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二十二章 又一个僵尸

第二十二章 又一个僵尸

    粉蝶道:“姐姐你有没有现爸爸这些天很是异样?他好像不大喜欢和我们一起爱到没有人的地方?唉最可恶是爸爸竟要姐姐嫁给那东家二少。”

    白衣女子——现在叶波知道她叫粉胭——瞥叶波一眼责道:“粉蝶不要乱爸爸是有苦衷的他只是不跟我们。”

    粉蝶却不以为然道:“要是那样就好了哥哥嫂嫂也这样的。”

    粉胭沉默起来父亲的奇怪行为她是知道的自从他在一个地方回来之后整个人性情大变脾气暴躁家里事不管了。生一系列怪事家里人虽避而不人人心知肚明家中的禽畜动物不时死一两个死状可怖前两天一个女仆莫名失踪目前音信全无。这些怪事看来毫无关联但人人头上笼罩一层阴影隐隐感觉一些什么有时夜里听到一阵阵鬼哭狼嚎般凄厉叫声慑人无伦。

    她感到家里生了什么事家里的事一向都由父亲了算轮不到她或别人做主父亲每当听到提起这事立刻脾性大暴躁骂人或毒打仆人。人心惶惶。

    叶波奇道:“你们父亲以前是这样的吗?”

    粉胭显然对叶波观感大改并不像刚才害怕也没那么羞涩了粉蝶更不用时而看看叶波又看看姐姐出古怪嗤嗤娇笑。仿佛他们是天生一对这丫头也不知打什么鬼主意有时目不转睛凝望叶波出异样光芒让他吃不消。

    粉胭道:“以前爸爸不是这样的他虽对我们严厉我们都知道他是为我们好很少脾气。现在只要有一丝毫不合他意便会勃然大骂或动不动就暴力。”

    叶波捕捉到什么不大清楚望天涯她正秀眉蹙起像思索什么。

    叶波又问道:“你们自古以来便住在这里吗?”

    粉蝶奇异望着他道:“当然我时候就住在这里的这间屋子有什么不对吗?”

    叶波想起毛教授的这屋子属至阴屋自己在这里变成僵尸另一股不祥预感涌来。照理现在是那家人死之前遗留的幻境而自己与天涯碰巧走了进来想到这是幻象不由望了一下粉胭粉胭与他目光相接娇躯一震低下头。要是这么一位可人儿离去是十分令人惋惜留恋的一件事情!叶波缓缓移开目光。

    “砰!”一声门被踢开一个盛怒声音道:“粉胭你给我出来!”

    三人同时色变粉胭花容失色粉蝶惊惶道:“是爸爸!”

    那声音阴冷森寒喝道:“粉胭你给我出来敢留一个外人在屋内。”门口出现一个灰衣老者也不知他是如何到来的活像一个幽灵毫无声息。叶波一看正是叶波与天涯在书房见的那老人。后面惶恐跟着他妻子。

    粉胭和粉蝶两女吓得噤若寒蝉那老者目射凌厉道:“滚出来!”

    粉胭不敢违抗只好乖乖走到门口粉蝶随姐姐背后叶波目不转睛望那老者似乎比书房里更不同了至于那不同他具体不出如那目光。

    那老者先望了屋内叶波一眼然后对粉胭道:“哼!好大胆!竟敢留个男子在房间你羞不羞人。”

    粉胭低下头却没有话粉蝶道:“那是姐姐的朋友是姐姐请他来的姐姐很喜欢他——”

    “住嘴——”一声暴喝打断粉蝶老者怒道“不知羞耻你的未来夫婿是东家二少爷!在此之前不准勾三搭四。”粉胭听到粉蝶叶波是他“喜欢的人”时娇躯一颤见父亲诋毁她却没分辨。

    这时屋子的争吵惊动整座楼房那对青年夫妇也来了在那老者身后看见屋内情景不敢话。两人与那老妇人平时对那老爷言听计从从不敢违抗焦急不知怎么办。

    那老者“嘿嘿”冷笑两声目内射过一丝异芒喝道:“跪下!”

    粉胭一阵哆嗦脚腿一软自然跪下叶波与天涯面面相觑他走出来想什么那老者一扫叶波冷然道:“这是我们家里的事不要你管。”

    叶波到口的话见粉胭向他频打眼色求饶只好忍下来粉胭才道:“爸爸!”

    那老者冷哼道:“还记得叫我爸爸吗?连我的话都不听。”

    粉胭道:“女儿不敢不听爸爸的话。”

    那老者道:“听话的就给我嫁给东家二少。”

    粉胭娇躯一颤低下头像用尽全身力气决然道:“女儿不嫁。”

    那老者勃然大怒道:“什么?”脸上升起一股灰白之气像不由自主的身体涌起后面哥嫂同时色变而那老妇人低下头。像知道什么又不敢出。

    老者道:“既然你不肯嫁就不是我薛家的人从现在起。你给我滚出家门。”

    粉胭跪伏颤声道:“爸爸!”那年轻人走近来道:“爸爸暂且息怒。我们不要逼粉胭嫁不想嫁的人——”

    那老者道:“闭嘴!这里那轮到你话。”难忍耐一种什么折磨似的脸上一闪而过一种异样神色旋隐去突然急促道“滚!你们你们都给我滚——”他食指一连指那年轻人、他妻子还有粉蝶粉胭包括叶波在内。

    众人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父亲为何忽然那么大火老妇人双目射出黯然。

    那年轻人妻子花容大惊趋前道:“爸爸你怎么了?”

    老者双目射出微微灰芒又隐去忙低下头喝道:“不要走过来。”乱掩盖他神情过一会才缓缓道:“你们要是当我是爸爸的话立刻给我滚有那么远滚那么远不要回来。你们听不到吗……啊……快给我都滚啊!快不要在我面前……”出一声怪异嚎叫。

    叶波记忆深处升起一幅熟悉景象影像模糊而不清晰。

    一直不话的那老妇人道:“你们快走吧你们爸爸叫你们走就快走。不要回头。”声音带着悲痛惊恐。

    年轻人脸色死白不可置信道:“妈妈!”

    那老妇人浊眼内浮出一股沉痛颤声道:“你们快走啊!”

    “嚎!”那老者一声怪异叫声抱头跪下很痛苦的扎头往地面灰衣黑完全遮住他表情让人看不清楚。年轻人关心道:“爸爸你怎么了?”倔强走近那白衣女子和粉蝶奇异望他们陌生而熟悉的父亲。

    那老者声音颤抖:“快走啊……走……不要靠近我……啊!”他语音不清仿佛口里含了什么东西身躯也在不断震动。

    那男子走近伸手想去扶他悲声道:“爸爸……”

    “嚎!”一声惊天地嚎叫。那老者猛抬起头手臂一掀“啊!”那男子整个身体往后抛撞在楼梯上。众人惊叫老者已生变化。

    开始双目凶芒迸射暴盛然后头凌乱根根竖起漫空飞舞身躯像忽然涨大数倍似的手脚也不断伸张变长。十指涌出尖长闪奇芒的指甲来。

    嘴口张开“嚎——”两根惊人恐怖獠牙伸了出来。

    粉胭惊呼道:“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