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京都禁地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京都禁地

    KOF的遥想98卷

    日本,京都,二条城附近。 .COM合冰陪着草薙阳从大阪机场乘车来到这里。

    宁静,古老。

    一下GT-R,映入合冰眼帘的不是什么格外的景致,而是浓浓的整体氛围。草薙阳走在他前面,步子平缓,轻车熟路。合冰跟在后面,她背上那一轮金日格外耀眼。

    “空山新雨后,清泉石上流。婆娑绿阴树,斑驳青苔地。”草薙阳拼凑着古人的诗,沿着一条碎石子的路走去,“大约一千四百多年前,这里浴火涅磐。直到大约四百年前,这里一直很热闹。关原大战之后,这里就逐渐萧条了。”

    没过多久,路拐了一些弯儿,前方露出了一个洞开的大门,门口守着两个人。草薙阳走上去,冲他们头,对方尊敬地鞠着躬。

    进了门,里面是有些意思的建筑群——按如今的时代的眼光去打量这些建筑,大约也只能觉得有些意思。合冰左右四望,走马观花,草薙阳则没什么新的兴趣:“没意思的,我们又不是考古者,别指望从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中瞧出什么历史悬案的线索。甚至,你真的知道和这些事物相关的历史中有些什么悬案吗?”

    “不知道,当然不知道。”合冰老老实实地,“我只是在看,看这里是否能找出和我在神乐宫所见的有那么一丝神似的事物。”

    草薙阳停在一座占地颇广的三层高的石料建筑前,转身摇头:“八咫族不是神乐宫。作为一片地震多发的土地,试图从物质上长久保存大的事物,未免痴人梦。最近的,一九二七年的地震就迫使这里翻修过。”她向合冰伸出手,“来吧!能够在历史上压制八尺琼族和八咫族的草薙城的祖先,并不似我们这些儿孙这般不堪。”

    推开两米宽的圆拱木门,吱嘎之声不断,外界的明亮和人的目光一起涌了进去,门内五米处是一扇黑白屏风,留白式的描着一些山水日月,而屏风前面正中,是一块半米宽,两米高,颇有些残缺的石碑。

    “这就是我所谓的‘勒石三戒’。”

    左手牵着合冰,跨过长石门槛,草薙阳右手指着石碑上刻着的隶体字。然而,岁月的侵蚀早已让人认不全石碑上的内容了。草薙阳望着合冰:“正如这块碑,我们真正传承的,不是石头,而是其上的内容。但也正如这块碑,即使是一直传承着的东西,也会在时间的侵蚀中逐渐消颓和蜕变。败退八尺琼族和八咫族的风光,数百年对中原的恐惧,两种截然不同的境遇扭曲着草薙族的心态,有人希望安于现状,有人宣扬舍身一搏,有人建议别图他处,有人日渐醉生梦死。虽然依旧因为利益和血缘而团结,草薙城却早已不是齐心协力的草薙族了,东京的那座恢弘的城门诉着尊贵,却也渐渐将族人的进取心堵住了。而神乐宫却几百年来万众一心。十九载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那么,四百年卧薪尝胆呢?”

    草薙阳回望着门外,光亮的天空有些苍白。

    “如果没有大蛇的传,没有八杰集的存在,草薙泉当年在摩加迪休会不会下令放八咫族一马,我不知道;神乐宫而今会不会放草薙城一马,我也不知道。合冰,我没有危言耸听。神乐潜龙做下如此的事情,柴舟叔叔却隐忍了,而且是强行弹压了多数人的异议的隐忍,这是为什么?也许家里绝大多数人选择性地遗忘了——神乐潜龙做的事情和我们的祖先的行径何其相似!”草薙阳苦笑着摇头,“区别仅仅是我没有死,而八咫百灵死了。仿佛历历在目的事情,他们却忘记了。大概,他们真的只是忘记了吧……”

    叹息之余,草薙阳带着合冰,绕过屏风,满满的书架跃入眼中,而这些书架也是被规整地塞满了书。

    “自从草薙族在江户周围兴建草薙城,越来越多的人都因为路途遥远而选择誊抄本,不再来京都研读这些古籍。几代人之后,誊抄本变成了汉字加假名,又是几代人之后,誊抄本变成了印刷本,汉字消失了,只有假名,再过了几代人,完整成册的书拆分成了独立的册子。一切,为了方便。”

    草薙阳伸出食指,随着步子,指尖在书背上一册册划过。那脚步,那手指,那口吻中,分明是哀愁和遗恨。

    “是啊!方便。方便的结果是越来越多的人拥有了强横的战力,草薙城仿佛越发强大,然而,终一生能够领悟无式的人却不见增加。相反,四十岁,五十岁,甚至花甲之后才学会无式的人越来越多了!十五岁打出无式,我竟然成了几百年来独一份儿的天才!合冰,你知道天才最大的悲哀是什么吗?当你明明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时候,却发现这些所谓成就在自己生长的时代被人众星捧月!当我告诉他们系统研究原版的重要性时,他们要么不信,要么认为那是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情……我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阳’,也许在这里,在面对列位先祖时会赧然;但离开了京都,面对东京的草薙城时,却理直气壮。”

    合冰跟在她身后,慢慢在书架之间穿梭,聆听着她平静而哀伤的诉。

    “浑然不知间,他们逐渐抛弃了先人系统的总结,妄图将一招一式都练到最强,却忘记了,甚至根本没有想过,祖先将招式按数字排序的含义,将一些招式列为禁招的深意。我不是这里埋藏着绝世的宝藏吗?这就是了。宝藏明明就在这里,只要塌实地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推陈出新就可以了。”

    指尖慢慢落下,离开了那些书背,草薙阳似乎有些哽咽。

    “宝藏明明就在这里,明明就在啊……不仅仅是武书,史学、文章、议论、技艺……这里是非草薙族人不得入内的禁地,这里埋藏着草薙族最大的宝藏……埋藏着……”

    合冰突然有一种问“这里有没有图书管理员”的冲动,但和草薙阳相牵的手上传来的力道让他调侃的想法很快消散了。他默默感受着草薙阳的哀伤,跟在她身后,看着她背上那轮金日,忽然觉得有些刺眼。

    渐渐的,他们走出了书架堆,来到一处楼梯口。

    向上,或者向下,两处都有一道木门,只不过向下的木门上捆绑着米字形的铁链。

    “在这上面,第二层是供人安静看书的地方,第三层,和一般的居室没什么区别。而往下走,则是庞大的地下室建筑,里面充满了机关。”

    “机关?”合冰一愣,“里面会有什么?”

    “机关。”草薙阳微妙地笑,“杀人的机关。”

    无论合冰是否理解了草薙阳的意思,她牵着他的手,蹭蹭蹭地来到第二层,指着那空旷的场所:“我零零总总在这里看书习武八年多,从来是孤零零一个人。”

    顺着手指的方向,整齐地排列着桌子,窗外投来的光亮让室内不算太过昏暗,但因为是阴天,这样的光线打在这空无一人的地方,不免渲染出冷寂的味道。

    一个漂亮的女孩,孤零零地在这里静静地看书,窗外是初春的鸟语花香,窗外是仲夏的历雷夜雨,窗外是晚秋的落日晚霞,窗外是隆冬的豪雪阴云……四季交替间,女孩渐渐长着身材,出落得越发青春靓丽,成为不输于窗外天地的美景,但这形影相吊的孤独,依旧。

    草薙阳拉扯的力量打断了合冰的脑补,他们很快来到第三层。草薙阳没有介绍什么,进入一间卧室,放开合冰的手,摁下门边的按钮,开了灯,然后径直从壁橱里取出一床布满灰尘的被子,上下其手的摸索着。

    “六年了,这里竟然一儿都没变!”她的话里有不少愤恨,却又带着儿庆幸,“在我之前,来这里查阅书籍的族人寥寥无几,几乎是看年看月才会有儿生气,这里的衣食住行什么的,都只象征性的维护了一个房间,一个人的规模。而这间卧室,在我来之前,已经被人视而不见的遗忘了。当年年少时,因为一个人无聊,我决心每一天换一间卧室,换一床被褥,要让这里仿佛有很多人入住的样子。结果,偶然的一天,我必然地发现了这个。”

    着,草薙阳从那被子里掏出了一张薄木板,上面半包着一块锦帕:“过来,凑近儿瞧。这是一位先辈留下的猜想。他的姓名在我族的族谱上声名不显。”

    合冰走到她身边,蹲下来和她肩碰着肩,声地读起了那锦帕上的楷体汉字。

    “三神器封印大蛇之,或有所谬。封印者,或当换言保护。草薙剑生力启开,八尺琼玉构止维稳,八咫镜连通生道。以三神技启三神器,或可通天外天,得见大蛇。此论乃余毕生所思,寿限所制,人言所困,形势所扰,恨未能验之。望后人有缘者怜余道之未尽。草薙红云溯……绝笔。”

    合冰念到最后几乎失声。草薙阳却将木板放回原处,把被子抱回壁橱,一切恢复原样。

    “寿限所制,人言所困,形势所扰。”草薙阳叹息道,“虽然我正青春时节,但现在的草薙城……这位先人的秘密,只能作为秘密了。”

    “这……就是你所的毁天灭地的存在?”

    “想想去年传大蛇将要降临时,KOF97的东京决赛场的地狱模样吧!听葵你当时也在场的。”草薙阳拉着合冰的手,往楼下走去,“希望你看到的,都看过了。走吧!”

    返回的路上,草薙阳与合冰并着肩。

    “这就是草薙家。从前的草薙族,现在的草薙城,还有我心中的草薙。未来的草薙城会是什么模样,你是否愿意或者希望针对草薙城,为了我,或者为了你自己,做一些什么,好好考量吧……我等待着你的抉择。”

    走出建筑群,草薙阳再次对守护着门口的两个族人了头。沿着石子路向外,几个弯儿拐了,那辆GT-R依然静静停在那里,只是车门处倚了一个人。

    草薙葵。

    “阳姐,合冰!你们终于出来了!就在你们进去的时候,神乐千鹤打电话来了,她神乐潜龙希望合冰你立即去见她一面,还问你是否记得你们在潜龙谷里的约定。”

    草薙葵转述时很有气鼓鼓的味道,当她完时,草薙阳立即感受到了合冰情绪的波动,不由调侃起来。

    “看来,她给你的选择题还有答题的时间限制啊!”

    而合冰,则陷入了深深的犹豫中……

    (如果这个是一个游戏,那么此时如果对草薙阳好感度足够高,将出现YES和NO的两个选择,若对之前有可能结局的人的好感度都足够低则不会出现NO选项。如果并且选YES的话,将进入草薙阳线结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