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五章 幻变

第五章 幻变

    第二部第五章幻变白颜**一声伏在华星身上像驯服的猫华星抚摸她柔软秀、香肩感受他贴在她身上玲珑弹跳力的**心想只有她永远伴着自己了。

    白颜道:“哦。我忘了我准备有东西给你。”

    华星道:“什么?”

    白颜道:“我拿给你。”

    华星放开白颜。

    白颜从厨房里托着一个盘子出来上面是一些血肉做成的心样子好看香味四逸。华星成僵尸王后在天涯和毛教授指下经过自己悟性修炼逐渐可不以血为生。一两个月吸一次血不成什么问题甚至能吃一些人类的食物当然吸血仍是补充他能量的途径之一已没那么重要也不是主要途径而且人类的血液补充能量有限。在于他有等若无。

    为了白颜偶尔他会把血当汽水喝白颜修炼大有精进一定时期才需要喝血因此生活更简便。尸鬼阵事了毛教授布阵作法替白颜解除白天的恐惧如今她白天都可以出去不过她一般很少出去喜欢待在家里等华星回来。偶尔华星会同她一起出去逛夜市到一些美丽风景区游玩两人别无他求。

    在白颜来只要华星累了时记得回到家里让她照顾便心满意足。

    华星拿起一个尝了尝微笑道:“很好吃完全没有血腥你手艺愈来愈精进。”

    白颜得她赞扬芳心大喜道:“那你多吃啊!”

    华星道:“你也吃别忘记自己。毕竟这是你辛劳的汗水啊。”

    两人心心相印话语中温柔含亲切无须任何造作人伦之乐尽处也不过如此吧。华星吃食了一些道:“可能我又有事要出去了。”

    白颜现出一个不情愿神色旋恢复平静道:“去就去吧反正都惯了。”

    华星瞧着她道:“不过这次应该不会很久。”接着将今天的奇遇出来包括蓝月儿回来被那两个奇异人物跟踪那妩媚女子。每当这时候白颜便会静静聆听华星从外给她带来的世界奇异多姿多彩她将这种聆听当作一种享受并无丝毫不耐。华星不瞒她他知道白颜的接受能力比得上世界任何奇女子她不会因一些惊险而恐惧镜头为华星担心津津有味因为她知道华星无所不能是不死的。

    白颜奇异道:“那妩媚女子是谁?”

    华星道:“我也不知道她她自己叫虞美。我想没那么简单她显然知道我华星的身份才来的而且这也最难以解释。她的那件事我早听是有些古怪因此我想趁此机会查个明白。”

    白颜轻柔枕在他怀内俏脸仰望道:“怕人家是慕你名而来的。你啊生得那么俊俏又那么优秀心把天下女子都迷得神魂颠倒。你出去办事多留意冒险过程怕碰上美丽女子不少吧?”

    华星故意板起脸道:“你星哥我会是这样的人吗?哥哥是坐怀不乱的君子呢!”

    白颜娇笑得花枝乱颤起来青春活力的弹性肌肤摩擦得华星亦有怦然大感吃不消他们平常就这样亲切亲昵因此没有一丝人的男女之欲也少矫虚伪作感情和心灵毫无隔阂交流、融合。两人感到这样才表示人的亲爱。白颜道:“怕不是你勾引别人而是别人情不自禁爱上你那怎么办?”

    华星神情黯然他最怕是这样情况他冒险生活遇到各色奇女子不少他都心翼翼交流时刻警惕却仍不免惹来一些感情纠缠。有的他可以逢场作戏有的却伤了人家女子的心负债累累这是他所不愿的。他自己不老不死不可能和世间任何一个女子生关系便如神与人相恋一般最终悲剧结果收场。纵使他千情万愿对女子有好感也狠心离开她与其让悲哀长存不如短暂痛苦结束。

    华星吸一口气语气冷静道:“我怎会如此不知轻重当初我选择离开夏洁和林玲她们便是为防止此类事生。趁大家感情未深情愫未种之际及早退出可以免双方伤心。今后也不去惹感情债。”

    白颜玉手不由自主环在他腰间目露柔情却无办法替他分忧她不介意华星再有别的女子但她知道华星是多情而心软的人叫他打架可以在男女一事上他实在是最脆弱的。

    因此这类事是不能避免的。

    两人拥抱一会互相感受对方心跳深情、对自己的依恋一时静静无语。

    这时敲门声响。

    那声音纤细而有节奏像麻雀啄米白颜娇媚一笑横了华星一眼道:“你的月儿来了。”

    华星苦笑道:“她来总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蓝月儿娇柔声音响起道:“华星哥星哥!颜姐姐!我是月儿啊!快开门。”

    华星想起来白颜先他一步道:“让我来!”

    “吱呀!”一声门打开露出蓝月儿美丽俏脸。

    蓝月儿看见白颜惊喜道:“白颜姐!”

    白颜含笑望着她这妮子年方二十迷死人身材眉清目秀那一湖清水闪澈动人一副无事不好奇神色完全可与夏洁王林玲这样美女媲美。两年不见夏洁会是变成什么样呢?这是华星看到蓝月儿时内心想法。

    白颜叫她进来坐这美女吐了吐舌头道:“我爸爸妈妈请华星哥到我家吃饭白颜姐一起去好吗?”

    白颜未回答那边华星已道:“我不去了。我吃过了。”

    蓝月儿脸色一变央求道:“我爸爸妈妈请你去的他们我刚回来开了一个晚宴要邀请你们一起去。”

    华星平静道:“我刚吃过饭告诉伯父伯母谢谢他们好意。”

    蓝月儿大是着急求助望着白颜白颜心生怜爱微微一笑回头道:“你就去一趟吧看月儿亲自过来了月儿一个学期才回来一次呢!而且蓝伯父伯母都在你不去怎么都不过。”

    华星抬起头沉吟片响道:“那好吧。”

    蓝月儿高兴道:“颜姐姐一起去啊!”

    白颜伸出纤纤葱指了她娇巧鼻尖微笑道:“你请的主儿怕不是我吧?不过谢谢月儿好意白姐姐不去了。”

    蓝月儿俏脸一阵羞红。

    华星知道白颜不宜吃食太多自己能够应付便不要拉她下水忙帮她解围与蓝月儿一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