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八十四章 —龙阳对

第一百八十四章 —龙阳对

    KOF的遥想98卷

    仿佛是不忍心草薙萌的痕迹就此被冲刷,淋漓的雨竟嘎然而止,这让驮着神乐潜龙的Richen眉头一皱。 .COM

    “茜,想什么?”神乐潜龙安逸地伏在她背上,仿佛陪伴着相依多年的马驹。

    “……为什么让草薙萌得逞?”一丝之下,Richen还是声问了出来。

    “她得逞了什么?”神乐潜龙反问。

    “我不知道,但就因为这几分钟的拖延,你苦心制造的大雨停了。”Richen的口吻略有忧虑,“你运筹帷幄的结果是我们在东京的一线战场上形成几乎瞬间的绝对优势,你却因为一个敌人的弃子而放任战机……很不像你。”

    “如果我在思考是否妥协,是否把此刻与我同行的人抛弃,包括你——你会怨恨吗?”藤堂道场的大门近在眼前,神乐潜龙高声一句,“搜索这个道场,找到草薙阳与合冰之后,包围,暂时不要攻击。”

    正如神乐宫引以为豪的效率,话音刚落,几十个人便在起落之间从神乐潜龙周围消失。

    “不会。”Richen的回答很快很坚决,“你必然有合理的原因。”

    “如果是以权谋私而草菅你们呢?”神乐潜龙紧了紧怀抱。

    “你不会。”Richen笑得灿烂,“你从来不会伤害打心底信任你的人。”

    “比如你,比如合冰。”神乐潜龙头,“所以我犹豫。”

    “……你从来是谋定而后动的。”

    “我不懂,合冰为什么会在最不可能的时刻离开我,如果是背叛,他不会在无可挽回时摊牌,哪怕是死谏,以他的性格,也不是这样。”神乐潜龙轻轻和Richen咬着耳朵,“……似乎,KOF96时,天下无敌的风天王也是因为他的不可理喻而满盘皆输?”

    “潜龙……”

    “果然,凭空出世的人太难被演算了!”神乐潜龙叹了口气,“却也让人好奇……茜,最后确认一下,如果我抛弃你,你会怨恨吗?如果不,就放我下来。”

    “我不明白,但我相信。”Richen轻轻放下神乐潜龙,毫不犹豫。

    “那么,陪我进道场。”神乐潜龙拉起Richen的手,声音有些涩,“或许,在离开我时,合冰把我吉他上的尼龙弦切断,是早有思考的。”

    藤堂道场的门楣从来不算光大,哪怕是这数百年里,无论它有无什么光芒,都被三神器家族笼罩进而覆盖着。不过,诺大的东京,数江户时代至今,伴随草薙城的存在而继续存在的,整个日本的古老流派中,也只有它没有断层了……

    即使这个道场远没有远在京都的分店那样经历过那么多历史风雨,即使这个家族在草薙城的要求下毫不犹豫的从京都道场迁徙,藤堂流始终用自己的滴坚持着自己的痕迹,比如,这个道场,虽然用碳元素测定法能知道它动工于十七世纪初,但只要是明眼人,几乎都能感受到那千年流派的气息——一切都如此宁静而淡雅。

    不过,当神乐潜龙循着Richen的步伐踏进道场门口时,一丝诧异却微然从眉心荡漾而开。

    近二十米的青石直道以及三级木阶梯连接到主道场的大纸门——那门开着,一身湿露露的合冰靠坐在门口左侧,双手藏在大衣里,脸色苍白间很是邋遢的感觉,却在那几乎发乌的嘴角里流露着洒脱。

    他察觉到了Richen身后的神乐潜龙,眼睛里写出一份安详,似想什么,又止于翕动。

    不过,场中多数人的注意力显然不在他身上——也算宽阔的青石道中央,伫立着负手含笑的草薙阳!虽然,那笑容颇是狰狞。

    “你好。”神乐宫的部队完美地执行着包围的命令,只可惜草薙**本不在乎,只冲神乐潜龙招呼,“萌怎么了?”

    “临终时笑得很好,”神乐潜龙也微笑起来,“大概是求仁得仁吧……而你,想不到能够站立了——打算如何呢?”

    草薙阳的脸色一直很阴晴,身躯也是颤巍巍的:“如果初衷不变,请出手。”话间,双手拨弄一下头发,柔长的乌丝齐颈而断,“我准备好了。”

    “草薙家族……三神器家族都是这样。”神乐潜龙似不忍心,下命令却没有迟疑,“击毙。”

    犹如滴水荡波,神乐潜龙的话音启动了早已明显组成阵形的几十人——神速之祝词!

    下令后的神乐潜龙不再关注草薙阳,却与合冰的眼神相对,便是这么一个瞬间,合冰几无痕迹地摇摇头,似黯然,似无奈,然后,看向那近在咫尺的战场。

    草薙阳的行为不似草薙萌,眉头紧皱,身形刹那间成为火焰,继而模糊起来——没错,对于神乐潜龙来,那的确是模糊,但对于合冰来,却是一次次惊讶。

    ……荒咬?却是八稚女式的滑行……借着拳头击中心口的压力,就近一记七濑……借着踢中腰眼的力道,反身一踢胧车命中下巴……

    ……砌穿打后脑……独乐屠砸面门……俯身横向的鬼燃烧从人群中肆虐而过……近乎目不暇接的合冰合不拢嘴——草薙阳的速度快出对手不止一个档次,这不仅让对手无从防御,还导致远处的对手无法攻击,更重要的是,她借着每次攻击的反作用力,竟然不曾落地!

    十五秒,不超过二十秒,青石道的右侧已然再无能够站立之人,除了依旧凌空的草薙阳……不,她正跃到十米高空!

    滞空的一瞬,草薙阳高举右手,指尖燃烧,不,是凝聚着一个火球!这是……

    无式!火球如子弹般落在青石道的左侧,爆炸成数十米高的火柱,彼处的多数神乐宫人猝不及防,只有少数几个以足够的反应使出神速之祝词,真身冲向草薙阳。

    落下……始终是扭曲的面容,草薙阳一举左手,火光在食指上一闪,整个身子便如箭般与来者对冲——大蛇薙!

    “Richen?”浓烟未散,以四处燃烧着的,或痛苦翻滚,或散落凌乱,或伏地无声的数十具躯体为背景,落地的草薙阳没有了火焰,五官几乎皱到了一处,战抖着身体,一步一步,走向Richen,以及Richen身后的不得不关注战场的神乐潜龙。

    Richen颤动着嘴唇,双眼圆瞪,急速俯身而上。

    “噗。”

    快速的Richen与平缓的草薙阳重叠了。

    从合冰的角度,只能看到Richen的右拳被草薙阳的左手握住;而通过神乐潜龙的眼睛,却是Richen的后腰正中破出两根指头!

    “无……式?”Richen的声响不大,但此刻的环境足够安静。

    “或许……吧。”草薙阳的声音有些断续,“趁我没有把手抽出来,有什么遗言?”

    “败军之……将,无话……”猛地,草薙阳突然飞退一步,软跪在地——Richen左手一掌打在她腹部,却几乎要了自己的命!

    汩汩的血从肚子上的创口中奔涌而出,无力倒下的Richen努力在落地前转过身来,大概是想再看神乐潜龙一眼……却没有成功……

    “果然名不虚传。”几十个部下灰飞湮灭没有让神乐潜龙动容,倒是Richen抽搐着的躯体让她滑出一线泪水,不过,也便是一瞥而已。

    没有擦眼泪,如果仅仅看背影竟似无动于衷的神乐潜龙慢慢走向跪在地上试图站起而不得的草薙阳:“如果还有余力,出手吧,或者,我的部下将在十分钟后来接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