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八章 爱之能量

第八章 爱之能量

    华星卓立窗前伟傲笔挺身躯似蕴含无数能量予人随时爆的可能性月色如水透过玻璃洒在他完美洁白身上。落在白颜雪白娇躯洒在她散笑意俏脸。

    她的娇躯雪白无暇如她的心灵一般完全呈现华星眼下致他也不忍使她有任何一丝损坏。被子内的躯体玲珑起伏予人诱惑那里包含人间最动人的东西。

    华星回忆刚才与她融合的那种舒适、甜蜜、欢乐。

    幸福感觉流遍全身。

    那是非任何笔墨所能形容的。

    他仰望空思索着蓦然一股奇异之极能量从他内心深处汹涌而出那股能量庞大无伦宛如熔岩火山喷般欲冲破他身体到达任何一处。

    瞬息充斥他身躯。

    他的眼睛不知不觉中变红反映人间所有事物。

    那种奇异能量穿透他的身心。

    华星心中一震大懔那种情况他有过在天涯给他喝血幻变成僵尸王时他曾有一股汹涌无穷无尽的能量冲体而出。那能量使他修为上一个阶段。如今又出现了那是因何呢?他不禁想起天涯对他过的话天涯世间最伟大的两种力量是爱与恨恨愈深而爱愈深两者相辅相成各擅其长合而为一便获得无穷无尽力量。两者得其一也会使能力攀升至极致恨者携有畸形容易导人诱入歧途因此世间多有遗弃也未知其能量自何而来。爱却是许多人追求的境界。那里带有欢乐、甜蜜、光明一面单是这站在那个角度都使人爱不释手爱恨两者合一的情况从未有过。大多数人以为爱即**上或心灵之爱心灵之交至为重要殊不知两者偏颇皆不得窥。刚才他与白颜两人冲上灵欲高峰时他忽然感觉忘记了自我有我与忘我同存就像宇宙飘渺无尽与天地合为一体一般盈溢无穷能量。两人心灵籍**的交接一刹那间毫无隔阂融合、交流双方把自己的爱恋、情意完全传达给对方!

    爱能在双方以最诚挚的方式表现出来时方能激。

    华星闭上双目如透视般准确把握到体内能量流动状况深深吸口气平静将体内汹涌能量融合缓缓化为身体一部分。

    当他睁开眼躯体一片溶和温暖大别往日白颜娇媚身躯躺在床上宁静安详做着最甜蜜的美梦。他爬到床上抱着白颜柔软娇躯把她螓枕在自己胸膛倒头大睡起来。

    第二天华星醒来白颜早起床了。他打量一下床上被褥有他们昨晚留下痕迹凌乱不堪像经过一场大战。华星暗笑一下穿衣起来白颜捧一盘糕走进来道:“你醒了!”

    华星道:“是的。”抬头白颜身着洁白睡衣身上浮突有致曼妙透明华星蠢蠢欲动想起昨晚荒唐不由落到她挺耸丰乳。白颜似知道他内心想什么嗔怪一声俏脸一红垂下螓。

    华星涌起一种奇异感觉或者人间家庭之乐便是如此白颜捧糕过来两人在中央的一张便桌上进“早餐”。

    华星吃了几块便停下手凝望白颜白颜一边吃一边嗔道:“你这样看着人家干嘛快吃啊!”

    华星笑道:“我没想到我的颜儿做糕这么好吃……你的糕越来越甜了。”

    白颜横他妩媚一眼道:“是你嘴巴越来越甜哩。”

    华星心怀大畅道:“哦是吗?我不觉得让我尝尝。嗯!是否如颜儿所!”探手一抓抓在白颜香肩上白颜娇躯立即向他怀内倒去。白颜娇呼来不及反抗。

    一声**华星的吻已落在她朱唇昨晚一役白颜变得特敏感华星搂上她纤腰娇躯一软倒在华星怀内。任凭他肆意侵占。

    华星一股灼热升起不住在白颜身上活动同时向她下体进军白颜气喘吁吁连反抗一丝毫能力都没有。

    华星知道这顿早餐不能完整吃好了搂着白颜娇躯向床上走去。

    华星回到独家侦探所。

    与往常一样来往人不多只是蓝月儿这美女不时冲入人流中寻华星晦气华星又好气又好笑偏没办法

    华星侦探所不办理一般案子就算报酬多大他同意才接几天来比较悠闲。郊区附近的人找他帮忙解决不到三十秒华星不好拒绝他们。两桩案子颇花费他心思一桩是银行抢劫案。生一月多余警方查不出全无线索拖了一个月后最终来找华星华星到现场观察一番。利用他过人通灵双目留迹追寻再分析银行警方提供给他的材料半个时他指出歹徒窝藏地。三时后警方将罪犯押回来大家惊异无伦。一桩是海船失踪案那只船出海并没遇上风暴驶到海洋中央却突然消失不见监测卫星也失去信号。这是政府方面的人邀请他的华星坐在侦探所便破了这桩案子他根据船只出行时间、天气情况船行的度及其上人员性格推算出船沉没地着那帮家伙去挖船。

    处理完这些事很晚才回家蓝月儿先回去了他才得以如此清静否则要与她纠缠。

    华星回忆今天事情十分有趣也有些蹊跷尤其那只失踪船他感觉一丝奇异。他接触诡异事情何其之多训练而来一种敏感那是没法解释的一种感觉很多事没生便隐隐感应。

    经过一个市华星思索该否买什么东西带回去给白颜蓦然脑海闪过一丝灵光几个阴影闪电掣过。他再次泛起被人跟踪的感觉。

    华星大讶谁那么有心情成天找他晦气。

    与昨天不同这批跟踪的人无论人数、能力都要比昨天胜上一筹看来是不把他截下誓不罢手。华星感觉前面宾馆有一个后面的两扇墙壁角蹲着两个开叉路的路灯数人盯着他最大威胁是隐在他最有可能逃走的公路栏杆外的一棵矮绿树下的人。

    那人若有若无气息低柔武术已臻登峰造极境界。

    那些人确有留下他的实力假如他是一般人的话可惜华星就是叶波。华星奇怪对方如何能集中那么多人才要知跟踪监视他的人任何一个在国际上都能叱咤风云那些人不知是敌是友但肯定的是对方来头必不。

    无论如何他不想与对方相接尤其以目前身份心念动下僵尸灵力延伸开去完全把握对方埋伏人员、地位正缓慢以网状向自己收缩。

    华星身子一跳身形如飞向远栏杆外那个最强的人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