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一章 一个无赖

第一章 一个无赖

    叶波从街口转出拖着他一贯疲惫的身躯缓缓向前面喧闹而落寞的巷道走去。

    他穿的是一件青色长衫颜色泛艳还隐染污渍脚步缓慢而踉跄极像一个旅途疲惫的人又或一个医院走出来的病者配合他那什么都漠不关心的神态嘴角时不时逸出的对世间冷傲嘲弄笑意虽不像乞丐实与一般无赖没多大区别。

    叶波脸色苍白毫无一丝血色仿佛他天生便如此身体略显单薄但身躯颀长是千中无一的挺拔人物。假如将他凌乱散垂的头洗濯梳洗一遍现出他本来俊美白皙脸颊兼之一双射出希望与无奈看往远方的忧郁眼神也是令女子钟情对象。

    但叶波不会在意这些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不去理会别人对自己的观感。他觉得形象是自己的又何必按别人标准衡量自己倘若什么都按别人意愿去做岂不失去自己错失人生许多乐趣!

    他刚从班主任的办公室走出来那个狗熊似的班主任——高雄人人都称他凶神恶煞地狠狠训斥他一顿。这次因为叶波又犯规了那狗熊常为一事找他麻烦把他当作泄愤对象有事没事便找他骂。叶波也不在意。

    那狗熊一向视叶波为眼中钉想把叶波从重班赶出叶波除了升学考试成绩优异外几乎没一次测试及格过这对于重班来是奇耻大辱。同时无视课程课堂睡觉还爱与老师们撞校内是彻头彻尾无赖。拖了班级后腿不尤其行为怪僻什么人都不买账没办法交流。可惜的是学校的重班每一为成员都是教导处亲自决定的别人没权撤纵使狗熊恨之入骨也没办法。时不时找他出气。

    叶波本来不想在重班混但那狗熊实在太不顺眼他一怒之下偏偏每一次重大考试脱颖而出使那位子动也不动。

    狗熊咬牙切齿却无办法。

    叶波仰望天这是个不错天气但今天应该干什么呢?他漫无目的走到街道上。

    他走到一条稀落街道再转一个弯到一个开叉路口行数十步前面传来一声惊骇娇呼。

    叶波大讶是什么人在这里。他疾步向前那声音愈大夹着一丝熟悉当叶波进入一个巷看到巷尾尽头声音就是那里出的。

    七八个流氓痞子的年轻男子正按着一个女孩子在地上七手八脚地野兽般撕扯女孩身上衣服。他们脸上横肉出淫猥笑意一副色迷迷神态。

    叶波仔细一看那女孩他认识是他们班的美女叫王林玲平常时他们不大话但像她这么美丽的女子他看一眼也不会忘记。此时她被七八个大汉按在地上虽竭力反抗却无济于事脸上露出惊骇绝望神情。“嘶!”上身衣裳被撕去一块露出雪白胸脯。

    这更激起那几个大汉的兽性笑声更大了全力施暴。

    叶波看得义愤填膺忍不住踏前一步大喝道:“住手!”

    声音震巷。

    那数个大汉闻到声音齐停下手来回头看却见叶波一个孤独身影外无他人面面相觑忽然哈哈大笑道:“你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敢来管大爷的事还是想分一杯羹?要不这样大爷们享受完后分给你子一半!”

    叶波勃然大怒趁机看了看地上王林玲见她正整理衣裳求助望着他心中涌起一股奇异感觉。叶波冷哼道:“你们这样行为禽兽不如几个大男人对一个女孩子动手不觉得羞耻?”

    那几个男子被他一顿羞辱岂不大怒一个看来为的男子恶狠狠道:“你子活得不耐烦了有本事走过来。”

    叶波夷然不惧大踏步向前走去他个子单薄身躯颀长走路时候已稍嫌不稳此时疾步更像风车般摇曳不定他走到那群大汉前。那为大汉上下打量他一会露出讶异神色奇怪道:“你子是什么来头报上名来?”

    叶波在市井多年明白这些街头流氓痞子一般都是有一定地势地头的才敢如此肆无忌惮。这时见他一个人来心中疑惑想先问清楚他们惹不惹得起再定下策略免后患无穷。

    叶波嘴角逸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冷笑道:“识相的给我滚开想今后在这里混的就别在我面前卖弄威风。”

    岂知那几个痞子流氓只是一个散帮平常并无固定地只是联合起来也不受什么管束此时一见叶波这么盛气凌人那受得住一个怪叫一声先一拳击向叶波。

    “啊!”叶波措手不及鼻子一酸鲜血汩汩而下。背后王林玲出一下惊呼。叶波忍住疼痛想反击那几个大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齐齐十几拳脚暴风骤雨向叶波招呼。

    叶波只觉拳头脚踢像雨般往身体落下无所不至自己根本没有还手余地只好双手护住头部要害一动不能动。身子像地瓜在地上打滚。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群大汉狞笑着把叶波修理了一顿才缓了下来。叶波自在挨揍中长大的但他身躯薄弱却也难以承受如此重击。脑海一轰一阵苍白差要晕过去幸好一脚又使他清醒了。

    他被打得全身青一块黑一块淤血成堆再不能动弹时那群大汉才停下手那领大汉恶狠狠向他道:“子。记住了下次别让老子遇见你!”

    着一人踢了几脚叶波才恨恨走了。

    叶波全身疼痛若死四肢亦麻木脑海昏昏沉沉地过一会才能勉强睁开眼。看见那吓得面无人色王林玲咔出一口血道:“你没事吧?”

    王林玲惊惶看她好一会醒悟过来以手掖衣服遮住自己被撕开雪白胸肌低头道:“我没事。”

    叶波苦笑一下把自己外衣拖下扔给她便站起拖着一瘸一拐的身子往外走去。可走不了十多步脑海一阵天旋地转“轰”砰然倒下再无力气。

    王林玲后面赶上惊道:“你怎么啦?”

    叶波感觉有一双柔软手挽着他让身体停了好一会深深吸一口气强令自己坚持青红肿脸向她微笑道:“我没事的。我可以走。”着要站起来。

    王林玲连忙帮助他已忘了平常这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男子望着他伤痕累累身体美目射出关怀道:“我送你去医院吧?”

    叶波站起来立刻又像一个雕塑般永不能被风雨击倒仰望了望天色那里一丝乌云已下道:“没事的。我自己可以走。”

    着挣开王林玲的手径自一步一跄向前走去了。

    留下王林玲看着那孤单而冷傲身躯怔怔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