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七章 僵尸<三>

第七章 僵尸<三>

    叶波回头一看一个身材魁大、满脸横肉的人站在他身后似乎也是他们学校的。

    那人身躯魁梧略嫌肥大看起来远不如叶波潇洒飘逸孤傲不群脸孔也算白皙偏偏多了一脸横肉又长一把秃嘴使他整个人看来便与身材极不合衬有扭曲感觉。

    他旁边站一位秀丽妹妹倒比他可人多了连叶波那么平淡无求的人都感觉一朵鲜花插于牛粪上。

    叶波未话那人粗声恶气瞪着他道:“子也挡了我的道给大爷让开。”

    叶波不悦道:“刚才你还站在我后面怎么我挡你了?”

    那家伙可能很少有人敢这么跟他话——从他脸型可看出——也未受过什么气现在想于漂亮妹妹面前逞威高声道:“就算你在我前面又怎么样快给大爷让开?否则大爷我废了你。”

    叶波勃然大怒冷冷道:“我不让又如何?”

    那横肉家伙脸色大变撩起袖子这时他们的争吵已吸引了旁边不少人夏洁也走到人群外焦急望着他。反是那横肉子的漂亮妹妹明眸瞥了叶波一眼低下头以手扯那横肉家伙衣袖。

    那横肉子可不管踏前一步铁塔般站在叶波前确比叶波高大上几许凶目狠瞪叶波仿佛要把他吃掉。目光看见叶波旁边夏洁射出妒忌道:“哦。原来是跟校董的女儿来游玩怪不得那么有志气了。”

    叶波怒极平静夷然不惧踏前一步肩脊一挺顿时生出一股气势蓦然感觉一种极奇异能量瞬间充盈自己躯体要破体而出。双目神芒电射直望进那家伙眼睛内。

    那横肉家伙一接触叶波目光那两道光芒似激电一般凶戾凌厉穿透自己**顿时身如入冰窖内心已怯了一怯。

    脸色铁青不由退后一步!

    叶波却不理他仿佛某种东西驱使自己缓缓踏前一步庞大压力迫体而来那横肉家伙马上由英雄变狗熊连连退后脸色死白。再无刚才嚣张傲气。叶波正感到某种东西要激出来双手缓缓举起一个清脆声音道:“叶波!”

    叶波一怔清醒过来暗惊自己怎么会成这样狠狠瞪了那横肉家伙一眼转过身径自买汽水。那家伙那里还敢出声吁了一口气浑体虚脱。他旁边妹妹却双目射出崇敬光芒凝望叶波消失方向。

    两人一边用汽管喝着汽水一边聊天叶波没有猜错这汽水下肚不像方才般难受但对饥饿也无一丝帮助。夏洁不时以清澈明眸凝望他饶有兴趣。叶波低下头不敢看她。

    夏洁道:“你刚才那样子好可怕尤其瞪人目光仿佛会射出绿芒一般。”

    叶波心中一震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表面装作若无其事道:“是吗?我不觉得啊。”

    夏洁定神望他一会忽然“噗嗤”一笑。

    叶波奇道:“你笑什么?”

    夏洁显然心情极好好整以暇道:“叶波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啊?”

    叶波一愕道:“什么?”

    夏洁又一下娇笑笑得花枝乱颤起来。

    叶波抬头恰捕捉到她笑意最灿烂时刻。

    叶波此时才现夏洁的惊人美丽她的脸庞无一丝瑕疵洁白干净肌肤滑腻笑起来的脸容如湖面起伏的阵阵涟漪鲜明有致动人无伦。

    叶波看得呆了。

    夏洁见他怔怔看自己芳心涌起一股暗喜垂道:“你为什么这样看着人家?”

    叶波尴尬移开目光刚才那一幕确是惊心动魄他有惊艳感觉。不知道怎么回答。

    夏洁也没有必要他回答的意思低声道:“波你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啊?人家很多时候捉摸不清你呢!”

    她不由自主地将叶波改做波可见两人已是拉近一个距离两人间亲切起来。叶波被她唤醒心中一个念头记起昨晚生的事。内心升上一阵痛楚。

    叶波凝望她忽然道:“要是有一天你现我并非你想像中的那种人你是否还会那样对我?”

    夏洁听不懂他的意思道:“你什么啊?无论你是什么样人但我相信你是好人纵使所有人不相信你只要我相信你是好人我会一样对你。”

    叶波涌起一股激动想要把她拥入怀内压下心中涌动道:“谢谢你!”

    两人沉默一会夏洁轻声道:“波过些天我叔叔就要从国外回到我们学校了。”

    叶波异道:“你叔叔?”

    夏洁毫不隐瞒道:“那是我父亲的一个至交我唤他叔叔。据我父亲叔叔是一个在灵异方面有着极高造诣的奇异人物他国内外都享有盛誉。他了解很多常人不能理解的道术听国际上很少有人能过他的他此次回来主要是我父亲央求他帮解决鬼屋的事那你以后也不用为它烦恼了。”

    叶波失声道:“什么?”

    夏洁却以为他不相信问道:“波你相信这世上有鬼神之物吗?”

    叶波心中升起对那鬼屋中的绝色美女僵尸的担忧是她将自己变成僵尸的照理他应该恨的她才是但听到有人对她不利时竟生出关怀。不知是对她孤独的同情还是离去时她那一个幽怨的眼神。

    叶波反问道:“你相信吗?”

    夏洁露出个认真思索美好状态以手托腮道:“我也不知道。只觉这世上要是有神仙的话那人间很多事都能解决了。但有时候又不希望有如果世上什么事都被预先安排好了什么都不能改变岂不十分痛苦。”

    叶波目瞪口呆想不到她有这样思想但是人深省。

    要是人生什么事都被安排了还有什么意义?

    他们聊了一会喝完汽水叶波的饥饿却一都不能缓解。想找什么适合的东西吃那股躁动愈来愈盛。夏洁伸手拉他起来叶波一怔任由她柔软玉手握着。

    夏洁极愉悦两人在街道巷子逛了数圈又到江滨草地玩。

    最后叶波送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