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一章 传奇性人物(上)

第一章 传奇性人物(上)

    曾经有人预言世界末日到来人类将灭亡有的是十九世纪有的是二十世纪之后但无有定论因为前面一个必否定后一个。且无论这些预言是真是假预言者是谁到如今人类还没有灭亡无一例外都是失败的因为世界末日没有到来。有的人预言是神的毁灭有人预言黑暗使者来临有的人妙想天开陨石撞击地球或火山爆当然其中任何一项均可能生只是预言的时期内从未生过。

    于是人类认为自己是万物之灵高高在上天地亦灭亡不了他们。

    为所欲为。

    其实这一切都是针对人——人类而言追根究底或许预言者本身也是人罢。

    岂不知道灭亡他们的是自己原因居多。

    却人类这一个奇异生物乃世界的奇迹自古以来天地蕴生万物无数有的晋升神的阶段生存时代远久或盛于人类有的与自然搏斗存活至今有的杳杳不见踪影。大多数半途夭折存活下来者寥寥无几化作低级智力生活于世界有聊等若无。

    人类这一物种生存时间不算长但避过种种灾难顽强存活而且创造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文明。从实际上他们躯壳在地球上算是比较脆弱的随时死亡却最能适应世界环境生存繁衍下来。不知是否冥冥中某种神灵力量帮助他们排忧解难延续生命又或他们的物种确实适合地球环境展起源特异产生奇迹。一切未知。

    人类中确有许多能人他们的能力往往出乎人意料乎世界一般人他们做的事世人难以理解有些人们连想像也不敢想。他们能人所不能这类人姑且称他们为异者或传奇性人物和神总之那一种称呼都是代表对他们的尊敬。

    这些异人行踪飘忽凡人一般注意不到隐隐有出世感觉他们有的离群而居又有的夹在人群中间韬光养略。纵使你天天看到却辨认不出来非有极紧急事而遇上他们正义者挺身而出一力承担人们方现他们珠光毫亮。

    这样的人当然不多却并非不存在。

    市中心十里外郊区的边缘一幢洁白高楼大厦的左远处那是一片幽静的草地环境郊区花园。这片地最得闲情逸致的人喜欢在花园一角独居一间屋子那屋子并非很大也不经常开晚上一般没人白天才有规律开放。只是里面不住人这未免让人觉得有些可惜因为那间屋子无论地位环境皆是一流。白天那屋子内坐一个年轻英俊无伦男子那男子在一张桌子前低头沉浸像思考什么又像一直在等待什么出现这里比较少人因为它的主人声名不大吸引不了人或声名实在是太响了真正知道他的身份的人均是不平凡的人而这样的人世间本来很少。

    因此这门庭更显得零落。

    门前一个精致招牌:独家侦探。

    侦探一般应该设在市中央以便吸引更多人眼球赚取更多利益侦探所也应该有不少人那样才能获取各方情报以作出最准确判断有足够人手办事。这家的名字怪异不用侦探所只有他一个人而且设在郊区外唯恐人知道似的并且价格抬高得惊人中等富裕的人休想支付得起。

    到这家侦探所办的案子没一件失手过换句话至今为止这家侦探所的主人诚信百分百没有事他办不成的。因此虽在偏僻却来找他的人络绎不绝门庭清冷踏进这个门口的人都有能力为他带来一份极丰厚礼物够城市那些侦探所忙上数个月。

    这间屋子孤独每天进进出出都有一定人流大多是年轻娇美女子原因不用包括一些有夫少*妇。有一些是为正经事的。

    这一天一个美丽之极的少女一阵风般飘然而入她带着香气进来后毫不客气在那年轻俊俏男子的对面坐下。睁着两只乌黑明亮大眼睛饶有兴趣瞧着悠闲坐在桌那边的俊俏年轻男子。

    那男子身躯颀长穿一身白青衣装皮肤晶莹比女子还胜上一筹脸色英俊白皙一如他衣服整个人宛如一具完美大理石雕塑。眉毛如剑双目澄澈唇角常逸出一丝若有若无神秘笑意教人猜不透他内心想法。他看到那少女目内闪出一丝异芒毫不退让迎上她明媚目光直望进她内心。并不相询。

    那少女与他对望一阵也不害怕待上上下下把他看个通透依然不够又把目光移到他衣服上眼睛内要从他身上找什么瑕疵。一会无奈道:“喂!我来找你有事的你怎可不问人家?不想做生意吗?”

    那英俊男子耸了耸肩微笑道:“你有什么好事?找上我我不问岂不少了一件麻烦。”

    那少女噘了噘嘴似是被他看透不服道:“哼。别以为你什么事都知道有生意不做吗?我还没见过这么开侦探所的人。”

    那年轻人目光从她身上移往外面碧绿柔软的草地悠然道:“我开侦探所不是让人有事没事来找茬玩的记住我的规矩是从踏进门口第一步起以分钟计数。”

    那少女恶狠狠望他一眼旋“噗嗤”一笑道:“得这么义正辞严平时你在家住我的吃我的没见你给钱。哼现在扮大款反过来问我要哩。”

    那年轻人叫起来道:“喂!姐你不要口不择言血口喷人才好。我怎么住你的吃你的了我住你家是交租费的况且我并非住在你家只是租借你们家楼房。在你家吃饭不知是谁拖着硬要别人去的而且你父母也同意。”

    那少女笑得花枝乱颤起来好一会酥胸起伏指着他道:“你这人哩。总不肯吃亏让人家一回都不行吗。此次人家来找你确有些事需要你帮忙。”

    那年轻人颓然道:“好吧。希望不是穿耳环又或找高跟鞋什么的吧。”

    那少女瞪他一眼道:“我是叫你来帮我找饰的。”

    年轻人道:“在你手提袋里。”

    那少女道:“我的书包呢?”

    年轻人道:“在你车里。”

    那少女道:“我的书呢?”

    那年轻人道:“在你学校。”

    那少女道:“我的柔儿呢?”

    年轻人道:“在你家被你父母当父母供养着呢!”

    少女娇嗔道:“怎么你都知道的难道你不可以假装不知道吗?”

    年轻人哭笑不得苦涩道:“我的大姐你问的问题这么简单闭着眼脚指头都能猜到。若非如此我这独家侦探所都不用开了。”

    少女佯怒旋笑嘻嘻道:“其实我来找你是有一个艰巨任务。”

    年轻人警惕道:“什么任务?”

    少女俏脸闪出一阵愉悦道:“我要想请你帮我做件事。”从口袋中扯出一条晶莹透亮精致之极项链微笑道“我要你帮我戴项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