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十七章 灵魂法阵

第十七章 灵魂法阵

    毛教授的阵法环绕鬼屋四周东、南、西、北各方向插一面颜色不同的旗子从外四面八方笼罩法阵而阵内拉无数线条那墨线成网状向中央聚集。中间是一张桌子摆放各类道具毛教授站中间墨线也是向此处汇合的每一根线头贴一道黄符。毛教授恭敬行了个礼上了柱香向四处洒了些粉末倏然一指夹一张黄符虚空画了个奇异图形喝声“疾!”那空中立时暴出一团光影接桌上火焰延伸上空。

    毛教授施法完毕走出来道:“我这个灵魂法阵乃对付鬼魂之类我们把鬼魂引出来只要进入阵内我便可把他们困在中间。从而度化他们。”

    一行来的有叶波、天涯和夏洁王林玲两女毛教授望了叶波与天涯一眼道:“但我需要你们两个帮助洁儿与林玲不要走出法阵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只要在阵内冤魂是不能伤害你们的。”

    两女出奇的“和气”抱作一团头。

    叶波道:“你要我们怎么样帮助?”

    毛教授抬头凝望一眼那笼罩阴云的夜空缓缓道:“一会我施法把鬼魂吸引过来而你们守住东南两道旗子。他们便出不去。其他一切交予我处理。”

    叶波向天涯望一眼天涯无可无不可耸了耸肩道:“好的。”

    叶波守住的是东面旗子与天涯相对这天使般的女子无论站在那里都会散耀眼光芒。此际袂飞扬飘逸如仙。叶波与她目光一触均心神微震。那震撼感觉比夏洁与王林玲来得强多。

    毛教授闭上双目再不话口中念一串咒语手作法印。天空风云生出变化开始阴暗这时变得低沉起来渐渐笼盖天地。一阵风吹过夹一丝寒意予人无限恐怖孤独之感。风在夜空咆哮。

    叶波定定凝注中间施法的毛教授形象此时他像换了一个人浑身散一种无法比拟的异芒原本诡异的夜多添份不可测度玄异。心中微微升起一种担忧。

    天涯看出他的担忧向他作个“不用担心”神色。

    夏洁王林玲缩在一个角落两人望了望毛教授又望望不断闪烁的夜空娇躯颤抖景象岂是她们可以想像的。叶波曾劝她们不要来她们却倔强毛教授又对他的侄女宠爱至极不得已只好让她们知难而退。若有起意外他也不知道怎么办白颜那边已伤透他脑筋再加两女他怕照顾不来。

    这时天空的云彩起了变化急促翻滚忽然一片阴云掠过向地面撞击。地面像跌进一个黑暗深渊。那道乌云过后法阵也起了变化上空刮起一阵狂风狂风中似有某种什么呼号的东西。墨线颤动起来。叶波忙以手握住旗杆免被风掀起天涯也握住另一根。他们知道鬼魂就要出现凝神以对。

    那阵狂风刮了一阵忽然分化出一股直卷向毛教授。那狂风本已急促密集分化出的更是密集千百倍夹杂一些沙石木屑凌厉无伦。夏洁王林玲出一声尖叫毛教授不慌不忙似早有准备手指先在火光中停留作个印诀头一仰朝天一引那道火焰竟是向天空延伸上去。

    “砰!”火风相碰风势四向散开而火焰益盛。

    疾风散后空中现出一个青色人的隐约身形那道人影面色狰狞恐怖叶波一眼认出是图画的年轻男子。他怒吼一声张开鬼爪向地面毛教授抓去。

    毛教授轻喝:“大胆!”毫不惊惧桌面拿起一道黄符迎上一晃那道符化出一道黄色光墙环在毛教授前面。鬼魂撞在黄墙“啊”出一声痛呼向外逸开。

    毛教授手中再一道黄符黄芒大盛。

    那鬼魂想逃但那符咒展开后旁边立时升起一圈圈的黄色线条将鬼魂环绕中间。鬼魂看到那黄色线条极是惊惧往外一撞“啊”被那黄芒弹回。无动分毫。

    毛教授声音响起道:“不要挣扎你是出不去了。尔等遗留世间那么久也该到离去时刻了。我今天送你们往生罢也算了一段罪孽。”

    那鬼魂咆哮似在诉不愿意。

    毛教授却不理会他道:“人鬼殊别这便轮不到你。”

    毛教授话声刚落空中响起一个苍老声音道:“哼!早些年曾有人来过了还不是一样口出狂言。最后有几个能够出去。”寒风刮起夜空现出一个老者的模样正是那画中的一家之主。

    他向被困的男子撞去显然这个鬼魂法力较大他撞到黄芒上虽被弹开黄芒亦弱了弱。那男子出一下怒咆哮欲挣脱笼困。老鬼再撞去。毛教授冷“哼”一声岂容他们得逞手一扬黄芒亮起不知他什么时候手取方钱向空中的老鬼魂身影打了去。

    老鬼对毛教授颇为忌惮然他乃多年老鬼性子暴烈闪开那黄芒竟毫不后退双爪一伸伸长扩大数倍的向毛教授猛抓来。

    毛教授关键时刻显出他的真正本领脚尖一跃在半空两只鬼手落空手中黄芒护身。老鬼失手大叫幻出四五只手来章鱼般抓往毛教授。毛教授左右腾挪上下闪避数只鬼手连他的边都沾不上老鬼大怒再幻化数只整个庞大身躯向地面扑下。

    毛教授停止跳跃凝望那掠近鬼影忽然戟指成剑手指激射一道黄芒如刀剑一般利刺向那鬼魂。鬼魂躲避不及“啊!”被黄芒击中摔了下来。

    那男子出一下厉叫无能为力。

    那老鬼顽固之极受了伤依然向毛教授攻击。毛教授一声暗叹手中黄芒毫不留情射往鬼魂要部与那鬼魂展开激斗。毛教授道:“你何必如此执着你们一家人在此扰得人间不得安宁自己罪孽深重也不好过。”

    老鬼怒道:“谁要你管这是我们一家子的事这里是我们的屋子我们想要如何就如何做。”手脚狂舞却一不能伤害毛教授。

    毛教授道:“我知你眷恋旧屋不肯去但你可知这屋子乃极阴之地居之无益尚有害。你们已变成鬼性情仍受其影响戾气大增化作厉鬼。若再执迷不悟将轮入地狱道。”

    那老鬼听到毛教授的话忽然眼中竟闪过一丝奇异之色又有茫然像从遥远记忆中醒来但旋被凶厉之色代替。咆哮一声身形变大全力攻往毛教授。

    毛教授心中暗叹知道劝不动他们手中黄芒暴涨。自己却是退跃三丈那道黄墙阻住鬼魂他摊开左掌右手食指迅快在掌内画了一个图形。那鬼魂已突破黄墙向他扑来。毛教授蓦手掌一张口中喝道:“急急如律令!”手内立生变化幻出十数道光芒缓缓汇成一个图形结成一个图形法阵法阵光芒迎风变大铺天盖地拢向老鬼。

    “啊!”老鬼双目射出惊惧图形已压到他身前一声长长的鬼枭嚎叫所有鬼像消失硬被那图形压了下去。打回原形。那图形再往下压直把那老鬼完全笼罩阵内。

    毛教授再画数笔图形稳定下来把老鬼严严困住。他走到那躁动的鬼魂前道:“我都帮你们轮回转世并非要收你们你那么大火气干嘛。”

    老鬼被困鬼雄气短狂怒不已想冲出阵却一动不能动。

    毛教授摇头道:“看来你戾气已深我必须帮你打出来否则投胎转世也是害人。”手中再次出现那个图阵黄芒亮起打向那老鬼。

    突然四五个声音空中叫道:“不许伤害我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