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十章 是谁将我变成僵尸

第十章 是谁将我变成僵尸

    风雨交加雷电鸣闪天地沉浸在一片可怕黑暗中最后一丝光色在天际失去时人间倏然变得阴森沉暗清冷无比。

    瓢泼大雨倾洒无人世间面对面几乎看不清楚更没有人在内行走又一道惊雷划破天空黑暗侵袭黑夜的完整。

    然而这时却有一人在雨中行走那人在走向鬼屋途上踽踽而行面目茫然这人便是叶波。

    他数天数夜没有吃东西了本来单薄疲惫躯体犹如失去支撑摇摇欲坠在风雨中吹打数次摔倒地面。但他一步一步向前一路不知摔了多少跤最后终于躺在那个鬼屋的门口。身体灵魂似失去知觉。任由风雨无情打在他身上。

    浑身湿透。

    全无反应。

    但是一个白色的身影幽灵般穿出在他倒下地方把他迅快抱起箭射回鬼屋内。

    叶波模糊中只感觉一个人的双手紧紧搂抱他使他有了温暖仿佛暴风雨中将倒的船中两个相依为命的人。那人身体时时颤抖不知是因为冰冷还是什么原因又或天上一个接一个的惊雷。

    叶波听到一个声音呼唤他他想醒来但无能为力耗尽能量的躯体无论如何不能动一分毫。他记忆中那个白色的美丽身影一直紧搂他仿佛他的妻子陪伴他身旁。从未离开他。

    有时一两滴清冷的东西掉在他脸上像是雨水而不是雨水的东西。

    他仿如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一切不断变幻不断连续使他分不清现实与梦境感觉一切那么真实。

    一只柔软的手轻掰开他嘴唇一滴温热的液体注进入他喉咙。那滴液体仿佛有着奇异力量进入他体内立刻生出一股温暖散作能量补充他空虚身体。那液体一滴一滴进入他口腔他仿佛婴儿般贪婪吮吸天然地就对这种东西存在爱好。那液体一滴滴进入他身体他意识逐渐恢复……

    他恢复了力量能够感觉东西睁开眼迎接他的是那一双美丽而幽怨眼神那双眼神静静凝望他。他接触那双眼眸与那眼眸对视半会然后轻声道:“你给我喝了血?”

    那绝色美女头叶波心中一震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凝望了她一下并不话。那绝色美女见他不话也不敢话两人沉默一段时间。叶波抬头仔细凝注眼前的绝色美女雪白而俏丽的脸庞带一丝无助与惶恐一双手虽然紧紧抱着他却如大海中抱的一根木一般不肯放开仿佛那里有她的什么一旦放开便什么都失去。

    他第一见她时便露出这样神情只是那时他不在意后来他来夏洁的叔叔要到时她曾现出过这种惊恐而如今她又有这种神情她怕什么呢——

    那绝色美女见他定定凝望自己垂下头竟有女儿情态叶波突然感觉并不怪她了就是她把自己变成僵尸自己也不怪她。反而涌起一股爱怜这世上只剩他们两个相同的人。

    叶波忽然问道:“你是怎么变成僵尸的?”

    那美女僵尸见他问自己忙答道:“我不知道。”

    叶波奇道:“你为什么不知道?”

    美女僵尸俏脸现出惊恐神色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记得我被一群人追赶然后被逼死了。我醒来……我醒来之后就变成这样。我真的不知道!”脸上那惊恐更剧双指深深掐入抱着叶波的肉内。

    叶波以手扶上她香肩安慰道:“不用怕。你想想看在这之前和之后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奇异景象。”

    美女僵尸回忆道:“我记得有一群人追我他们是很凶的我躲不过他们……我死了……我仿佛做了一场梦梦醒时我现自己并没有死……我变成僵尸了。啊!是了……我看到一个淡黄色身影她站在我前面她对我道:‘你要记住千万不要吸人血否则你就会永远回不了头。你要控制自己情绪只要相信自己意志就能改变一切好自为之……’我醒来就这样。”

    叶波追问道:“那人是什么样子的?你看清楚他没有?”

    美女僵尸道:“我看不清楚她是背着我的那时我没有力气。她完之后就不见了……”

    叶波思索但没有丝毫头绪这时他恢复大部力气强撑起来抬望四周道:“这里原本是什么地方?你是那家人的其中之一吗?”

    美女僵尸摇道:“不。我不是那家人我只来这里暂住。我来的时候这间屋子已然荒废因为没有人来打扰于是我在这里停留。而这间屋子阴气极重我在里面不必惧怕很多东西。”

    叶波思索这家人原来是怎么样的那晚他明明看到图画里的人动了动难道这间屋子有什么秘密?但不是他现在要解决的问题。

    他忽然转过身体力恢复乎他想象他凝望那美女僵尸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美女僵尸竟低下头窃喜道:“你问我吗?”

    叶波涌上一种情绪这是种不同于和夏洁与王林玲一起时的情绪到底他总觉得与她们隔了一个距离不似他与这美女僵尸般毫无隔阂因为两人是同一种类型——僵尸而对她们两人则是敬而远之。但又回来他与夏洁王林玲两女是男女间的那种悸动他对这美女僵尸与其爱倒不如爱怜更多一些。

    他柔声道:“我当然是问你啦!”

    那美女僵尸抬起螓道:“我叫白颜。”

    叶波卓然立起双目闪闪生芒凝望她道:“白颜从今天起你不要再喝那动物血了。而且也无须害怕从今以后有我在就不会有人能伤害你。”

    市内生一些极奇异之事许多贪官的赃款一夜之间不见一部分但不敢声张只好有苦自己吃暗中派人侦察一无所获。一些财团的经理污款也不翼而飞与此同时地下血库却多了个固定购买商。要是他喜欢的话有时医院的血库也会少一两包血但不明显没有人去追踪。

    市区的治安明显好转在晚上平时半夜抢劫的徒匪作案时突然莫名其妙倒在半路等待警察的来捉。而且至惊人的是市区学校那个经常失窃的一栋宿舍楼一天晚上一个人被绑在宿舍楼的半空他身前挂一个牌:我是偷窃者!早上醒来经过审问那人全部招供果然以前案件全部是他作的。

    人人惊异无伦。

    市内风气大改坏者自危安者自悦许多人隐隐感觉一股神秘力量在帮助他们。有的人猜测是神明显灵了帮他们惩治坏蛋有的警察局出了一个极厉害人物以前不表露身份有的浪漫主义者竟想像他们市内出现了一个黑侠。至于这黑侠名何样何无人知道也无人确定有的人夜里见到一道黑影一闪而过但不具体也不甚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