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二十七章 释然

第二十七章 释然

    毛教授微微一笑品茗一口道:“从第一天看见你我便知道了!”

    叶波淡淡道:“那你为何不收我?”

    毛教授目光黯然似沉浸什么旧日往事移到窗外远方道:“僵尸与人有什么区别吗?”

    叶波一怔自己从未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事实上他一直在逃避成僵尸后他感觉与人不同便消极不敢面对。

    思索一阵。

    毛教授看他一眼目光变得深邃无比道:“僵尸也与人一般拥有七情六欲有奸邪善恶之分。倘若你是一只吸血毫无人性、为祸人间的僵尸我必会想尽一切办法不择手段把你歼灭事实相反我来那么久从未现你做过一件错事而且事事先为别人着想。人也难有这样情怀况且我也没有把你完全收伏的能力。僵尸改变了你的体质但并没改变你的本质你一如既往继承了自己心性它只是赋予你另一种更强大能量将你的美好心灵扬光辉。”

    叶波微微捕捉到毛教授要的话意义自己认为与别人不同其实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别人未必认同。他知道毛教授还有话要静静等待。

    果然毛教授道:“想当年祖师僵尸道长斩妖除魔诛伏僵尸无数也看出并非每个僵尸都毫无人性那些失去意识胡乱咬人伤人当消灭。而那些修炼到高级阶段的纵使欲毁灭也有所难能。”

    叶波皱眉道:“僵尸有一些与人不同很难世间生活……”

    毛教授挥手打断他道:“你的我明白但人类自相残杀流下的血液恐怕也不少吧。”

    叶波心神一颤吸一口气道:“但我总觉生活与人隔了一道屏障不能像以前般自由自在交往距离疏远多了。”

    毛教授深深凝他一眼道:“只是你心结打不开又或你责任心增加了。世事难以事事完美不可太苛责自己。你只因自己是僵尸身份分外注重我让洁儿她们与你一起便是希望她们改造你你能把自己放开。”

    叶波失声道:“什么?你知道我真正身份后还让她们接近我原来……”

    毛教授逸出一个高深莫测而暧昧笑容道:“其实僵尸修炼到一定境界不一定要吸血才能活的——”

    叶波身躯剧震道:“什么?”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他如黑夜中看到的一丝光明又是大海绝望的人看到救生木板般心神的震骇莫以名之连忙追问。毛教授知道自己失口苦笑道:“不要问我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做。只知道有这么一个结果。”叶波久久凝注他好一阵见他目光诚恳脸色肃然知道所言非虚若一盆水从头浇下。至少有了希望兴奋莫名有了追求目标生活便有趣多了解开心理长年沉重枷锁负担放下很多。他如一个修炼道术的人知道有了飞仙之法能够丢弃臭皮囊虽只是一个提示但对于他不啻灵丹妙药般令人高兴激动。

    一切都有可能。

    叶波压下心湖激起千层浪眼内紫绿缓缓散去回复冷静清明淡然道:“你们茅家不是世世代代与僵尸是死敌吗?为何这次反过来劝我?”

    毛教授神色微黯目光移至那供奉祖师的图像那栩栩如生图像在烟雾中如活过来一般凛然双目射出令人惊敬不敢正视光芒述一个古老故事道:“我曾跟你过我们茅家自古以来与僵尸结下不解之缘已多少年恐怕没人记清了在这之前我们茅家一直以收伏僵尸为之任。但当年祖师毛方与那僵尸一战后现一个惊奇景象灵异界也有如人间一般有一些人类的行为。他们生活方式不同习惯怪异所以被人类认为异类事实谁不以不同于自己的事物认为异类呢?灵异界固然有许多不堪的行为人类何尝不如此僵尸道长收伏凶残邪恶后向善无过的便放去让其归道。如今你已成僵尸何必耿耿于怀利用自己特殊能力为世人多做事不是更好吗?哈哈!”着一阵长笑起来。

    叶波宛如开窗投景拨云见月心胸一下豁然阔朗仔细体味毛教授的话以前想不透的许多事现在想通了。自己与别人不同只是自己不肯放开怀作茧自缚人生如此既有此类便有彼类谁也不能改变。叶波与毛教授对望一眼陡然也哈哈大笑起来。

    一切释然。如冰消瓦解。

    人生若斯世事何必耿耿于怀。

    叶波放下多年沉重大石轻松自如毛教授欣然斟了一杯茶给他叶波呆道:“我可以不喝茶的。”毛教授哑然失笑道:“哦我倒忘了。”叶波阻止他移开的手举起来喝了一口悠然体味道:“好茶!”

    忽然想起一件事皱眉道:“我奇怪你是怎么看出我的难道僵尸有什么特征吗?”

    毛教授道:“我并没有看出你这样高级僵尸是非常难看出的我只是感觉你有不同。至于你是什么人来着我可没那么大本事。”

    叶波道:“那你怎么知道我呢?”

    毛教授知道瞒不过先张头四望一下作个滑稽状态低声道:“是天涯告诉我的她你完全可以信任。唉果然如此你千万别告诉她我的。”

    叶波升起股奇异感觉毛教授这样的人也懂幽默心怀大快凑近他道:“天涯到底是什么人?嘿她似乎对我的事了如指掌世间没一件事能瞒过她。能告诉我吗?”脑海浮现天涯动人妩媚俏脸。

    毛教授卖个关子道:“这个恕我不能你自己去问她吧。”

    叶波头大如斗道:“教我如何问我在她面前仿佛成个透明人丝毫不能隐瞒完全被她看透。而且你知道她最爱整蛊人古灵精怪的我多次深受其害。嘿!不若你偷偷告诉我吧这我也不告诉她。”

    毛教授突然向他作个古怪笑容打了个眼色示意身后叶波警觉回头一看顿时魂飞魄散笑意盈盈的天涯不知何时鬼魅般站立他背后。

    叶波恨不得地里立刻开出条缝让他钻进去想起刚才套她秘密大是惭愧心怀鬼胎地干咳一声道:“咳!咳!姐……姐怎么会突然出现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别人身后不怕吓人一跳吗!”话出口立时觉得不妥。

    天涯黛眉轻蹙盯他一眼道:“背后人坏话便可以而不准人家出现在你背后。”

    叶波乏言以对求助望往毛教授这家伙却拍拍屁股站起来道:“我喝完茶了。嗯味道不错与我无关我看我还是该干自己的事。我走了唉!外面还有三个呢。”着摇头晃脑径自走了出去。

    叶波看着毛教授背影听到“外面还有三个”心内打了个冷战定定站在那里不知该走还是留下。

    天涯美眸静静望他一会嗔道:“怎么了!做贼心虚哩!刚才不是许多话要问人家吗现在怎么不问啦?”

    叶波涌起股奇异感觉他第一次与这美女接触便神秘莫测而她毫无保留对他的好感像两人间有某种相同天生如此一般。自己亦生出亲切温馨感觉。很希望与她接触直到刚才一刻她虽是娇嗔却无责怪而自己亦无一丝生气如一个妻子向丈夫撒娇那种感觉令人**。叶波想到这里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歪念对这天使般美女真不应该。企盼她看不出掩饰道:“哦哦……没什么没有啦……我?”竟不知什么好。

    天涯看透他般凝望他走近呵气如兰道:“虚话——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话都不出哩。”

    叶波被她挑起顽皮反问道:“我问你你会答吗?”

    天涯甜甜一笑先横他一眼让他三魂飘飘七魄荡荡道:“是啊!知道人家不答还要问吗?”

    叶波为之气结忆起虚实幻境中她捉弄自己又想到追踪那神秘能量的前途叵测看着近在咫尺的玉人忽然生出股要把她涌进怀内的冲动。心神一震天涯的美确不是那么容易抵挡的身躯不由挨近半寸两人身躯差相碰。天涯没有避开仰起俏脸美眸闪烁神圣光辉与他对视半响天涯伸出玉手推了叶波胸膛一把道:“呆子!怎么不话?”

    叶波见她无缘无故来一句“呆子”两人距离拉近不少思索片响颓然道:“算了我还是不问了。免得自讨苦吃!”

    天涯“嗤嗤”一笑接着幽幽凝望他一眼美目深注轻柔道:“不要心急嘛!到该告诉你的时候我自然会的那时一切都会明了。”

    叶波还有什么话好感受她玉手贴在身上柔软不管她是谁此刻眼前那作什么他想?

    (字数不少考试回来赶的一章见者请砸票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