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二十一章 虚实幻境<四>

第二十一章 虚实幻境<四>

    叶波倒下声音那女子回过头。

    一看之下顿时魂飞魄散俏脸失色出“啊!”一声尖叫惊恐不知所措。叶波知道她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缓缓爬起来手足无措摇手道:“姐姐别叫了……我不是故意的……请原谅……”

    那白衣少女如何听到他的话一个男子关着门悄无声息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来而且还躺在自己香榻上是如何可怕不可思议一件事。满脸惊惶凄切只懂尖叫。

    叶波想伸手掩住她的嘴又想抓住她摇摆挥舞的手脚大手伸出一半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呆呆看着她。天涯“嗤嗤”窃笑花枝乱颤像是极得意自己杰作叶波狠狠瞪她一眼但不是“报仇雪恨”时刻。

    那女子惊魂未定颤抖着娇躯竟是直朝床下摔去。叶波大惊伸手拉她力道一扯带得他也随她滚落地底。两人身躯胶合一起叶波压在那女子动人玉体上立时一阵柔软传来美妙无伦叶波毫无隔阂贴在那女子动人**。心中一荡鼻端满是那女子动人幽香心神俱醉蚀骨**。

    那女子被他压着先是一惊然后一声**软绵绵倒在叶波体下惊骇望着叶波不知如何是好但安静下来。叶波留恋她柔软温暖娇躯低头恰好捕捉她雪白高挺胸脯热血上涌及时避过头下体已有男人原始反应。那白衣女子乃黄花闺女从未给男子这样全面接触这时感觉到叶波反应出一声娇呼惊骇莫名叶波尴尬注她道:“姐若答应我不要尖叫我立即起来。请姐相信我绝对不是坏人。”满脑却是坏念头。

    那女子不知什么只好头。

    叶波一手撑地有不愿意离开那动人娇躯还沉浸那美好感觉中。伸手拉那女子那女子犹豫望他一会伸出玉手让他拉着。

    两人起来后那女子低下头蓦出“啊!”一声看到自己裸露胸肌扯衣服遮住自己前方叶波别过头去。身躯却不由控制腾起反应。一会叶波感觉她整理好衣裳道:“姐我是迫不得已的望姐别见怪。”

    那女子恢复一平静叶波无不轨意图也没进一步什么动作放下心来战战兢兢道:“你是谁?是怎么进来的……”

    叶波见她肯话大喜压下内里涌动深吸一口气道:“我叫叶波。”望旁边天涯一眼天涯向他眨眨眼很高兴看他受窘样子。那女子回过头当然什么都没看见。叶波知道这黑锅自己背定了。

    那女子此时仔细凝望叶波模样眉清目秀脸色英俊白皙目光射出诚恳并不像歹恶好色之徒心中平定道:“你你是从那里来的……”

    美人垂询叶波不知怎么回答向天涯她正缓缓坐在床沿津津有味听他们有趣对话。叶波头痛无比他不能自己是飘进来的那岂不吓坏她或自己偷偷趁她不注意摸进来那样更糟糕!

    那女子忽然低头道:“既然你不想就不了。”

    叶波叫谢天谢地。

    门口一个声音高叫道:“姐姐姐姐!”

    那女子色变俏脸灰白无比血色尽褪若给别人撞见自己闺房里有这么一个年轻男子而且和他拥被同床共枕那样岂不羞愧死人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叶波感到她恐惧。

    那敲门声更大她妹妹呼唤道:“姐姐姐姐!开门啊……”女子哆嗦不知所措叶波一跃弹起毅然道:“姐!我们是清清白白的日月可昭又何必畏惧别人想法。”

    那女子得他鼓励敢于起床走去开门。

    一个彩蝶般容貌与白衣女子相若的年轻女孩跑进来她一看见那白衣女子高兴抱住她道:“姐姐你怎么了?”

    那白衣女子道:“没什么!粉蝶你怎么来了?”

    粉蝶仰起娇巧螓道:“姐姐我担心你!这几天爸爸常骂你我知道你不高兴粉蝶来陪你了。”

    那白衣女子道:“哦。姐姐没事的唉!”叹了一口气。

    那粉蝶还没现白衣女子身后的叶波道:“姐姐我知道你不喜欢东家那少爷但爸爸硬要你嫁给他。嗤!嗤!有一天粉蝶给姐姐找个如意好郎君。”

    粉蝶娇可爱模样动人起大人的事自己一都不害怕倒是她姐姐俏脸微红优美诱人粉蝶道:“姐姐!我一定会站在你这一边的哥哥嫂嫂也会帮助你。哦刚才我好像听到你房里有人话是谁呀?”粉蝶张头后看白衣女子掩蔽不及恰好看见叶波英挺俊伟身躯出“啊!”一声俏脸现出不可相信神色。

    白衣女子羞愧无伦低低下头叶波从容她后面走出来道:“粉蝶姐。我是你家……呃……姐的朋友我来找她是有事商量的。我们俩完全没有什么。”

    粉蝶像听不到他的话俏目闪奇异光芒望叶波似为他出人外表吸引又似对他大感兴趣天真问道:“你是谁呀?”

    叶波瞥一眼白衣女子道:“我是叶波!”

    粉蝶看看叶波又看看她姐姐忽然“扑哧!”娇笑起来指着叶波拍掌道:“姐姐这人好俊俏要是做姐姐的夫婿好极哩!”

    白衣女子红晕满颊直透颈脖羞不可仰叶波更想不到粉蝶那么大胆吓了一跳连摇手道:“不不不可以的……我与你姐姐其实没什么……唉!”不知道怎么。

    那白衣女子低下头。

    粉蝶蹦蹦跳跳走进屋子围着他圈圈转看得叶波浑身毛道:“你娶了我姐姐好吗?那样姐姐就不用嫁给东家少爷了。”

    叶波也不禁被她弄得手足无措白衣女子娇躯一震秀眸望向叶波。叶波道:“姐别耍我了我与你姐姐才认识。”白衣女子现出失望神色。

    这时那白衣女子披上另一件衣裳粉蝶与她姐姐三人坐在床沿谈话叶波夹在她们两姐妹中间十分不自然。天涯则坐叶波一旁半边娇躯挨着他看他受窘情景“嗤嗤!”连声娇笑叶波脚下踢了天涯一下。恨她把他拉进火炕差想把她掐在被窝里狠狠蹂躏这个想法让他吓一跳同时想起刚才压那女子体下动人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