全的地方?如果我我要乔装,我要立即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去地球的另一端,你能做到吗?”

    “怎么不能?”Vice嘲讽地大笑,“无论是易容还是欺骗安检,对我来,不都是菜一碟?”

    “我过我希望避人耳目吧?”合冰重重地摇了摇头,“如果我要躲避的是潜龙的耳目呢?”

    “什么!”

    “以潜龙的做派和身份,天下本没有什么事情值得她隐藏行踪,一直以来她也的确如此。可是不到二十四个时前,她让我回了伦敦,自己却仿佛消失了。究竟是什么需要她如此做?连我也要隐瞒?连我……”合冰仿佛不寒而栗,“如果这是因为我的多虑而上演的一出闹剧,那再好不过了!”

    也许是合冰的危言耸听吓到了Vice,也许是她真的觉得事态出人意料之外,她果断答应了合冰的要求,将他送上了去往东京的飞机。

    “合冰,仔细掂量你几年来的历程,究竟怎么做你才可以对麦卓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这么奢侈的事情,你不觉得提起来伤心吗?”

    ……

    神乐千鹤的起居室里,神乐潜龙的报告书已经阅读了不少。忽然,一封信一般格式的东西出现在神乐千鹤的眼帘中。

    “

    千鹤姐:

    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离合冰将报告资料送来已经过了不少个时了吧?

    还记得当年草薙城里传中的那个天才吗?就是那个自名为草薙阳的女人,你的同龄人。我现在正在突袭东京的路上,我要干掉她,虽然我还和她素昧平生。我安排了一个‘后羿行动’,希望千鹤姐在伦敦主持。

    请于东京时间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五日清晨七整向草薙城发出一份通牒,要求他们在一时内就草薙星次郎无故入侵俄罗斯领土的行为做出足够诚意的解释和赔偿,否则神乐宫将针对此事做出有克制的报复性措施。

    第二,请将俄罗斯的太平洋舰队的潜艇集结在东京湾外,其余船舰在日本海威慑,做出准备进入柏崎港和舞鹤港的姿态。让九成格斗部队集中在神乐宫自己的核潜艇群上,携带大规模电磁干扰设备。

    第三,请将神乐宫留在台北的装载着特制人工增雨炮弹的货轮开到东京湾内停泊,让草薙城及其附近在十二月五日八左右开始下雨。

    第四,请于当天八整向北非的格斗部队明码发出进军包围埃及的调动命令。

    第五,请于当天八十分向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在日本海一侧的军舰明码发出包围舞鹤港的命令。

    第六,请于当天八二十分让集结在东京湾外核潜艇上的格斗部队携带电磁干扰设备潜入东京,包围并切断草薙城与外界的通讯,如遇军事抵抗,立毙。

    第七,当人工降雨结束时,所有人开始准备撤退。我会第一时间通过GPS告诉你们我的位置,立即接应我。和我汇合之后,所有进入东京的格斗部队立即返回核潜艇,迂回返回符拉迪沃斯托克。

    第八,当潜艇部队撤离到安全区域之后,在日本海的太平洋舰队以及北非的格斗部队立即撤退。

    第九,在我回到伦敦之前,请千鹤姐你按积极防御的方针行事,并且安置好合冰。

    以上。

    千鹤姐,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草薙阳肯定早已苏醒,并且与合冰有着不浅的关系。早在当年,她在草薙城内就是冉冉升起的星星。草薙柴舟努力栽培草薙葵却不一定能成功的事情,如果换成是草薙阳,以她的威望,将轻而易举——一个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也没有经历多少内耗而轻松变革的草薙城,是神乐宫不能容忍的。也许这次行动对神乐宫有利有弊,但是,没有草薙阳的草薙城的未来一定不是神乐宫的对手!草薙城是谁做主并不太重要,没有草薙阳,对神乐宫,对我,却很重要。

    无论这次行动的结果如何,我都会向你做一次当面汇报。在和你分别之后,我遭遇了意料之外而又不得不重视的事情,自万龟姐伊始的计划,在具体的执行中,大概会有一些并非本心的修改了。

    神乐潜龙

    ”

    两手手指抓着纸张边角,神乐千鹤闭上了眼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潜龙……合冰第一时间就跑了……历史啊,历史……”

    ……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四日,草薙城,草薙葵的别墅里。

    “合冰!你鬼鬼祟祟潜入干嘛?有我在,正大光明的进来才对!”

    一边听着草薙葵的数落,合冰一边卸着身上的伪装,他看着气鼓鼓的草薙葵,却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葵,阳还好吗?”

    “阳姐当然好了,我天天在照顾她呢!现在她像普通人那样下地走动几个时都没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合冰径直往草薙阳的房间跑,“最近我突然心神不宁,总想见着她安稳。”

    草薙葵一下愣住了——貌似,这还是合冰第一次吐露针对草薙阳的这样的话。

    进了房间,草薙阳还穿着上一次七彩衣服,她欢欣于合冰的到来,却又有所不解。

    “你不是应该在神乐潜龙身边吗?”

    “她将我支开了,所以我来这儿了。”合冰上下打量着草薙阳,那眼光与上次完全不同,“你这衣服,应该不是格斗服吧?你当年的格斗服呢?”

    “还在,怎么了?”

    草薙阳很迷惑,合冰却有些烦躁。

    “赶紧找来穿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KOF98决赛之后我醒来,就一直难以宁静,心里总是若有若无地闪出一个念头,害怕你最近会有危险。”

    “若有若无的念头?”草薙阳重复起这个形容,陷入了沉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