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战后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战后

    KOF的遥想98卷

    苏醒过来的草薙葵被草薙柴舟第一时间带在身边,在他的独排众议下,草薙城并没有公开对神乐宫展开实质性的报复。 .COM而神乐宫则首先宣布这次行动是神乐潜龙的个人行为,神乐千鹤已经回归了本职,并将神乐潜龙送回了潜龙谷。

    而在里约热内卢,麦卓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阅读着文件,不时看向对面笔直而立做报告的Whip。

    “保守估计,神乐宫此次突袭至少造成了草薙城三百人以上死亡,并且几乎没有伤者,具体的数字有可能远远大于现在的情报,甚至可能是数量级的差异。而神乐宫方面的伤亡,以我们的渠道能够确认的目前为零。”

    “来去如风啊!”麦卓单手支着下巴,有些感慨,“只是,神乐潜龙竟然被宣布隐居了……神乐宫自登陆英伦,从来都没有过内讧的先例……神乐潜龙的行为究竟有什么战略目的,而她的目的是否达到了……大概这些事情,神乐宫和草薙城都会三缄其口了。”喃喃自语间,麦卓忽然抬头问道,“Whip,你觉得Nests好不好?”

    “很……好,有了他们的产品,我都不怕执行任务时破相了。”

    听着她的回答,麦卓细细地看着她,安静许久。

    “……也是。你下去吧!”

    “是!”

    Whip敬了一个军礼,却在转身离开时听到麦卓从背后响起的话。

    “Whip,我希望你能让自己站得更高,眼光更广,看到更远的时间……而不仅仅是空间,也不仅仅是未来。我不知道培养你的人为什么任凭你流落在巴西雇佣军营里,我也无意去精细探究你的过去。Whip,你能够有重要的人生,我希望能够看到那样的一天。”

    那离去的脚步停滞了一下,旋即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

    三天之后。经过初步而详细的身体检查的草薙阳终于与合冰相见。在草薙柴舟的家里,草薙静子为他们俩泡上茶,给他们留出独处的空间,只是在拉上纸门的时候对着合冰的眼神约莫太过慈爱了一儿。

    草薙柴舟的客厅细看起来华而不奢,隐隐给合冰一种这些陈设都能物尽其用但任何一件东西都不是有钱就能得到的感觉。他最后看向草薙阳,她依然穿着那件挥满古篆的格斗服,手里托着茶杯,面色平稳。

    “葵拼死保护我,没让他们检查我的身体情况。”

    “不仅是你,连我的身体,也在柴舟叔叔的命令下只采取了保守治疗……歪打正着啊!要是抽血分析了什么的,后果就难以预料例如。合冰,我听葵,她那时候承诺,如果你能救下我,她乐意你娶她。”

    着,草薙阳自己就笑了,合冰也不由莞尔。

    “葵的心里恐怕连爱情的模样都不曾明晰过,让她的爱情在萌芽前就定向生长……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我做不出来。况且,我也犯不着和她先结婚后恋爱。但是……她希望我和你修成正果的愿望,我倒不得不认真思考了。”

    草薙阳掩口而笑:“我现在的心也不见得可以和人恋爱啊!”

    “不是了吗?先结婚后恋爱。如果是你的话,也许真犯得着了……也许。”以儿戏般的口吻讨论着婚姻大事,合冰也将茶几上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拿了起来,“先不别的,单咱们之间,果真睡在一起了,能够习惯吗?”

    “身体能不能习惯另,但我们是绝对不可能同床异梦的。”

    两人相视大笑,这笑声持续了不短的时间。

    “这就是要上位的悲哀吗?”合冰喝了一口茶,品尝着那微微苦涩的味道。

    “如果你不喜欢,那就放弃吧……虽然对我来,让你抛弃对神乐潜龙的承诺最好,但我知道你不是这样失信的人。”草薙阳将茶杯双手捧着,温柔地看着合冰,“既然如此,退而求其次,我宁愿你默默看着葵努力奋斗。”

    “你流着草薙家的血,自然会为草薙家的安全考虑,而我……”

    “你也和我血浓于水啊!”

    “那不一样。”合冰坚决地摇头,“和我血浓于水的是葵,是你,却不是草薙城。”

    “……我就知道,劝不了的事情就是劝不了。”草薙阳吹吹水面,一口气将茶喝完,“那么,吃了午饭后,我们一起去京都吧!合冰,你是否还记得我当初的话?”

    合冰思索了一会儿。

    “……‘也许,那里压制着能够毁天灭地的存在;也许,那儿埋藏着绝世的宝藏;也许,仅仅是类似赵匡胤勒石三戒的遗言;也许,这根本是一个让有心人自投罗网的陷阱。’”

    “哈哈,你果然记得。”草薙阳放下杯子,跽而站起来,“你要知道,我的身体情况很糟糕,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死去。”

    “我知道,该知道的我基本都知道。”

    ……

    在草薙柴舟家里的午饭貌似其乐融融。含笑不已的草薙静子频繁地为大家添着饭,草薙柴舟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在那客套与不客套的细节间几乎摆明了耐心等合冰自己开口的态度,而草薙葵一边狼吞虎咽着,一边在草薙阳与合冰之间来回扫视,开心得近乎傻笑。

    对此,草薙阳保持微笑,只顾吃饭,而合冰也有样学样的默不吭声。

    等到饭毕,草薙静子开始收拾餐具了,草薙阳方才牵起身边合冰的手,对草薙柴舟:“柴舟叔叔,请容我带合冰去京都逛逛,好不好?”

    “京都?”草薙柴舟一愣,眉头不由挑动一下,“为什么?”

    “也许,我会和他肝胆相照一辈子。”草薙阳看着合冰,妙目流波,“所以,我认为让他在选择我之前,了解我的全貌,是合适而有必要的。”

    ……

    这个时候的伦敦还是凌晨。神乐宫里,神乐潜龙伏在神乐千鹤起居室的书桌上愤笔疾书着,而神乐千鹤则躺坐在床上,靠着高高的床背,盖着被子,手里捧着一本配图的武术书,安静地看着。

    房间里惟有钢笔划过纸张的悦耳声,直到神乐潜龙昭示着大功告成伸懒腰的动作。

    “啊~~!”她豁然站起,转身望着神乐千鹤,“千鹤姐,今晚要不要我们一起睡?估计以后就难有这样的机会了。”

    神乐千鹤合书浅笑:“如果你不像当初那样裹被子的话。”

    “那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啊!”

    “反正是你的事情。”神乐千鹤俏皮地眨眨眼睛,“今夜好好休息,但明天你可要给我一个交代哟!”

    “不,”神乐潜龙拨浪鼓似地摇起了头,“报告你先看着,现在帮我向草薙城打一个电话过去好不好?”

    “哦?”

    “叫他们转告合冰,就我想见他一面,以及问问他,是否还记得他和我在潜龙谷的约定。”

    神乐千鹤眉毛一动:“约定?”

    “也可以是赌约。”神乐潜龙食指竖在嘴前,“秘密!”

    (PS:那个啥,上一章里的歌其实是咱自己写的,也谱了曲的,当然,文中只是副歌部分——《潜龙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