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二章 传奇性人物(下)

第二章 传奇性人物(下)

    第二部第二章传奇性人物(下)年轻人看到那项链怔了怔那项链精致确属不得多见美丽少女见他这样神色漫不经意道:“这是别人送我的你帮我戴上看看合不合适好不好看。当然是男孩送的啦。”

    年轻人眼睛瞬即恢复原样逸出一丝神秘微笑道:“那个男孩敢喜欢你你这样野蛮找到男朋友才怪呢。”

    那少女俏脸霍然色变怒道:“我蓝月儿美丽无双在学校谁个男子不排着队追的大把人排着呢还没轮到你。送个把项链算什么。”

    年轻人见她俏脸微红真的生气不想她突然那么大火忙赔礼道:“好好好的。我的好月儿是我错了好吗!大把男子追你有机会你把带他回来让我帮你看看他可靠否那样我也放心。把我的大姐交给他。”

    蓝月儿疑惑道:“你不生气吗?”

    年轻人愕然道:“我为什么生气?”

    蓝月儿定定凝望他一阵陡然涌起一阵悲哀低低道:“我恨你!”

    年轻人皱眉道:“我那里惹你了?”

    蓝月儿却不话静静看着他眼角有某种东西美目一红差流下泪来。

    年轻人大吃一惊显然应付女孩子的泪水是他最不拿手的茫然不知所措又不知如何安慰她。幸好这时门口进来一人。那是一个妇人风韵尤存约三十许看出她年轻是如何的妩媚这时她脸色焦急气急败坏进来道:“华先生!我的儿子不见了。”

    那年轻人华先生道:“晓儿不是一直在草地吗?”

    那妇人俏目一红道:“晓儿很听话的平常他只在草地玩。不去那里这次却不见了。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他踪迹连花园旁边都找过。已经过半个时了。还没有他踪影”脸上现出痛苦悲伤神色爱子心切。

    华先生皱了皱眉思索半响蓝月儿也被这件事吸引了注意力暂时平息心绪并不作。怔怔看着思考的华先生。

    华先生问道:“你们找过大厦之外的地方没有?”

    那妇人带哭泣道:“蓝月大厦方圆半里我们都找过就是没有他踪影。晓儿那么他又不会路若走失了怎么办。我们一家人都找他不着。他到底去那里了我这才麻烦华先生的。请华先生别见怪。”

    华先生道:“那里话辛姨不要着急我一定会寻回晓儿的。”完闭上双目他灵力立时向外延伸开去至三里之外脑海出现一个孩在一条河洗濯玩水那男孩两岁大还十分活泼可爱。

    华先生睁开眼向那俏妇人道:“辛姨。晓儿在清纯河里玩水你快去吧。”

    那妇人闻言大喜擦掉眼泪千恩万谢走了对那华先生的话没有丝毫怀疑。

    蓝月儿崇慕看着华先生忘记落泪奇异道:“怪了。你怎么知道晓儿在清纯河的?”

    华先生见她情绪平静暗暗放心露出一丝招牌式神秘笑容道:“我连这本领都没有早就关门大吉回家去抱被子睡觉了那里在这里献丑。”

    蓝月儿作了个不屑鬼脸哼道:“不便不谁在乎呢。”语气已平和多了。

    华先生忽然道:“你刚从学校回来还没回家吧?”

    蓝月儿道:“蓝月大厦就在附近近得很有什么好焦急的。人家放假经过这里想给你个惊喜嘛没想到你这么没良心……”

    华先生怕她“故伎”重施拿起项链道:“月儿我帮你戴好吗?”蓝月儿果然破涕为笑俏脸满是盈盈笑意悲哀一扫而光少女情绪来得快消失得也快。

    华先生托起项链十分轻巧却予人一种柔和温暖之感尤其上面珍珠让人从内心感到一股什么他没有深究。俯身向前帮她戴起。

    他们两人只隔一只办公桌华先生身躯颀长俯身向前而蓝月儿配合并没有多少阻隔。蓝月儿雪白颈脖现在华先生眼前华先生不得不承认蓝月儿是一个天生丽质的美女看得心中亦一阵震动收摄心神伸手把那晶莹项链戴到她颈上配合她高贵气质更增加她柔美。气息可闻华先生一边帮她扣好一边柔声道:“月儿年纪也不了在学校有没有理想对象?要有了让星哥帮你物色一下否则我的月儿我不放心嘛。”

    蓝月儿听到这话俏脸阴沉显出不高兴神色淡淡道:“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管不要你管有没有关你什么事。”

    华先生愕然想不到平常对他言听计从的月儿为何在此事上与他针锋相对这些日子他已将眼前美丽可爱少女当作自己妹妹看待。而他父母对他情深义重他自然更要为这个俏丽女子着想。

    进来数人打断他们这些都是郊区蓝月大厦中人大家见惯见熟没有什么客气见华先生与蓝月儿如此亲切也不意外。那些人大多是来求他做事的不过是一些琐事当然难不到华先生。他不愧是独家侦探之名那些人事情到他手内立刻迎刃而解纵使匪夷所思的在别人惊异之极在他平常至极。华先生暗暗苦笑自己开这个侦探所不知是赚钱的还是爱心机构他帮助的人感激不尽他也乐得助他们这里人心朴素他举手之劳帮助他们也得到内心安静喜悦。

    他们两人清静时蓝月儿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和华先生单独话她魔法似拿出另一条与她戴的一模一样的项链递给华先生。道:“给你。”

    华先生奇道:“你怎么会有两条的?”仔细一看两者有不同先前那项链头的珍珠不同一个晶莹一个闪亮皱眉“你为什么给我?不是别人送你的吗?”

    蓝月儿娇嗔道:“人家给你就拿着什么别人送的是人家买来送一条给你你还不要。死蠢蛋。”

    华先生沉吟片响接过道:“我要这些东西用不着月儿不用给我给别人更好。”

    蓝月儿俏脸大怒见他收起了芳心暗喜不追究道:“我不管你我送你的东西你一定要记得时刻把它带在身边。这一年的大学生活接触好多缤纷啊一些有趣的事情有机会我详细告诉你好吗。”

    华先生苦笑他注定要成为这女子的倾销对象其实不是他想听而是她想讲找不到听众只好自己充数。不过他并不觉得苦只是多一件体验体会人间更多欢乐他对蓝月儿的关心爱护也使他无法拒绝。

    他生性是个心软的人。

    蓝月儿俏然起立他陪她站起正想劝蓝月儿离去此时门口光线变化然后微微一亮轻盈脚步声。门口走进一个千娇百媚美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