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四章 鬼屋(下)

第四章 鬼屋(下)

    天上风云聚会日月变色这一晚连地面的落叶都被阴风刮得倒飞起卷寒风啸啸校园内灯火摇曳远数百米之后如乌灯黑火一般。那个屋附近更是阴暗低沉毫无一丝人生气寂静得教人心惊。

    话那屋数十年前确是有人住的那是个地处偏僻的屋子靠水背山而座人丁不旺本来阴气极重又因是与南极成线天上阳光无论上升或下降一年都无法直射年月之久阴气聚集已到无以复加地步。在古代此类屋子乃作为义庄又或施法者为某一目的而设灵牌供奉。绝不适宜人居住。

    那家人运数不高屋子内已是异事连连尚不知搬迁而且家庭抗斗暴戾甚重被邪人看上那屋子地势施术便全家七口逐一死亡无一活者。这本来这也没什么只是世上多了几个冤魂缠绵那里不肯往生增加阴地阴气。但那鬼屋自有异人背后操纵便使情况变得迥异这些冤魂性情大变。

    学校请来的那几个九流术士看不懂其中诀窍不得其法只为糊弄口饭自然伤害不到那几个冤魂根本此是校园一直不得安宁原因。

    但那鬼屋阴气极重却十分奇怪与这学校似乎天然中间隔了一条阳关道校园与那屋子气势天差地别学校经过数代人展人气盛旺得阳气补充。那冤魂手爪伸不到这边来。

    这些天生的一些诡异之事实也是异事而且只限于鬼屋范围人不去干涉两者相安无事。

    叶波孤独的身躯走在林**上正是去鬼屋道路。离那鬼屋愈近阴冷愈盛他穿过校园灯光更少了树叶的遮掩把仅余一人间生气都遮去。这里已阴气森然。叶波不知今晚乃至阴之交鬼屋属极阴之地又逢极阴之时两者结合配合宇宙规律运行太月阴芒正投于其上实是阴煞最重一晚。要他知道绝不会来逞强。

    此刻却不能避免。

    他到达一条通道这边是古旧建筑许久无人居住剩下残垣剥落四周是山与建筑合构成这条通道横亘鬼屋与校园之间平时很少人来。是到鬼屋必经之路。那条通道幽深狭长置身其中宛如前面封闭永远没有尽头潮润水汽地面升起侵入人身体。

    叶波一人走在鬼蜮通道听着自己脚步声不害怕是假的那地底升起阴冷潮气已让他毛骨悚然心中泛起鬼屋种种不由提到了胸口。

    但他生性好强对未知事物有着深深好奇他只一停下深深吸一口气便毅然决然继续前进。

    眼前豁然开阔一片草地展现脚下那个草地是鬼屋的象征过了草地便可以看到鬼屋。这草地似乎因吸湿汽滋润长得异常繁茂盘延到人半身有的叶子带露水叶波从那里经过身体湿了一层。整条背脊冷浸浸的。

    鬼屋出现视野。

    阴昏月色下那鬼屋茕茕孑立黑夜里仿佛一团孤独的黑模模糊糊不清晰黑暗中带一丝无法言喻诡异。未走进也仿佛能看到里面一个身影那里飘然耳边细细蚊蚋。虫鸟鸣叫钻入耳膜一根针尖般刺在人心叶波涌起一阵诡谲悸怖差想拔腿便跑。白天的豪情壮志不翼而飞那好奇漏*被耗费尽致。胸口急促跳了数跳。

    叶波呆立原地怔怔望着那鬼屋好一阵脑海浮过千万个念头冰冻在那里一动不能动仰望了一眼方毅然拖着疲惫身躯咬牙向鬼屋缓缓步近。

    那鬼屋不愧是鬼屋上开了一个窟窿瓦片泥石随雨水毫无留情滚下树叶积了一大堆倒像一个垃圾窝。屋子内残墙断垣梁木乱亘碎屑散了一地腐朽的木板门破了一个大洞。叶波“吱呀”一声推开木板向两旁倒去叶波吓了一跳。

    伸出去的手立刻缩回。

    心口狂跳。

    见一会没反应才敢心踏着步子进入那里面十分广阔叶波尽量不踩在碎屑上事实不可能那碎屑出声音仿佛黑夜里勾魂的声音。叶波自我安慰了好一阵勉强走到了那屋子一侧。鬼屋分三层大部分空间被蜘蛛网占据只剩出那碎石断木横下保留的片刻空间。潮汽地底升起叶波一阵寒冷不禁打了几个寒战。

    叶波抬目看去。

    第一层是平地也就是叶波自己所踏足的这一层残墙断垣最多碎屑无数有的墙壁已破了数个洞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能保留到现在。中间被许多奇怪蛛网包围寸步难行。第二层是木板的楼层楼层非很高半丈余那木板是上好油漆红木做成的至今保持完好梯子断了。不过就是楼梯完好叶波无论如何也是不愿上去。

    最后一层至怪异是向地底延伸的叶波百思不得其解纵使在过去那个年代向地里延伸的房屋也是极少那到底有什么用?下面黑糊糊一片没有半丝光芒透出叶波只看了一眼便掉转头去。涌起一股呕吐感觉。心中想逛了半圈即返。但鬼神之事是如此怪异你不惊惧时什么事都没有但你一旦萌生惧意便百般鬼怪聚集心头。

    叶波此时就这样内心涌上千万个念头。

    他环目一圈略略打量了一下这间鬼屋吸引他注意力的是中间的一口古井还有一幅画。那口古井干枯很久不知为何叶波一看往那水井时立刻升出一股奇异感觉。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他不出似万分惊惧又里面隐藏什么秘密。那古井仿佛有某种力量让他不得不看。

    叶波目光移靠北墙壁而挂的一幅图画那幅画年深日久已模糊看不清楚了借上开出窟窿淡淡月色挥芒反映才隐隐看见里面物像。叶波不由地一步一步靠向那幅图画他也不知为何到那图画面前伸手去抚摸。那画似乎出自一个孩童之手因为线条笔画歪曲起伏不甚成熟。里面是七个人。

    中间一个头灰白的老年男子似乎为一家之主满脸含一种专横、不怒而威在他旁边的是一名女性与他年龄相符看来是他的妻子。他们左右是一男一女挨得极亲密而右侧则是两个容颜极美女子虽然图画不能完全把她们线条详细描述出来那轮廓是如此曼妙纵使在图画中也让人感受她们的绮丽。最后的是众人之间的一个孩子童稚未失脸上带着一抹微笑。

    叶波看那图画一眼立时心神一震似乎此时耳边有个什么声音同时呼唤他顿时魂飞魄散退后数步脸如死灰。瞪着那图画那个孩子似乎动了动向他微笑。

    叶波大惊想大呼但呼不出慌忙转身向外狂奔奔了数步脚下一痛被什么拌着身躯一阵踉跄立刻向下倒去。而面对的正是那口幽深无尽古井。叶波双手一张扶住井沿身体向下头部对着那井底不由睁目向内看了一眼。

    一个白色身影如飞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