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十二章 斗法(上)

第十二章 斗法(上)

    叶波回到鬼屋现白颜异于寻常她脸色苍白双目射出惊恐仿佛什么最害怕东西到临似的。见到叶波立刻扑进他怀内。

    叶波感受她不断颤抖娇躯可以听到她心内的恐惧不由搂着她轻拍她玉背道:“怎么了?生什么事?”

    白颜只是紧抱他双唇青紫什么话都不出好一会抬起螓凝望叶波。叶波深深望进她美眸她平静了些但躯体依然颤抖道:“我不知道。我忽然感觉到一股很可怕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我好像那里见过但我不记得了。我好怕啊……”

    叶波抚慰她道:“不打紧的我在你身边。什么事都不必害怕其他事不要去管想些美好的。”

    白颜听到她安慰缓缓平息下来却不肯离开他怀抱。

    “啊!”

    白颜突然出一声尖叫语声惊惧之极她抬起螓惶然望向远方。叶波随她目光望去身躯一震只见广阔无垠夜空忽然涌起一种奇怪的红云。

    那种红云仿佛有灵性的缓缓聚集周围的空气被那云层牵动不断向内压缩夜空映得一片晶莹红亮。地面升起一团雾气。

    那云层凝结到一定程度中间聚集成空气凝结一朵红云。红云愈集愈密旋转当那红云集中到火红闪耀时半空中现出一个身影来。那身影从天而降仿佛天生如此缓缓飘落那朵红云上傲然卓立。那是一个风情万种、绮丽动人无伦的妩媚女子。

    那女子落下同时另外一个银色的身影随着她缓缓下降飘在那红衣女子的另一方。那银色女子不同于红衣女子后者浑身银白连秀、俏脸、衣裳都罩在一圈淡淡银白内仿佛神圣不可侵犯记忆深刻的是那女子眼睛也是银白的秋波流动射出慑人神圣光芒。她一出现天地间环境大变夜空也似换了颜色从她身体自然生出一种淡淡银色光辉。那光辉渐渐扩大向外扩散可与那红衣女子的红云比媲。地面的雾气也被那银色代替了。而且之间结了一层坚硬结界任何水泻不入。

    那两个女子飘飘然停留夜空她们均是风华绝代娇艳美丽无匹衣袂随风飘忽红银相映中。竟仿佛天仙神女一般整个天地也变了颜色。

    过一会只听那银色女子娇柔声音道:“圣母!”

    那红衣女子仔细凝银色女子一眼忽然唇角逸出一丝微笑头道:“不愧是真神之后那么短时间便修炼到这等程度。十分不错。”

    那银色女子向她低头躬了一躬道:“谢谢圣母的夸奖。真神也常在我面前提起圣母此次真神派我前来乃是为阻止五行魔妖肆乱灭世。如今世间危难严重至斯还望圣母多加指教拨以拯救世间。”

    那红衣女子“嗤”一声娇笑道:“世间疾苦与我无关。况且人间的苦由本是他们造成的你自己也知道看看我们的大地、水质、空气已污染至无可复加地步若没有他们的自己作孽违反天地运行规律五行又何必妄动肝火觑准时机灭世呢。五行也是原神之一他们的事我不会去管再五行也未放在我眼内。”

    那银色女子道:“世间疾苦虽由他们自己造成但我们可予他们改过机会。真神过只要世间有爱的一天那这人世间便有救。”

    那红衣女子仿佛被勾起某种情感娇躯一震陷入某种回忆从那思忆中回来倏然双目射出凌厉之极神色冷然道:“五行之乱与我何关。我要的他们又不能给我。哼!我在意的是你黄毛丫头竟被授予这一世的真主何德何能。也好让我考考你有多少能耐。”

    那银色女子高声道:“圣母我并无与你争斗之心你是开天辟地以来的永恒之神又何必一般计较。假若有你的帮助五行神又何愁不服。”

    圣母陡出一声长笑声音震霄却人间被那淡淡银白笼罩一都不受影响。圣母笑声倏止淡淡道:“我圣母一向独来独往从不受束缚你不必以原由动我。今夜我怎也要试你一番。”言罢忽然右玉手一抬虚空里一抓只见奇迹般现出一团红芒那团红芒掌内烁动扬手一挥向银色女子飞去。

    银色女子脸色大变想什么又不出只好抬起纤纤玉指美妙无比空中划一个圈现出一道银圆线光圈。也奇怪那团红芒飞到她那里被装入圈内立消于无形。

    圣母冷哼一声右掌一张已换另外一个印结。她手一张一合那股消失的红云忽然又扩大以她手掌为中心化成一道强大的红色刀芒斩砍那银色女子的圈子。光芒比刚才不可以道里许计势道惊人。

    银色女子玉手一翻。

    “砰!”一声巨响。银色女子飘后半丈圈子破碎但红刀也消失。夷然不惧手掌作莲花状抵在圣母随即变幻而来的一道法像上遏住圣母的催法娇喝一声叫道:“圣母!”

    圣母毫不理会她欺身向前那法像已扩大数百倍来映得方圆通红仿佛要决一死战铜墙铁壁排山倒海压向银色女子。

    银色女子摇了摇头银目射出失望知道劝不动她只好全力应敌。双眸银芒大盛空气暴涨娇躯猛一挺衣袂鼓鼓就那么整个人撞进圣母的那团红芒。“碰!”巨大响声震彻霄谷红像消失银色女子从另一穿逸出手向圣母进攻。

    容颜平静无比。

    圣母早料到她到达这里她未至已红色衣袂一甩结了一层奇寒冰块恰在她到来位置上。那寒冰极其怪异四方菱角锋利胜刃晶莹透明但人人感觉只要碰着它身子任何一处都会立冻成冰块。

    银色女子深吸一口气仰天长啸一声倏忽五指归一万千景象化作一拳直击向那僵硬寒冰。极奇异的事生了那银色女子拳头一成她拳头立生出诡异被一团银色光芒笼罩仿佛从四面八方吸取能量愈聚愈大随着她拳头递前那银芒不断增多、强大。最后与那寒冰一样形成一道可与那寒冰比媲的光墙。

    “砰!“两道巨大光芒接触激出一种耀眼神芒映得天地明亮。红芒压向银芒那银芒愈来愈盛晶莹透明无比两道光芒人眼睛亦承受不了那么强烈刺激。又一声巨响两者向后一退同时消没。

    圣母升在半空她似料到银色女子能破去她的红墙呼道:“好。果然有道行。”红裳一展娇躯倏化作一道幻影旋风般跃向银色女子。瞬息逾越空间距离。

    那么让人不可相信肉眼看不见踪影全失。其实那只是身躯快至空间都不能对她生出影响。突破空间局限。一路上她身体不断变幻出各种法像倏左倏右时上时下前后飘忽那些强大能量、法术狂风暴雨涌向银色女子。

    忽然间漫空均是圣母幻出的法像红云天空也汹涌失去颜色。

    此刻真正的考究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