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八十章 —神敌猪友

第一百八十章 —神敌猪友

    KOF的遥想98卷

    无论合冰伪装得多好,草薙城即使认不出他是谁,也知道有那么一个人进入了草薙城,进入了草薙葵的住所。 .COM于是,便有人敲门相询。“那是我的人。”

    “谁?”

    “我的人。”

    “葵姐……”

    “谁让你来的?”

    “这和‘谁’没有关系,葵姐……”

    无论草薙葵的态度如何,来人的态度都在不卑不亢中坚持着,就差在脸上书写“我们要搜查”的字眼儿。

    最终,草薙葵在僵持中向草薙柴舟打了报告——为了这样的事情,草薙柴舟竟然真的亲自来了。

    “柴舟爸爸!合冰担心我,背着神乐潜龙悄悄来我这儿了,那些家伙居然要我报告他的来历!”

    “……葵,你是信不过?”

    “天知道他们得知合冰来了之后会干出什么蠢事出来!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我算是看着这些猪队友长大的了!”

    “葵,你的有些长辈……倒也没你的那么不堪吧?”

    “柴舟爸爸,你到现在都还要维护他们的名誉?人家神乐宫仅仅一天就接收了俄罗斯的太平洋舰队,这是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啊!可我们呢?换做是我们的人,我们的程序,甚至我们的制度,我们能在一天之内把这样的事情做到吗?”

    “葵!够了!”

    “……”

    “葵,你要记住,清醒的少数派永远不能用鄙夷的眼光和高人一等的态度去尝试改革,更不能妄图立杆见影。对待积重之弊,你要学会忍耐,再忍耐,哪怕一时之间只能眼看着固步自封的惯性正让大局往错误的方向滑落。”

    “……”

    “葵,不要赌气。草薙城还没有百废待兴到需要破而后立的程度。”

    ……

    身在东京的合冰不得不悄悄离开草薙城,回去了麻宫雅典娜的家。而这个时候,神乐镜灵正在新罗西斯克号的舰长室里向整个舰队作俄语的广播训示,或者,演讲。

    “诸位,太平洋舰队上的官兵们,各位绝大多数人在出生的时候,大规模的战争便已是历史的故事,你我都生在和平的年代中。没错,和平,铁幕下的和平。国虽强盛,忘战必危的道理,幸运的,同时也是不幸的,不需要太过讲述大家便能都浓烈的感受。近几年前,前苏联没有因为战争倒下,却因为非战争的内部原因而消亡,而你们,始终以国家利益为准则的你们,从来没有辜负过国家和民族,而作为继承者的俄罗斯,给予了太平洋舰队怎样的关注和关怀?”神乐镜灵短暂的停顿了一会儿,“不需要辩解国家力不从心,也不必抱怨国家积重难反,因为今天,一切阴影都将成为过去,一切阴影。神乐宫了解太平洋舰队从前的素养与热忱,知道大家往日所遭遇的委屈,神乐宫带来了原本就该属于你们的新罗西斯克,还有更多的配得上你们身心的事物——恰如神乐宫正面向整个俄罗斯所供给普及的。也许会有人担心这一切都是阴谋,因为天上不应该掉下馅饼。所以,我向诸位宣告,宣告神乐宫对各位的图谋——神乐宫希望各位振作,一扫一九九二年以来的渐渐积累的消沉和颓废,沿寻各位昔日的追求,追求一名战士的荣光!为了各位能向远方的家人挺起胸膛:‘我对得起民族复兴的责任’!”

    这一次稍微长一儿的停顿了,接着神乐镜灵再度握住了话筒:“那么,神乐宫的族人们,为先辈们的事迹而不时热血沸腾的族人们!神乐宫决心掌握欧洲,决心将欧洲建设为一方繁荣富强的乐土。现在,代宫主在红场的话——‘我要将这片土地建设成完全不同的国度,同时却是这位弗拉基米尔当初梦想中的结果’——那位长眠的弗拉基米尔的梦想可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这需要整片大陆上所有人的辛勤耕耘,需要安稳的环境为条件。而我们,正是为了给这样的梦想创造足够的条件而来到地球的另一端。现在,是我们以身作则的时候了!”

    最后,神乐镜灵深吸了一口气:“乌拉!”

    外界并不清楚神乐镜灵接收太平洋舰队时带去了何等奢华的后勤,但当她结尾的呼嚎在整个舰队所带起的“乌拉”的躁动使世界足够的震动。两天不到,神乐镜灵不仅接收了太平洋舰队,她的“太平洋演讲”也没有向外界保密,迅速传播成为了震动的另一个原因。

    ……

    “没有在欧亚铁路上将神乐镜灵炸死是某些人极大的失策。”

    北京的某处写字楼的办公室里,林菲和一个冬装运动服的男人坐在办公桌两面:“……我阿峰,你在这环境也穿运动服,不怕被围观?”

    “你是被美女关注吗?”被叫做阿峰的男人依旧是温颜锐目,坐姿的他掩藏了高大的身材,倒让那儒雅的气质越发浓郁了,“好吧,除非空袭,要炸死神乐镜灵,最有条件甚至无法绕开的,是我们。而我们为什么要炸她呢?况且,炸了一个神乐镜灵,不过是让神乐千鹤少了一个心腹,却会给神乐宫落下口实,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效果?那些后勤给养到达海参崴的步调可比神乐镜灵早得太多了,不定有些还是直接从我们的东北采购的。”一边对林菲侃侃而谈,阿峰一边浏览着什么文件,“菲菲,眼光不要那么狭隘嘛!神乐宫为了这一天绝对绸缪了几年甚至几十年,你所听到的‘太平洋演讲’,不过是它露出獠牙的表象,根本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如果她不是站在新罗西斯克号的舰长室,如果新罗西斯克号不是假神乐宫之手重新回归太平洋舰队,莫非你当真以为凭那个女人一番嘴炮就能让傻大黑粗的俄罗斯海军俯首贴耳的跟着她喊‘乌拉’?你我需要看清的,是鸟瞰神乐宫布下的棋局,以及它即将露出的手筋儿……自上任以来始终招摇过市的神乐潜龙始终奉行着闷声发大财的风格,她从来不亲自参与她让神乐宫做的事情,反而将自己作为一个明星式的人物在其他地方吸引着眼球。”

    阿峰将几张报纸递给了林菲。

    “还记得她与合冰泛舟塞纳河的新闻吗?还记得她首倡的麻宫雅典娜的全球巡演吗?作为一个掌控人类社会起码五分之一资源的头脑,如果仅仅分析她让我们看到的事情,把她定性成亡国之君的水平也不为过。可是,同样在这一年里,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中,神乐宫侵吞掠夺的胃口之大,我真心怀疑它到底能不能消化得了。甚至,从我们努力看到的她的动作中,我们却看不明白她到底想做什么。这意味着两种可能,第一种,她是一个疯子;第二种,她的行为并不计较朝夕的利益,她着眼的棋盘在时空上的长度和广度,超过了我们对她已有的分析。”

    阿峰费心费力的话压根儿没起什么作用,林菲草草的看了几眼递来的旧报纸,等他告一段落了,自己身子往后一靠,仰看起了天花板:“阿峰,你对我这些不是对牛弹琴吗?大局观层面的事情,我多只能理解,却没那水平提出建议,又何必废那脑细胞呢?”着,她低眼朝阿峰笑了笑,“好好加油吧,别辜负了我这炮灰的无脑信任哟!”

    “林菲!”阿峰生气了,双手交叉撑着下巴,视线正对林菲胸口,“你见过哪个国家在分庭抗礼的邻国消亡之后没过几年,就在其内外交困的时候正大光明地踏过去接收政权的?注意,这不再是征服者的掠夺模式,而是带着海量的急缺物资以救世主的姿态降临的!不谈神乐宫这么做的成败可能,单如果它真的将俄罗斯接收并且安顿了治下环境后,你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吗?到那之后,世界上任何一个对已有政权不满的地方,只要神乐宫有意染指,不定那儿就会跳出无数自发的带路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