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妥协与抉择

第一百八十五章 —妥协与抉择

    KOF的遥想98卷

    跪地的草薙阳满面冷汗,表情扭曲,咬牙切齿地看着停在自己面前仿佛接受朝拜的神乐潜龙,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好了:“神乐潜……龙,久闻大……”终于,她放弃了话,双手撑着潮湿的青石地,努力不让自己倒下。 .COM

    在她们之间,是Richen的尸体。

    神乐潜龙望向坐在主道场门口的合冰,他已然面若金纸。见此,她一甩头,让眼泪飞落,一个箭步踏上Richen的尸体,一脚飞起,鞋尖正中草薙阳面门,将她踢得仰天而倒。

    鼻血如丝的渗到了草薙阳的上唇,她依然保持着极度痛苦的样子,根本不因为神乐潜龙的攻击而产生什么变化。忽然,那鼻血蓦地自己燃烧了!

    “合冰!为了一只破鞋你竟如斯!”神乐潜龙仿佛被这突如其来的火苗燃了,“你怎么不早些时候直接杀我?我从来没有防过你!”

    虽然是对合冰恼怒,神乐潜龙却再上前一步,狠狠踏在草薙阳的左胸上!

    看到神乐潜龙脸上泉涌得更加猛烈的泪水,合冰将手从大衣里拿出来,扶着门框站直,努力保持着平衡:“潜龙,收手吧!除了阳和葵,我都可以站在你身边……”

    神乐潜龙却恍似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怔怔盯着合冰的手腕内侧——那是带血的伤口,人为的痕迹整齐得太过明显。

    “人要失血多少毫升才会有眩晕感?一个格斗家又需要多少!”神乐潜龙的吼声几乎破了腔,她从毫无反抗之力的草薙阳身上退下来,又是狠命一脚,朝向下阴!“你当过草薙家的白鼠?你知道你的血能和她相融?你为了她连零概率的事情都敢赌?”

    “因为想要她命的人是你啊!”

    合冰的话使神乐潜龙怒极而笑,她不断踢打着不住抽搐的草薙阳的要害,只可惜并没有决定性的效果,而在周围,也没有能够有用的兵器。几分钟之后,草薙阳依旧保持着清醒而痛苦的状态,合冰却忽然开口:“潜龙,好象有人来了。”

    神乐潜龙闻言立即停了试图将草薙阳打死的动作,抹了抹眼泪,敛容对合冰:“合冰,我可以答应你,不杀草薙阳,但你必须答应我,要么永远不让草薙阳入主草薙城,要么在一个月之内扶她上位。”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吧?”

    合冰有些诧异,神乐潜龙却盯着他,重重地了头:“不,你可以的。”

    突然,合冰的脑海中传来了草薙阳的声音——合冰,不要!

    眼前的神乐潜龙脸上还能分辨出泪痕,面沉如水的她傲立在青石板道上,背后是Richen的尸身,周围是完整或者不完整的残骸,再远是藤堂道场的大门,更远的地方是飞快接近的人群;而在她身前,草薙阳倒在地上,扭曲抽搐就没有停过。

    “好。”

    合冰答应的瞬间,脑海中立即被草薙阳汹涌而来的悲伤情绪浸满,而神乐潜龙则怆然生笑:“这好象是你第一次如此对我承诺啊……”

    几秒之后,几十个人冲入了藤堂道场,立即将神乐潜龙包围保护了起来。

    “代宫主!”

    神乐潜龙挥手阻止了部下的汇报,直接问道:“我们撤退之前,还有多少安全时间?”

    “不到两分钟。”

    “足够在藤堂道场伪造一个现场吗?”

    “……不够。”

    “清理所有自己人的尸体,然后带着我撤退。”

    “是!”

    神乐宫的人立即行动起来,神乐潜龙在他们的忙碌中安静地站在原地,出神地望着合冰,浑然不管草薙阳了。然后,她唱起了歌。

    “

    我看到日升日落蝶儿翩翩舞,

    我走在梧桐叶落寂静那条路,

    我逃不开孤独却梦中盼幸福,

    我醒来觉得心中又是一场哭。

    ……

    我拨弄吉他轻歌终于有你补,

    我发现你的故事早已有人书,

    我多想犯糊涂却清晰地感触,

    我道声再见背影忍不住驻足。

    ”

    清唱刚好没几秒,部下也在她背后集合完毕。

    “代宫主。”

    “背上我,走吧。”

    神乐宫的部队永远是那么干净利落,神乐潜龙的身影就这么在合冰的视线中消失了。

    良久。

    “她爱你。”

    草薙阳已经没有了汹涌的悲伤,她传入合冰脑中的声音平静而哀愁。合冰地答应了一声:“我知道。”然后,泪簌簌地流,“只有这个地步之后,我才能真正确认。”

    两个人交融着情绪,却没有交流别的话语。时间安静地流去,在藤堂道场大战的痕迹中流去,仿佛渐入荒芜的烽火边城。不知过了多久,道场门外再度有了人影。合冰率先在脑中开口了。

    “潜龙给了我一个选择题,这一次我想自己做。阳,你能应允我的决定吗?”

    “草薙城经此一乱,仅靠葵的资历,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无法真正掌握权柄的。而以我现在的身体条件,要在一个月之内哪怕是形式上掌握草薙城,都几乎不可能做到——绝大多数人都不会信服不能使用无式的草薙阳。”

    “是啊,你是几乎不可能,而潜龙则是我可以。”合冰看着已经进得藤堂道场的人们——这一次是草薙城的人了,他们发现了睁着眼抽搐的草薙阳,无不露了一闪而逝的欣喜,即便她显然看上去伤势不轻。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合冰因为眩晕感而再度坐了下去,轻轻出了声,“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合冰!”草薙阳的情绪又激动了起来,“你知道神乐潜龙的目的的!”

    “给我五天时间思考,好吗,阳?”

    虚弱的合冰不能阻止草薙城的人将草薙阳带走,也不能阻止他们将自己抬进救护车,他甚至连对他们话的**都奉欠。只是,在他们分别被送上不同的救护车时,合冰的脑中听到了草薙阳的请求。

    “我答应你,但你能和我去一次草薙城在京都的旧址吗?”

    “什么意思?”

    “去了你自然会明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