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九十章 —潜龙归

第一百九十章 —潜龙归

    KOF的遥想98卷

    “合冰,打扰了你和Leona的好事,你怪我吗?”神乐潜龙一边在前面走,一边问道,或许这样的海拔对她的体质来有些挑战,但货真价实的白狐袄足够了,“我知道我的决定很任性。 .COM”

    “不,我答应过你,陪你五天的。”合冰跟在后面静静陪着,仿佛一个专业的保镖,哦不,那手中的野花还是有几分情趣,“不定将来还会变成五年呢!”

    “可当初我是叫你陪我写歌的……却叫你陪我来爬雪山。”神乐潜龙选的是一条崎岖的路,但这样的风景往往更好。

    “这没有区别,你喜欢就好。”合冰微微笑着,虽然前面的神乐潜龙看不到这笑容,“虽然你一直在捉弄我,但你是我朋友,虽然直到最后才彻底交心。而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人生的财富。”

    “原来你还是把我当一种财富罢了。”神乐潜龙轻叹一声,眺望起山下谷间隐约的村庄,最终逐渐锁定了周围的皑皑白雪,“你终究是半山腰的人,虽然可以与我擦肩而过。”

    “是的,我仍留恋红尘。”合冰加快脚步,将她的鸭舌帽揭开,把手中的野花戴在她的鬓发上,“可以做的也仅仅是给你插一朵花,虽然不是冰凌花,但这海拔里,也差不多了……嗯,很美。”

    “是的,我生就是这白雪一般,在人间中呆不得,”神乐潜龙摸摸花瓣,“想不到阿尔卑斯山这里也会有花生存……真的漂亮?”

    合冰没有回答,只肯定地头,牵起她的手,似乎想进一步揽住她的肩,但犹豫着还是放弃了。

    “可惜没有鸽子,也没有白桦,只有这阴霭的天空。”没有倒提那梧桐色吉他的神乐潜龙有一些忧郁的气质,“不过也对,在这样的高度,不存在童话,《白桦林》仅仅是一种叶公好龙的愿望而已,是吗,合冰?”

    “……你是龙,我仅仅是冰。”合冰沉吟了很久,挤出句答非所问的话。

    “果然……”神乐潜龙长吐了口气,那声调中不无幽怨,“……两只手捧着黯淡的时光,两个人沿着背影的去向,两句话……可以掩饰的慌张……那么,合冰,两年后你是否会忘记这个地方?”

    “……”

    雪山微微飘雪,但也不是纯粹的白色世界,阿尔卑斯山上终究还是有那么些针叶林……姑且称为林吧……合冰与神乐潜龙牵手的身影在整个山间很,得微不足道,却给这山添了生气。他们走得很有默契,似乎彼此明白心中的想法,却都不破。

    “如果你和Leona结婚,会邀请我参加婚礼吗?”神乐潜龙终于忍不住又一次追问。

    “……千鹤不会再一次让飞龙在天。”合冰又一次答非所问。

    “是啊,我是神乐潜龙,潜龙勿用啊!”神乐潜龙自嘲地笑,“既然勿用,何必当初?”

    “当初……对我而言,你的当初是一个秘密。”合冰摇头。

    “想知道?”神乐潜龙笑问。

    “如果愿意,你早了。”合冰仍旧摇头,“嗯?那边有间房子?”

    “没错,木屋,或许是从前猎人歇脚的地方?”神乐潜龙很快否定了自己的猜测,“虽然残旧,却不破烂,难道是个懒汉在这里隐居?”

    “这种海拔谁会隐居?”合冰看了看她的眼睛,“……好吧,我们去看看。”

    “……那是?”离那孤零零的木屋还有几十米,神乐潜龙便发现了什么,跑过去,“这是……”

    “一杆枪而已。”眼看着神乐潜龙格外心地抚摩着插在木屋窗外的红缨枪,合冰很是不解。毕竟,在他的眼里,神乐潜龙是永远的谈笑自若,处变不惊。

    “……好枪……好枪!”神乐潜龙仔细把玩良久,终于离手,却不住赞叹。

    “你对枪很了解?”合冰不确定地问,脑中倒想起了林菲。

    神乐潜龙笑而不答,只打量四周:“我想在这里等等。”

    “好。”

    木屋的门锁着,神乐潜龙不愿意敲门也不打算破门,合冰只好站在她身前,替她挡住多数风雪。然而,一个时过去,雪山上仍只有他们的影子。

    “为什么这么执着?”合冰很不习惯她现在的样子,或者已经习惯了她俯视万物的模样。

    神乐潜龙已坐在雪地上,把玩着自己胸前的龙形项链:“没什么,只想见见这枪的主人。”

    “认识这枪?”

    “第一次见。”

    又是一个多时,冰天雪地间终于出现了第三个人:“想不到在这里也会遇到客人?”

    “你好。”神乐潜龙抢着招呼,同时打量来人——玲珑的身材,一手提着只松鼠,一手提着个纸袋,四六开的发型加上两股沿着鬓发而下的细长染色辫子很是独特,而散在背后的长发更披满了白雪。

    “你们有什么事情吗?”正如此人一身中国化的穿着,其汉语也很是流利,同样,也打量着神乐潜龙与合冰。

    “这枪是你的吗?”神乐潜龙谦逊地问,那神态几乎让合冰吐血——哪怕是面对再权势滔天的人,她都是用童叟无欺的笑容扮猪吃老虎的,虽然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她是老虎。但今天……

    “是的,陪伴我许多年了。”

    “枪长一丈有余,最上等的材料,电光火石间可以耍出无数花枪……可以为我一舞吗?”神乐潜龙请求道。

    “枪长一丈有一,白蜡树的质料,用大杆耍花枪不容易……可是,为什么?”那人走到门口,放下松鼠的新鲜尸体和纸袋,轻轻握住鸭蛋粗的枪杆。

    “因为拥有如此好枪的人必然是有绝学的。”神乐潜龙得真诚,“因缘际会,怎能不求一观?”

    “你是谁?”

    “赵紫龙。”神乐潜龙果然善于谎,随便吐个名字都那么厉害——普通人往往会联想到那个同音的名字。

    “十三枪?”

    “懂,但不会,故求一见。”神乐潜龙文言文夹杂白话文,总之一脸诚恳。

    “好。”那人终于答应,话间提枪在手,行云流水地舞了起来,嗡嗡之声不绝,嘤嘤之音不断,破空划气,游龙惊凤。而观看着的神乐潜龙已然呆了,倒是合冰只能隐约看些门道,却又不是很明白。

    “完了。”一套枪法不长,也不短,神乐潜龙不禁鼓掌:“好枪,好枪法!武穆枪?”

    “看来我也不完全算对牛弹琴。”那人将枪插在地上,拍拍手上的灰尘,“姑娘,陪我聊聊?外行人就免了。”

    神乐潜龙头:“合冰,你先回避一下好吗?”

    “……好。”也许是几个月来习惯了她的指挥,合冰头也不回地往山下走,“等你。”

    ……

    半个时后,神乐潜龙来到合冰背后:“有怨言没?”

    “没。对牛弹琴是痛苦,而牛自己也该有自觉。”合冰转身,正见神乐潜龙嘴唇上的油光可鉴,“你……吃了什么?”

    “免费的烤松鼠,极品的手艺。”神乐潜龙很是愉快,“把世界搅了个天翻地覆,又能够得见传中的武穆枪,此生足矣。”

    “枪对你究竟有什么意思?”合冰问,“林菲那时候也有微妙的举动。”

    “你知道,我属龙的。”神乐潜龙淡淡一笑,“而我父亲,姓赵;另外,我时侯喜欢穿紫色的衣服,父亲便将我的名唤作‘紫’,所以那时候他们叫我紫。”

    “赵……紫……龙?”

    “呵呵,该你聪明还是笨?到现在才明白?”神乐潜龙大笑,“另外,提醒你一下,留心那个用枪的人,我虽然不会武,但天下比我懂枪的人大概没有,所谓‘月棍年刀一辈子枪’,而那个人的枪法,至少有千年的功力!”

    “千年?”合冰心中一动,“他是谁?”

    “他自称,紫苑。”神乐潜龙拉着合冰的手,“这些事情你以后再想吧……该是下山的时候了,之后你我天各一方……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先。”

    “如果有一天你从半山腰登上山,可以陪伴我一辈子吗?”神乐潜龙的力气对真正的格斗家来微不足道,但此刻的合冰却隐隐发痛。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也许……我会向草薙阳求婚。”

    “是吗?果然……有过爱情便耐不住寂寞,我又何必当初呢……”神乐潜龙逐渐松手,“我的人生……最重要的决定终究只能抛硬币……就让维多利亚给你当个纪念吧……请你一定收下……嗯,我们下山吧!”

    合冰默默接过那带着神乐潜龙体温的金币,捏在手里,欣赏着维多利亚的头像。然而,当他翻转金币时,浑身猛地一震——金币的另一面,仍然是维多利亚的头像……

    (算了,想了一下,今天还是更吧……貌似新书申请签约,起不甩我……我是不是该再作计较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