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二十三章 前尘俱往

第二十三章 前尘俱往

    粉胭想走上前“嚎!”一声已变僵尸的老爷双目灰白芒迸射仰头向她叶波叫道:“心!”飞身上前猿臂搂住她纤腰脚下如幻影移动。“砰!”他们才离开地面被那老爷僵尸的双爪插下往上一掀木板纷飞迸溅。

    “啊!”粉蝶尖叫数道木板旋向她她站在粉胭后方离粉胭最近粉胭走后她自然不能幸免。木板如刀!刀刀锋利!叶波低喝倏然转身身躯硬在不可能中半途折回电光石火趁木板未及际操上粉蝶娇躯双双带她们两姐妹脱离险境。

    背当木板。

    木板砸房屋、墙壁之声不绝于耳。

    “砰砰!”楼墙俱裂。

    那僵尸老爷一声大吼愤怒异常已失去平时意识犹如择人而噬的野兽地底钻出的恶魔脚一踩地面木屑横飞。凌厉向叶波等射来!叶波度何其之快在及体前转弯逸去。后面众人大惊呼叫混乱大作像不认识他们家老爷。

    叶波挟着粉胭两女左右旋飞只是躲避不好跟他争斗以保护两女安全。看着他尖利双爪向自己狂挥脚下连踢与那双猛爪交击数下。“嘭嘭!”老爷僵尸闷哼接连迫开最后叶波一脚踢在他胸膛正中。叶波庞大能量形成一堵坚硬围墙由脚尖迸波浪向那僵尸老爷撞去“啊!”僵尸老爷庞大身躯后抛跌退。

    叶波脊梁一挺楼板破裂身躯冲天而起趁机向下层落去。

    “啊!”楼上传来惊叫声失去人性的僵尸老爷开始捕捉他的亲人惊骇叫声不绝于耳叶波无能为力。那年轻人从楼梯摔下撞在井口鲜血淋漓连滚数滚怕是活少死多。一名仆人重跌墙壁一旁身躯如缩。叶波迅把粉胭粉蝶两女放到一堵墙壁掩盖对她们道:“你们父亲已变成僵尸毫无人性你们在这里千万不要出来。心了!”

    粉胭拉着他的手道:“你要心!”

    叶波一怔想不到她关心自己道:“我不会有事的。”

    “砰!”数块砖头飞溅而下木板碎裂到地底还激射四散。楼上惊叫呼喊更大一个身影摔落。那年轻人的妻子。叶波想也不想掠前半空把她接住她满脸血丝躯体数处受伤虚弱之极命难保。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狂怒!

    叶波未决定上楼还是救人对付那僵尸木板迸裂碎屑纷飞一道灰影飞射而下手里还夹一个人。

    叶波目眦迸裂悲剧已无法挽回鲜血迸溅只剩一干瘪尸体倒地上。

    叶波放好那女子缓缓踏前一步沉声道:“你怎如此残忍连自己亲人都杀!”那僵尸老爷闻言怔了怔忽然脸上灰芒敛了敛恢复人形现出痛苦之极神色一声狂吼旋变狰狞恐怖。仰天一声嚎叫。双爪抓得桌椅粉碎。

    叶波知道他意识再不可能清醒暗叹一声身躯如箭庞大能量浪澜狂卷先制人向他攻击。那僵尸老爷见叶波凶性更盛双目灰白芒暴涨张牙舞爪跃起接叶波两人半空激烈对打。

    气劲法力交击声墙壁楼板纷纷碎裂一座屋子已看不清人影狂澜飓风充满整座屋子只见一片白绿紫光芒互相交错屋子摇曳不定似随时可能崩塌。僵尸的能量何等强大!两人同时全力以赴半空中只见两个身躯上下飘忽变幻不定如飞箭流矢又若闪电奔雷乍分乍合连分清谁都不可能暴出一团团惊人能量。日月失色!

    叶波成僵尸以来第一次真正与人交手而对象是同类几乎将全身能量激那僵尸老爷能量也不容觑。其实叶波僵尸能量远未曾完全激否则那僵尸老爷绝不可能抵挡一来他成僵尸不久诸多方面未成熟能量没运用自如另一方面他未吸人血而那僵尸老爷连吸数人情形不同与那僵尸老爷打个平分秋色。

    不过僵尸老爷已难以应付。

    叶波乃高级僵尸层阶他本身机智过人灵敏变化时而撞击那僵尸老爷胸前后背若非僵尸是不死不灭之体他不知死多少次了。饶是如此摔在墙壁、土地撞得木板土石迸溅端是惊人!

    那僵尸老爷多处负伤垂死挣扎。叶波双目射出紫绿相交光芒是浑身能量提升到极限的兆象只差没把僵尸形现出来。他心智清醒心中暗暗奇怪天涯这神秘女子怎么不见踪影?

    但他无时思考旋与僵尸老爷对斗。

    “砰!”叶波终于一拳轰在僵尸老爷颈际能量如山洪决堤潮水狂涌凝成绿柱冲向那僵尸老爷。僵尸老爷从半空掉落身躯如坠机重摔地面。

    “嚎!”

    那僵尸老爷出一记撕心裂肺嚎叫受创极重往粉胭粉蝶等扑去。叶波大怒出一道光柱僵尸老爷不顾一切以身体冲进光柱内穿芒而过。“嚎!”受伤同时张大口向诸女咬下去。

    叶波救之不及。

    心神剧骇!

    以为一切皆了结之际忽然一股大力从天而降那力量仿佛包含整个天地狂澜巨浪涌向那僵尸老爷。那僵尸老爷像海绵般飘荡开去轻无着力到地面依然不出丝毫声息。天涯仙子般娇躯缓缓飘落。

    她的降落使人间换另外一个仙境碎屑漫天飞舞屋子亦五彩缤纷地底升起一股奇异仙气使那暴躁狂怒的僵尸老爷缓缓平静下来只懂两眼惊恐看着天涯。似一只受伏驯犬见到主人般再不敢动弹分毫。叶波也升起一种奇怪感觉他没多想飘落天涯旁眼内紫绿光芒尚未完全退却。

    天涯天神般光芒射往前面望那僵尸老爷道:“一切都结束了难道你还不醒悟吗?”

    僵尸老爷凝望天涯眼内恐惧之极在天涯面前他连抬头的勇气都欠奉出“嚎”一声大叫忽然眼内凶戾尽去邪芒渐渐隐去。重新恢复人的神情含无限悲哀痛苦。

    “嚎!”对天长嘶。

    悔恨的悲号!

    叶波心中涌起一股奇怪温热那种感觉仿佛什么时候他有过如那一个夜晚那一个银色女子?空中的仙子。

    记忆中的某些事物模糊而清晰。

    天涯仙乐般声音再次响起道:“既知如此何必当初!唉!”似天使的轻叹。

    天涯缓缓别转娇躯向其他屋子内人道:“你们看到了一切都是自己铸成的大错与人无关而是你们自己使自己变成何等模样!怨恨谁来呢?”她的声音优美悦耳渗入人心灵深处叶波亦生出一种想继续听下去的感觉。

    那群人被她话语一如大海中获得航标或梦中突然惊醒“轰”身躯一震脑海掠过一缕清泉记忆起前尘往事。

    一切如梦!

    一切如幻!

    皆由自己而非别人。

    他们忽然恢复了人的模样年轻人没有了血迹那女子活了过来他们母亲微笑僵尸老爷从中间站起来走到诸人之间。

    天涯叹了一口气望他们一眼纤长玉指朝天一弹一道清明白色光芒划破天空如烈日骄阳又似化作无尽洁白的雪雨从天而降荡濯人间一切污渍悔恨。他们仰望空粉胭露出惊慕神色俏脸神圣他们哥哥嫂嫂渴望已久而那僵尸老爷呆呆怔双眼凶芒消失十指变得与常人差不多僵尸牙缓缓收缩脸上恢复人的颜色。唤回人间的爱亲人的情天下美好事物使他脑际恢复知觉。全家人一起凝看雪雨。

    叶波仰望雪雨飘飘洒洒如棉如絮似牵动内心某一种感情刚才狂怒燥热亦平静下来。雪雨交错织成一幅美好网络式图画笼罩天空降在那一家人身上净化人间也净化他们内心戾气。叶波从那雪雨中感觉到某什么。

    雪雨如泪。

    亲人的泪!

    天涯轻轻道:“俱往矣前尘往事。一切都是自己作孽怨不得别人。”玉指一挥她随手画一道曼妙光圈雪雨消失代之而起是一道光芒在众人面前渐渐扩大数目变多由静静而明确清晰!清晰!

    最后光芒亦转换颜色。

    “嘭!”一切消失眼前雪雨看不见原来是一片金色黄芒庄严笼拢大地铺天盖地。

    竟是回到了毛教授的灵魂法阵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