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萌之殇

第一百八十三章 —萌之殇

    KOF的遥想98卷

    雨依旧下着,在日语中也可算上豪雨的天气很不配合草薙萌的境地,但很符合她此时的心情。 .COM

    ……阿萌,草薙族的希望就拜托于你了……

    想着,草薙萌的眼前仍是被雨滴模糊的街道,却在这模糊中仿佛幻化着草薙葵嬉皮笑脸的样子,似乎,肩上所背负的重量越发沉重,闭上眼再睁开,斜斜看向同与自己奔跑的合冰,可惜分析不出什么颜色,仿佛已在这雷厉风行中入定。

    “藤堂道场快到了。”合冰的声音很淡,“阿葵早把香澄骗离了东京。那里算是空房。”

    “没用的。葵姐拖不住那些人,我们的速度也不是神乐族的对手……”

    “而且,近在咫尺的草薙城竟远水难救近火。”合冰侧脸看向草薙萌,嘴角有些弧度,“似乎,你认为这是死局了——那你又为什么忍心让阿葵身处险境,而自己却执着走向死胡同的尽头?”

    “一个人单独反抗,的确于事无补;一千个人各自单独反抗,却能拖延可观的时间。”草薙萌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波澜不兴。

    “是啊,草薙城的团结与奉献精神我又领教了。”合冰笑了,“不过,我既不是草薙城的人,也不至于飞蛾扑火。”

    “在神乐宫锁定胜局的一刹那倒戈于草薙城,实在看不出聪明。”草薙萌撇过头去,不与合冰对视。

    “是吗?”合冰回头望望,再看看已然可见身影的藤堂道场,“没时间了,我也不讲什么大道理……如果我我有可能保全草薙阳并让两家就此议和,你愿意替我挡住后面的追兵吗?至少,给我五分钟。”

    “可能?几成把握?”草薙萌凝神起来。

    “取决于你背上的草薙阳鼎盛时的实力。”

    “……接着。”草薙萌回头看看草薙阳低埋在自己肩头的脸,神色一动,猛然转身,背上的草薙阳因为惯性飞向合冰,“……我不信你,但我答应。”

    合冰没有回答,只顺手抱着草薙阳,快速远去,消失于藤堂道场的门口。

    ……合冰……

    草薙萌再没有回头,静静看着越来越近的人群,黑发突然飘散,打在身上的雨水逐渐沸腾。

    ……我不信你能力挽狂澜……但我相信草薙阳眼角溢出的那滴泪……

    来人不想理会拦路的草薙萌,却在临近的时候被一道火墙挡住!

    “无敌的风天王为了维持恐怖的龙卷风,最终败在三神器的手中……就算你用火焰拦路,又能做些什么?”背负着神乐潜龙的Richen最后一个到达。

    “葵呢?”草薙萌无视神乐潜龙的劝。

    “昏睡而已。”神乐潜龙轻叹一笑,雨衣下的神色不怎么清晰,“草薙葵是草薙柴舟打算托付的人,如果杀了她,只会引发两家不死不休的对抗。”

    “是吗?”草薙萌的眼中写着不屑,“你却不死不休地追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人。”

    “却是草薙城唯一在我计算之外的潜在继承人。草薙城不能容忍我伤害草薙葵,却不会因为我抹杀草薙阳而选择决裂,草薙柴舟始终不够厉害……”看着覆盖草薙萌的水份逐渐变成水蒸气,最终被火焰所代替,神乐潜龙欣赏得玩味,“放心吧,当年草薙族在摩加迪休网开一面,而今我也没打算灭亡草薙族。”

    “没错,草薙族而不是草薙城。”草薙萌的语调很是讥笑,“你打心眼儿就没正视过我族,或者,你的仇恨至少希望把我族打压回几百年前的规模。”

    “草薙萌的眼睛会话了!”神乐潜龙大笑,“又何必拖延时间?在这样的天气环境下,你的火墙又能维持多久?Richen,你呢?”

    “绝对不超过十分钟。”

    “谢谢你的高估。”大概是被神乐潜龙识破了,草薙萌的表情又恢复了海底沉船式的平静。

    “可惜,十分钟改变不了什么,今天的东京,是神乐宫的主场。”

    “所以你可以眼看着我油尽灯枯。”草薙萌的语气似陈述,似反问,“或者,是突发奇想,打算成就又一段长坂破的神话?”

    神乐潜龙凝望着草薙萌,眼神有些迷离,那火墙不怎么宽广,也不算旺盛,可一旦有人做出试图越过的动作,必然会导致火墙的暴长——便是这样,浑身裹着火焰的草薙萌很有天神下凡的味道。

    时间不为人知地流逝着,或许,场中的所有人都知道,但没有人打破这诡异的安静,除了那衬托安静的雨声与水份沸腾蒸发声。

    “人才啊!竟是如此地挥霍着,如关原之战时的八咫与草薙……”幽幽一语,神乐潜龙埋下了头,“给她一个格斗家的结果……演义中的曹操被吓着了,我却不是……上吧,慢慢来,几十个人围攻一个要是还有伤亡,就闹笑话了。”

    “不知不觉快五分钟了……谢谢。”火墙消失了,面对簇拥着神乐潜龙的人群幻化着无数身影的攻势,草薙萌冲着神乐潜龙踏前一步,飞身而起——七濑!

    风格各异的神速之祝词在极短的时间内命中草薙萌,直接将腾空的她砸跪在地上。

    不过,落地的草薙萌没有丝毫停滞,毫不犹豫地站起,侧身——会是荒咬?

    可惜,仅仅是一个起手式的动作,便又是几十记神速之祝词奔袭而来——侧身的草薙萌用左臂格档着,强撑着没有后退,却无法避免身下的路面龟裂。

    “百八十二式?”距离草薙萌不足一米的Richen微微一笑,她肩上的神乐潜龙连头也没有抬起来。

    Richen的话指导了众人,连绵不断的神速之祝词打向草薙萌。

    “如果是单打独斗,这的确是引诱对手两败俱伤的办法。不过,你面对的不是一个人。”Richen看着眼前的草薙萌越来越矮——不是她被打弯了腰,而是脚下的地面破碎得越来越严重,“只要保持着快速而持久的攻击,我不信你的百八十二式能攻击出来。”

    背负着神乐潜龙的Richen很悠闲,咬紧牙关的草薙萌却没有可能理会她的调侃,只浑身燃烧着坚持。

    最终,没有奇迹,或者,这算是毅力上的奇迹。百八十二式还是流产了——不是草薙萌放弃,而是她的整个左臂被打得寸断而一截截断裂,无法格挡之下,被砸趴在地上。

    “你可以放弃的,至始至终,我只要草薙阳的命。”神乐潜龙抬起头,俯视着一身火焰被雨水浇成青烟的草薙萌——的确是俯视,她所在的地面已然有一米多的落差。

    “Richen,白痴。”草薙萌单手努力支撑着,将半个身子爬出所在的那个“洞”,“我只是练习了一下荒咬。”

    “什么?”Richen睁大了眼睛。

    “此时此地,我根本不可能到达你跟前。”草薙萌抬起头,眼中全是嘲笑,却是如此艰难,“我不过……换了个方式……拖延时间。”

    “你一共争取了七分钟左右。”神乐潜龙温温地看着她,那创口浸透着血液,从那烟雾中看去,仿佛积蓄生命的塑料瓶有了个无可奈何的漏洞,“但那又有什么用呢?”

    “是……吗?”草薙萌张大眼睛,甜甜一笑,“或许……吧。”

    “她死了。”默默看着草薙萌的头无力地垂下,Richen淡淡开口,似在提醒神乐潜龙,似在提醒别的什么。

    “那么,继续追吧。”神乐潜龙又一次埋下头。

    人群快速地奔去,诉着火焰燃烧过的雨中烟也由浓转细,最终消散,只留下残破的地面以及那地面上越来越多的鲜血,好似从泉眼中漫溢而出。草薙萌趴倒着,挤压着地面的脸上扭曲着笑容,或许那是满足,或许那是安详,至少,哪怕这么扭曲着,也没有丝毫的峥嵘……那隐约的眼眸中不知焦的光芒如同灯心,似乎是倒记时中的最后一丝生命之光……

    ……柴舟叔叔……葵……阳……

    ……为了那与生俱来的责任……

    ……为了那无谓有无的希望……

    ……我不信,却义无返顾……

    当神乐潜龙一行完全消失时,草薙萌的手指似乎痉挛了一下,似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