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七章 夜话

第七章 夜话

    月色光芒映在蓝月儿俏脸她与月色联为一体夜里衣袂飘飘像某个人的影子勾起华星记忆深处些事。

    蓝月儿道:“到美女你就关心了人家什么你都不在乎。”

    华星苦笑道:“我是那男子并不是要认识你的什么漂亮姐姐那么激动干嘛。”

    蓝月儿横她一眼“嗤嗤”一笑道:“不和你计较算人家误会你了。”

    华星拿这妮子没办法抬望天缓缓迎河而行。

    华星问道:“那位男子呢?”

    蓝月儿学他抬头仰望道:“后来他离开了她们?”

    华星奇道:“她们不是很漂亮而很优秀吗?他为什么离开他们。”

    蓝月儿脸上微有怒色道:“那男子笨哩。有这么好的人儿不要什么浪迹天涯不辞而别偏是两位姐姐都没有怪他。真想好好揍他一顿。”

    华星想起自己要自己处这么一个境地也会选择离开她们便默然不语。有同情那俊俏男子道:“或许他有迫不得已苦衷呢。”

    蓝月儿道:“他有什么苦衷都不能不告而别啊!至少要跟别人清楚哼!分明在逃避。”华星忽然感觉有寒冷蓝月儿柔顺乖巧在感情上却是如此执着。

    华星凉了一会儿河边风道:“很晚你该回去了。我也要回去不知颜妹睡了没有。”

    蓝月儿不悦道:“每次都是到一半你就便要回去那么扫兴人家全无睡意颜姐姐早睡着哩。”

    华星想了想道:“你坐车一天不累吗?以前你都很想好好休息的啊?”

    蓝月儿道:“不人家要跟你在一起。很久没有陪人家了想找个人聊天都不行你知道今天人家十分高兴吗。”

    华星苦笑道:“我怎么知道高兴的原因很多比如今天放假了见到爸爸妈妈你很高兴比如你今天做了一件如意事现在还令你感到自豪又比如你整蛊了我看到我倒霉样呗。”

    蓝月儿“噗嗤”娇笑嗔道:“笨蛋一都猜不到。跟你话十分有趣学校那些家伙只会趋炎附和没有真情实意。”

    华星潇洒耸了耸肩摊手道:“你不累我倒累了。我要回去免得你父母担心。”

    蓝月儿忍不住道:“难道颜姐姐没有你便睡不着吗?”

    河水清澈映照两人脸庞如月一般轻柔。

    华星皱眉道:“月儿……”

    蓝月儿道:“人家跟你一起爸爸妈妈不知多么放心。你是赶着回去哄颜姐姐睡觉吧平常你们以兄妹相称但谁不知道你们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兄妹住在一起……”

    华星道:“月儿!”

    蓝月儿美目一红不自持道:“你们一个姓华一个姓白瞎子都能猜到你们是编造出来的为何要骗我。”

    华星为之哑口无言当初他并没想过这问题以为在蓝月大厦只是住一段日子没想到一住就稳定下来而且那么久。两人身份始终没有明确过。外人只在他们口中以兄妹相称认为他们是义结兄妹大多数人都知道那只是一个亲昵的称呼至于事实是什么谁知道别人内心想法。

    华星想到这里寂静无言道:“月儿我送你回去不要胡思乱想了。今晚做个好梦。”

    蓝月儿很不情愿但不敢不听华星的话让他送回家。

    华星吸了一口气向自己所在三楼走去。

    蓝月儿的话让他重新思考与白颜的关系。

    两年来两人虽是同居一室但他们没有做过半逾越的行为华星对白颜无微不至关怀白颜也以他为夫君照顾。两人无论如何亲密亲切皆以一种然心态处之他们是否应该改变这种状况呢?他们能永远这样下去吗?或许那只是自欺欺人。

    如蓝月儿的他们都是互相关爱对方的。

    他开门进去大厅里台灯开着白颜一袭素白衣裳身躯伏在沙沉沉睡去神态宁静安详。像是等待他回来玲珑曲线的**呈现华星升起一种感动轻轻走过去关了台灯慢慢抱起她娇躯往她房间走去。

    他把白颜放在她雪白床上帮她盖好被子再深深打量一下她娇嫩俏脸一缕秀散在她长长睫毛使她看起来更美丽。如她笑着时眸内闪的透明纯洁。

    华星暗叹白颜是一个好女孩上天让她做了僵尸究竟是对是错呢?正想离去一只手抓住他的手温暖柔软华星回过身白颜明亮动人俏目凝望他华星道:“吵醒你了!”

    白颜摇头:“我一直在等你并没有睡着怎么那么晚回来。”

    华星道:“月儿这妮子纠缠你知道这妮子的不能那么快。”

    白颜目内闪过一丝奇异之色沉吟片响道:“你没有现月儿对你是另一种情感?”

    华星剑眉蹙道:“什么?”

    白颜微坐起来一手托着使她浮突有致娇躯加倍强调娇笑道:“难道你没现吗?月儿已经长大了她不再是那个仰慕你的女孩。一个女孩的情绪而带有她有自己的追求”

    华星思索道:“不会吧我不想伤害她。她是如此可爱你睡吧我要回去思考些事情。”

    白颜拉着他的手不肯放开美眸凝望他月光一般柔软射在他身上华星升起一种奇异情感照例低下头亲在她红润香唇。

    一种柔和温暖感觉。

    唇分。

    华星放开道:“很夜了睡吧!”

    转身离开白颜丝毫没有放他离开这里的意思一只玉手紧紧抓着他怕他逃走美目射出一股灼热而炽烈的神情深进入他内心华星接触她目光心神一震。手中握着白颜玉手传来阵阵炽热白颜对他的缠绵爱恋。自己对她的情意也海潮般一波一波通过掌心传过去。

    一阵汹涌。

    手中一紧白颜拉着他往她床上倒去。

    华星强健身躯倒在白颜柔软娇躯。

    身体毫无隔阂压着白颜娇躯感受她的玲珑起伏每一下呼吸而来的微微颤抖呵气如兰。幽幽女性香气盈溢鼻端华星涌起男性最原始一种冲动。

    娇柔女体阵阵美好感觉电流传来。

    隔了一层薄薄被子依然能感觉对方身躯每一下细微颤动双方心灵深处的呼唤白颜**一声伸出玉臂环绕华星脖颈。螓凑近贴在华星结实宽肩秀散乱披在华星头上、脸上、身体散淡淡香气。

    华星体内一阵灼热双手不由自主反搂白颜柔软丰满娇躯在她身上游动幽香袭鼻探手扶住白颜香肩口舌开始寻她樱唇痛吻起来。

    白颜**连声似乎不堪摘娇躯软倒华星怀内。香舌热烈回应身体、唇舌的蠕动、摩擦不断刺激华星男性的冲动。

    华星一股灼热下体内传来身体与身体接触触他压抑已久的感**火飙升探手进被子白颜丰满诱人的**阵阵蚀骨**感觉。透过手心激活他每一根神经。

    白颜**气喘吁吁搂着华星蜂腰星眸半开半闭凝望华星眼前这个她无限依恋的男子她愿意把一切都交给他。她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她每一下呻吟都催动华星体内漏*每一下都代表对华星的无限爱恋。

    华星掀开被子单薄衣裳下白颜**若隐若现不再顾忌上下其手对白颜展开全面抚摸、揉捏白颜出一下下神摇魄荡呻吟。

    男女间漏*充斥彼此身体、心灵扩充屋子。

    华星手停在白颜敞开雪白深深胸口亲了她一下抬离头凝望体下衣裳凌乱动人美人儿咬着她耳珠轻声道:“你决定了吗?”

    白颜媚眼如丝俏脸潮红显是情动之极瞥了华星一眼羞涩低头道:“嗯!我爱你!星。占有我吧。”

    这句无疑是最大催情剂华星深心涌起一股对白颜的爱意立即进入白颜从未有人侵入的禁地全面进犯白颜娇躯。白颜**偶尔出一两下抵挡却无意义。

    两个完美身躯终于完全展现在对方眼内。

    两人身体毫无隔阂接触。

    两个躯体融合一起白颜热烈回应华星强烈而富有男子气息的冲击将两人送上灵与欲的高峰享受人间最高级的欢乐畅游巫山。彼此的爱恋通过交合处一一滴传给对方交流、融洽自有人类以来便存在的天性使白颜放弃任何女性矜持竭力迎合华星。

    屋内满是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