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六章 晚宴

第六章 晚宴

    蓝月大厦是蓝月儿父亲蓝先河亲自请人建造的夫妇两人平生无子仅有一女蓝月儿对她爱得不得了当作掌中宝。两位老人和气慈祥生平无大愿望只希望女儿蓝月儿一生幸福平安便心满意足。这座蓝月大厦取自蓝月儿之名希望蓝月儿能找到照顾她一生的人将它送予两人做嫁妆也了老人牵挂再无遗憾。

    华星是两年前到这里的这座大厦本来除了亲朋好友也不出租的华星巧合之下与蓝家认识蓝伯父邀请他们住下。华星浪迹天涯没什么但要安置白颜况且也无去处便答应下来坚持要交房租。两年来蓝家当他们是自己人一般他们也当蓝家是他们的家。

    华星随蓝月儿到她家她父母亲已准备好一切正等待他到来华星进入门口怪不好意思的。他来蓝家不是第一次蓝伯父伯母对他很好此时气氛让他觉得有些不自然。

    华星向蓝伯父蓝伯母问好在蓝伯母催促下坐在蓝月儿旁边。

    蓝伯父道:“你妹妹颜儿不来吗?她很少出家门应该多走走的。”

    华星答道:“颜儿她一个人在屋子不习惯外出我也不好勉强。”

    蓝伯父缓缓道:“这怎么行以后月儿多陪陪她带她四处走走来那么久了还像个闺女害羞。女孩儿家也要接触外面世界啊!”

    华星对这慈祥父辈般关怀只好头道是连反驳勇气都欠奉蓝月儿在旁看他一副被父亲训的滑稽模样暗暗窃笑。

    蓝伯母责道:“那么多干嘛!星儿月儿都饿了吧快吃东西。”

    晚宴开始。

    蓝伯母爱女心切一边夹菜予蓝月儿一劝她多吃并没有冷淡华星佳肴主要向蓝月儿同时也向华星碗里聚集。华星暗暗叫苦看来今晚想吃少也不行。他已不怕一般食物但吃食太多也没有什么好处盛情难却下他只好施个拖字诀一碗饭吃个十年八月时而不忘食物向蓝月儿阵地转移关怀蓝月儿。引开话题把蓝伯父扯到那边去。

    华星道:“蓝伯父伯母何须那么客气我们都算自己人了这样华星有担当不起。”

    蓝伯母道:“就是自己人你还跟蓝伯母客气。”

    蓝伯父也道:“月儿和星儿难得回来一次今天一起回来也算是缘分。大家聚餐蓝伯父高兴还来不及。”

    华星苦笑看来这次逃不了了。

    过一会蓝伯母道:“星儿那么瘦在外奔波一定很辛苦吧多吃补充身体营养。”

    华星心道他吃食再多也不会肥不过十分感激这两位长辈对他的关心要知他从没有父母更少人关心而蓝伯父伯母给了他生命中所缺少的这使他十分珍惜。

    华星连忙道:“谢谢伯父伯母关心我们兄妹俩打扰蓝月大厦多时也很不安颜儿还要伯父伯母照顾实在过意不去。”

    蓝伯父两眼一瞪道:“这是什么话你愈愈见外了你们两兄妹就算在蓝月大厦住一辈子我们只有高兴而无不欢。况且月儿多一位像你们这样的朋友我也放心了。”

    蓝月儿不依道:“爸爸!”

    蓝伯父瞧女儿一眼哈哈一笑然后打量一下华星道:“星儿并没变多少想当年星儿不顾自身安危救下月儿我们便感激不已。要不是有星儿怕今天我们也不能一家人在此谈天笑。星儿啊——”

    华星截止他道:“别这样我只尽自己本分做人当时并没想到什么。蓝伯父不要放在心上月儿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蓝伯父不知是酒醉饭饱还是怎么醉眼迷红道:“月儿一生找到你这样的人照顾她我也放心了。”

    华星一怔旁边蓝月儿不知想到什么俏脸微微一红低下头吃饭。

    华星安慰道:“我将月儿当作自己妹妹蓝伯父放心吧就算你不我也会照顾她的。”

    蓝伯父伯母大是高兴晚宴在欢喜氛围中进行。

    华星怕惹起老人伤怀感情忙劝大家一起吃饭自己勉为其难吃了有史以来最伟大杰作。

    蓝伯父伯母不知是高兴还是怎么频繁劝两个年轻人多吃自己反而吃得少华星不得已下只好顺水推舟多多关怀自己认的“妹妹”。蓝月儿今晚十分乖在父母面前竟没再撒娇偶尔抬头看了一两眼华星低头吃饭秀眸闪过一丝奇异神色。

    晚宴过后大家聊了一下无非是华星和蓝月儿两位年轻人近况华星含糊过去蓝月儿则与蓝伯母痴缠喋喋不休着有趣事儿时而出“嗤嗤”笑声。

    华星见蓝月儿女儿情态愈爱怜自己这位妹妹。

    华星回家蓝月儿送他拉着他袖子到郊区花园。

    两人走在一片碧绿草地绿草柔软白色路灯辉芒淡淡传来映着两人脸孔愈显苍白。

    两人缓缓向外走去离蓝月大厦更远了。

    蓝月儿今晚特别安静不知是夜给她的感染还是什么原因与华星并肩走着并不话。华星望向被城市光映得有些迷茫而闪烁的郊区远处夜风迎面吹来清凉扑在两人身上脸上那种舒适惬意更甚了差不想动。

    走过了草地蓝月儿终于开口道:“我到大学里学到很多东西呢接触许多缤纷事情结交一些朋友。他们都是极优秀的。”

    华星头不语。

    蓝月儿又道:“大学校园与以前有很大不同生活也好很多想起以前那一副忙碌情景如何可笑。如今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干自己所喜欢的事了……哦喂!”望一眼华星“你到底有没有听着人家得口唇都干了。”

    华星正望向远处光芒网络组成的一个奇异图形里面仿佛包含一些神秘夜的凉风天的浮云舒服得只觉与天地万物合为一体再无分彼此。方感觉天是如此高地是如此辽阔遥远飘渺无尽如无尽无穷海浪力量一般永远没有尽头。天地的永恒是什么呢?什么力量最伟大?

    蓝月儿唤了数次他才清醒过来蓝月儿娇嗔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我什么静静呆人家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吗?”

    华星愕道:“什么?什么?你什么?”

    蓝月儿大嗔道:“人家什么话你都不听人家刚才我在大学结识两位新姐姐她们很漂亮的知道很多东西。”

    华星漫不经意道:“哦那你多请教她们结识更多人增长更多见识。”

    蓝月儿天真道:“是啊。她们知道很多东西哩比如灵异那东西世界真的有她们认识一些有奇异能力的人。她们还有一位年轻的朋友长得十分俊俏的那个男子对她们还十分关心呢。”

    华星道:“是吗?那有机会我要认识。”

    这时她们走到清纯河河水潺潺而流月光如水世间的水只有这条河最清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