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恩泽两难全

第一百八十二章 —恩泽两难全

    KOF的遥想98卷

    “为什么不杀我?”

    “我舍不得啊!”

    神乐潜龙忽然抬起头,摘下了紫墨镜挂在胸口,那双正对着合冰的明亮眼睛迅速盖上了一层雾气。 .COM

    “你本该趁刚才杀我,就像在德国对克劳撒做的那样。”合冰很感动,却又很痛心,“你喜欢我,你为我着想,你不忍心让我经历你即将做的事情,不希望我受煎熬。你要对草薙城做任何事情我几乎都不会阻拦,毕竟那是两个自古以来的家族的恩怨,我没有那立场。但你可以不要……”

    神乐潜龙默然无语,Richen却忍不住打断了合冰的话:“今年一整年,草薙城都筹谋着肃清亚洲的基层势力,重塑其对亚洲的绝对控制力,早在几个月前,本在日本的守备力量就逐步外派,而此时,中东的军情吸引着他们的眼球,俄罗斯太平洋舰队让还在日本的力量朝北移动,而刚才,我们的人在东京登陆并且进行了不分敌我的通讯干扰。短时间内,草薙城已经处于首尾难应的待宰割状态了……”

    “不必了,我虽然不太明白,但潜龙的气魄我是见过的。”合冰挥了挥手,止住了Richen,只看着神乐潜龙,缓步走过去,一把将她抱住,“恩泽两难全,唯有报之以先。”

    话音方出,合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离开了神乐潜龙,离开了会客室,离开了藤堂道场,以最快的速度奔向了草薙城。

    神乐潜龙低头看去,吉他上的尼龙弦被切断了。

    “茜,背着我,集合祝词部队,立即行动。”神乐潜龙将吉他放在一边,眼中流露着悲伤,“如果合冰妨碍,格杀。”

    “是!”

    ……

    合冰到达草薙城的门口,草薙萌又一次在那里试图拦着他,但合冰丝毫没有减缓速度,直接在错身时牵住她的手:“跟我来!一会儿解释!”

    不久,他用龙连牙·地龙一样仿佛三级跳的动作,最终一脚揣开了草薙葵的别墅门。

    “葵!带上阳,赶紧逃!”

    草薙葵迅速跟在合冰身后,向草薙阳的房间跑去,这种对合冰的第一时间信任使得草薙萌不免惊讶,虽然合冰已经松开了她的手,她还是选择了暂时沉默着跟在后面。

    又是一次破坏性的开门,合冰看到了倚在床边一身雪衣上砌满墨绿草书,惟有背心处一轮金日的草薙阳,两步冲上去一把将她抱住,试探地问:“这就是你的格斗服?”

    “没错。”

    “那就好。”公主抱下,合冰转身后跳,以背部破窗而出,“葵,来!”

    在空中,合冰在脑海里对草薙阳——表现得虚弱一些,尽量低调。四人都落地之后,合冰终于喘了一口气,将草薙阳递向了草薙萌:“背着她,阳虽然已经恢复了不少,但仍然比普通人更虚弱。”

    “阳大人,你醒来了为什么不……”

    合冰打断了草薙萌的激动。

    “难道你们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神乐宫已经打来了!”

    草薙葵苦笑着看着他,轻轻摇头:“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的我根本没有实权,萌也在不久前被贬成了看门人,真要是天塌下来,我们想也不到的。神乐宫好一招声东击西,引诱我们将力量分散投放到外面,然后突袭根本……只是没料到神乐潜龙真的敢在信誓旦旦宣称要建设欧洲的时候就这么撕破和平。”

    “错了!”草薙葵的话让合冰近乎绝望,“连你都这么,难道草薙城已经派人去了北面?”

    “嗯……”草薙葵忽然醒悟了,“你是,神乐宫的目的是草薙城本身?”

    “斩首行动嘛!”心将草薙阳背得舒适一些后,草薙萌终于插言,她朝草薙城城门的方向努了努嘴,“如果我没瞧错,那是神乐代宫主亲自来取首功了?”

    整个神乐宫的祝词部队如臂使指,奔来的速度极快的同时又井然保持着阵型。察觉之下,草薙葵当机立断向草薙萌下令道:“你和合冰先逃!我死了可惜,阳姐却不能死!阿萌,草薙族的希望就拜托于你了!”着,她对草薙萌做了一个鬼脸——很难得的表情。

    草薙萌也没有矫情,立即朝反方向跑远。草薙葵看了看她的背影,又对向合冰,甜甜一笑——这样的表情在她脸上同样颇是稀罕。

    “如果这次阳姐不死,你就算真要娶我,我都乐意,当然,如果你能娶阳姐就最好不过了。”

    合冰哭笑不得:“你是想无以为报吗?这恰是我在做的事情啊!”眼看草薙萌的身影还有几秒就要到消失了,他从怀里摸出了草薙葵的信用卡,轻轻抛给了她,“真有命的话,下次再亲自借给我。”

    看着草薙葵将信用卡夹在指尖,合冰微微一笑,转身追向了草薙萌。草薙葵正对着迎面而来的祝词部队,他们挺在离她约莫五米的距离,分成两个方阵,从中间让出了Richen。看着她以及她背上的神乐潜龙离自己越来越近,草薙葵不禁低头端详着信用卡。

    “真是一笔绝妙的投资啊!”

    听着她感慨万千的话,神乐潜龙将脑袋从Richen的肩上抬起:“草薙葵,我的目标不是你,让路吧!”

    “敌之要,我之要,道理太简单了。”草薙葵放浪地笑,“当初你和麦卓就看不上我,现在又何必和我多话?我可没有独抗军阵的功夫。”

    “你对草薙城隐瞒了草薙阳的病情吧?”

    神乐潜龙淡淡一句话仿佛一柄利刀将草薙葵的大笑拦腰斩断,她的笑容仿佛凝固住了:“神乐,有本事先踏过我的尸体!”

    “神乐宫宣布过,将要进行的是‘有克制的报复性措施’。植物人的草薙阳是草薙城的遗憾,身体好转的草薙阳却是草薙柴舟喜出望外的佳讯,只可惜草薙城并非草薙柴舟的一言堂,而你,信不过草薙城绝大多数人。你是打算等草薙阳恢复到全盛时的状态再让她重见天日吧?”神乐潜龙看着草薙葵的眼睛有着一些同情,“所以,杀死被草薙柴舟寄予厚望的你,只会导致他难以预计的反扑;而误杀一个‘废人’,即使你的一面之词如何天花乱坠,也决定不了草薙城的最终意见,起码,几年,十几年之内你做不到。”

    草薙葵冷笑起来:“阳谋嘛!你得这么透彻,是要羞辱我吗?”

    “你是合冰的恩人,所以我会对你保持某些敬意……反正草薙阳不可能突破东京的包围圈。”神乐潜龙叹了一口气,“我要做他的潘朵拉,唯一的潘朵拉。”

    “什么?”

    “你不懂,也不必懂。”神乐潜龙低下头,将下巴搁在Richen的肩上,不再看草薙葵了,“攻击,打昏她就可以了。然后围追草薙阳。”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