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二十章 虚实幻境<三>

第二十章 虚实幻境<三>

    那通道竟是通向地下室回到鬼屋。

    但这时的鬼屋与他们记忆中不同里面一切事物完好屋子宽大分为三层中间整洁无比一个年老婆子在中央一个水盆前洗濯衣服。旁边有一个盆放洗好的此时她佝偻着身面貌看不清楚她是那么专心显然洗衣服是她一件乐事毫无埋怨之色。

    叶波与天涯走到她面前她似乎看不见叶波他们连头也不抬。

    叶波与天涯打量那楼层梯子完好无缺楼上还有人住比第一层要豪华多了。他们这样想着两人已不由自主飘到了那层楼上。

    他们穿过走廊缓缓前行。

    走到一个简单肃穆的书房那书房十分古朴里面有一个四五十许的老人双鬓微白鼻隆高挺他穿一件灰黑长袍脸色严峻俨然一个旧式老爷。此时他站在书架前思索什么又似寻找某样东西心烦意乱来回踱步双眉紧皱。无法静下。或仰向窗外凝望一些什么事物困扰他。脸庞深嵌一股威势。

    他身后椅子坐一名老妇人那老妇人双眼凝望丈夫躁动不安为丈夫心中担忧但又不知如何是好。那妇人年轻时也是风韵十足的此时年岁已大脸上多了皱纹而且照顾子女多受家庭操劳折磨看起来要比那老爷还胜上一筹。她焦急看着丈夫脸色倔强又惟丈夫命是从。

    那老者停下凝望那妇人一眼但不话那妇人也望向他。有时老者上一两句话叶波和天涯听不清楚旋陷入沉思。

    两人在这样沉默中度过环境异样诡怪。

    叶波与天涯到达屋子另一边由这里可以望屋外秀丽景象尽头处那里有两个年轻男女依偎在一起。男的也算潇洒英俊女的娇巧漂亮两人很甜蜜齐看窗外景象耳边些亲昵悄悄话幸福无伦。叶波看到他们想起那画中的两夫妇是那对年轻人他忽然记起身边的天涯不由转头望她一眼。明亮光芒下她的脸容竟是如此圣洁动人心神一震。通道时她握他手的玄异感觉立时涌上来。天涯似乎没现他目光玉颜仍是平静无波叶波一会缓缓平静下来。

    他们走近那两个男女隐隐听到那女的声音道:“……豪哥你爸爸会否答应吗?他……”

    那男的眼色凝重道:“不知道。这段日子父亲性格改变许多变得更孤僻奇怪不愿见人连我要见他都不理。有时候我还被他责骂。唉我现下也不知怎么样好。”

    那女的温柔道:“以前爸爸不是这样的他很爱我们。我想一定有什么事情烦他过一会就没事了豪哥不要怪爸爸。”

    那男的道:“我当然不怪他只是家里上上下下都好像笼罩上一层阴影人心惶惶……听前几天晚上有一女仆在野外莫名其妙失踪了后来好像死了死状极其可怖……”

    那女的哆嗦起来道:“豪哥……不要了……”

    那男的也找不到话沉默起来。

    过一会那女的道:“是啊!这段日子爸爸的确变很多只有妈妈一个人陪他!”

    那男皱眉道:“我担心的还不止这些最苦的是二妹和三妹尤其二妹她已到婚嫁年龄但爸爸迫她嫁她不喜欢的人令她伤心欲绝。”

    那女的把头埋在男的胸膛感叹道:“是的。爸爸以前是从来不逼迫粉胭的这次不知怎么了……”叶波与天涯走到他们面前他们毫无所觉像叶波和天涯是隐形两人从他们身边穿过渐渐远去。还听到他们爸爸的古怪行为。

    他们转一个弯至一所精致屋子叶波与天涯飘进那屋子。屋子里面是如此幽静雅致整洁人走进去立即感觉一阵心神舒适淡淡清香传来。那是一间女子的闺房。

    中间放一张绣床被子折叠桌子上摆放女子的装饰用品对面一面宽长镜子完全反射人大半身。一个美丽绰约的女子身影在镜子前梳妆。

    那女子穿一件宽松而薄白衣背对他们如云秀散乱四向倾泻凌乱更显出她绮丽优柔风情此时面对镜子认真梳妆。叶波一看之下不由脑袋轰一震心跳亦加快数倍。那女子背对他们身段已是如此美好纤巧柔软而她身上衣裳单薄美人刚醒对镜理鬓只着一件薄薄衣物。那透明衣裳如何遮得住她那无暇雪白娇躯有些地方隐约显现凹凸有致优美曲线更暴露无遗兼惺忪慵懒睡意实有无限诱惑。

    本已是美丽无匹的她此刻若仙女一般。

    镜子里的她面庞艳绝人寰与她躯体相映得当眉毛如画肌肤凝脂专注的眼神让人迷醉。俏脸带了分淡淡忧愁使她更增婉约妩媚眼波如水幽怨迷惘。美眸时而抬起仰望沉思片响幽幽一叹声音似含无尽悲哀伤愁。胸脯衣领低低雪白半露鸿沟微现。叶波虽是僵尸但也是血气方刚男儿那会不受影响他感觉一种燥热升起原始的一股冲动正呼唤他他自己身体已起了变化。

    一股冰冷能量由手心传入身体如一道清泉般掣过他心头他平静了些脑海立时清醒。一震看往旁边天涯天涯柔软玉手正紧握着他。能量是那里传来的。天涯水灵灵美目凝望他俏脸向他微微笑他忆起刚才遐想心中一阵惭愧脸色羞涩难当。低下头。天涯却毫不在意拉着他的手也不放开。他那一阵躁动下去了却心中升起另外一种火热天涯挨近他的体香阵阵传来。

    这时那镜前女子转过身来娇躯曼妙无比她先幽幽叹一口气然后凝望前面静静一会回到绣床。坐床沿。双眸怔怔呆沉浸某种事件中。眼神含无尽幽怨哀愁低下头望了一眼自己。

    叶波逐渐平静抬起头天涯目光正放在那白衣女子身上射出一种奇异神色叶波极想循她目光看去但无论如何不敢轻易尝试。怕自己控制不了。

    一会才看向那美丽少女。

    天涯忽然回过螓凝望他一眼香唇逸出一丝诡异狡黠笑意叶波还不明白她含义。手上一紧天涯同时玉手推了他一把他毫无防备下身躯一阵踉跄立时倒在那女子柔软香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