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五章 僵尸<一>

第五章 僵尸<一>

    叶波狂奔出鬼屋但前路似乎遥渺无尽脚下时时为什么拌着踉踉跄跄他来的时候似乎短短数分钟而想跑回去他力狂奔路途依然一样他仿佛原地停留永远脱不出它的范围。

    耳边呼呼啸声。

    他整颗心冰冷起来几乎忘了他来这里到底要干什么只知道不断奔跑不断地尽快跑回宿舍抱上被子睡一觉然后醒来什么事没有。他感觉背后一直有个东西追着他紧缀不舍自从那个古井从鬼屋出来便一直身后。从未离开他。那东西怪异出乎他想像。那是古老记忆中的一个影象——仿佛他儿时唱的那一歌。

    他不断狂奔他要呐喊但大声喊却什么都呼不出。

    他舍尽全身力气只知道要跑没有什么比离开这个鬼屋更重要。

    寒气森森阴风阵阵。

    刮得叶波单薄身子一阵抖颤。

    夜色正深月色正浓。

    风云变幻。

    阴气正浓。

    叶波奔出了草地但一瞬间又仿佛回到了原地似的那个鬼屋不断在两个地轮回那种情况极其诡异他平生未见。他犹如一个在地狱之人找不到出口又似走进了时间的迷局中无论你如何努力始终无法走出去。那是你的宿命你要接受它的禁制。

    叶波不知道奔了多久终于筋疲力尽那背后的一个阴冷低沉声音在他耳边叹了口气叶波有个不祥预感流遍他全身他不由回头一看。

    一个白色飘飘身影似乎毫无着力双脚离起在半空灰白而射出幽怨诡异光芒的眼睛凝他身上似嘲弄他的无知挣扎。十指尖长黑夜里闪亮显得特别耀眼雪白俏丽的嘴角缓缓伸出两颗又锋利又尖长的牙齿。

    仰天一啸!

    “嚎——”

    叶波心神剧裂他想逃那双眼睛光芒射他身上他一动也动不了。

    那个白色身影靠近他。

    他呆呆看着。

    脸色苍白心如死灰无能为力。

    那个身影生的是一张绝美俏脸但那绝美俏脸下是如此惊人。

    “嚎!”那个人张大口伸往他颈脖。

    叶波只觉颈际一痛最后张大眼睛看那个白色尖长牙身影失去知觉。

    月色正浓阴气正浓。

    阴沉月色光芒正照在那个睡在地面上的身体。

    阴云散去拨云见月。

    星月辉芒雨后更显得清晰。

    月光清如水洒在叶波身体冰寒适宜叶波缓缓醒来。

    他看到一轮明月。

    然后他记起失去知觉前的事那是一个白色恐怖的身影在他身后不断追逐他他不断奔跑然后那身影追上他在他颈际咬了一口!

    他不敢想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再睁目一望转动只觉颈际一痛。

    他脑海浮起某种极惊惧情绪!

    “啊!”

    仰头叫出来。

    他身前飘出一个白色身影。叶波看到那身影双脚条件反射地向后退喉际出声音却不出什么言语。

    那个白色未向他靠近在他面前停留叶波平静了一那绝美俏脸没有半瑕疵也没有昨晚尖指獠牙叶波以为自己昨晚看错了一场梦。但那梦境如此真实!

    颈上的伤痛?

    他打了个寒战过一会才出一句道:“你是——”

    那个白色绝美女子苍白目光幽然望他一眼轻轻道:“我是僵尸。”

    叶波忍不住出一声呻吟:“啊——”

    那绝色美女看出他的不相信只是微微一笑也不话张开口两颗尖长牙齿立刻缓缓由嘴角两边伸了出来像昨晚一般在她美丽绝伦俏脸上是那么不相配。

    叶波陡然记起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颈际惊道:“我?”

    那绝色美女向他了头两颗牙齿自然缩回似乎她能自由控制平静道:“我是僵尸你昨晚被我咬了一口你现在也是僵尸!”

    叶波再次出惊震道:“什么?”身躯也颤抖起来。

    那绝色美女望着他。

    倏然心中涌起一股莫名无尽恐惧、可怕、悸怖仰天出一声长啸:“咆哮——”

    声音震霄。

    天地变色日月失辉。

    宇宙仿佛因多了一个主宰者而震撼起来。

    九霄云外天界震动;

    十八层地狱之下鬼哭神泣。

    地藏室内。

    地藏王听到这一声咆哮无限慈悲眉毛皱起慧目向地面望来叹道:“想不到这至阴月交之时却出了如此异相之人使这人修炼得长生不灭通天神术穿越三界六道也不知对天下苍生是福是祸!”低眉闭眼诵经。

    地面上。叶波望向那绝色女子——现在应该是绝色美女僵尸双目尽赤地道:“你……你……你为什么要咬我?”

    那女子低下头道:“我只是怕寂寞!”

    “什么?”叶波几乎跳起来道“你只是怕寂寞那就要把人咬成僵尸变得与你一样!你——”

    叶波实在愤怒之极不知什么好拳头猛击地面。

    那绝色美女僵尸出乎意料地美眸射出一丝黯然道:“你不要这样好吗?我也不想做僵尸的只是我变成僵尸后一个人实在很寂寞那种感觉你是无法体会的——真的好痛苦!”

    叶波停止了撞击眼睛望向眼前女子双目射出凌厉道:“你——为什么要选上我?而且你为什么要在这里?”

    那绝色美女僵尸幽幽道:“因为只有你一个人敢来这里而且这世上就你这人最好像你这样的人家喜欢。白天我不能出去这里没有人住于是我就在这里隐匿不用担心人打扰。”

    叶波当然听不出她对自己赞美只是惊震得身躯颤抖道:“什么?你僵尸是不能白天出去的那我……我岂非永远生活在黑暗里?哦僵尸还要吸血的那么这些——这几天的东西都是你搞的天啊!我到底怎么了?”叶波只觉整个天掉下来。

    那绝色美女僵尸却似做错了事的女孩般头咬了咬唇道:“僵尸白天也是可以出去的只是我修炼不够深不能抵挡阳光只要修炼好了什么都不用怕——”

    叶波升起一阵厌恶所谓的修炼即是吸人血那样生活无论如何他无法忍受向天大声咆哮拳脚头撞击地面脸目赤红射出他前所未见光芒不知不觉口中伸出两条尖长牙齿。

    那绝色美女僵尸看见他如此痛苦奔过来低下身张开玉臂抓着他双手抱着他激烈颤抖的躯体道:“你不要这样自我责备只要习惯就可以生活的现在有你陪伴我——”

    叶波那听她什么话猛然一醒推开她出一声嚎叫不顾一切向宿舍奔跑去。

    风正咆哮月正明亮。

    这一切就如一场梦那么地不真实他的身影消失通道只要他重新躺回他的床位睡着后明天醒来一切都会改变。

    但改变了什么?

    那绝色美女僵尸目送他消失方向脸上现出痛苦又伤怀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