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十一章 失落之父(下)

第十一章 失落之父(下)

    华星和林如雪在一间宁雅幽静餐厅坐下张遥张远立在一旁他们习惯以下人姿态保护姐林如雪也没有勉强他们。

    华星与林如雪面对面华星懒得应酬汽水也不喝了洒然道:“要找什么?出来吧。”

    林如雪并没怪他如此无礼吸了一口汽水缓缓抬起头清澈秀眸凝望他射出一种深刻的感情徐徐道:“我想请你帮我找父亲。”

    华星吃了一惊道:“什么?”

    林如雪目光移往餐厅灯光柔和处轻轻道:“我父亲在半个月前失踪那时跟着他的有一批好手包括张遥张远叔叔都在一转眼间不见连他们都来不及反应。父亲失踪那么久我们四处寻找至今全无踪影。”

    华星大是凛然林震天本身是一等一的好手他手下必不用那两位张遥张远更是天生异相心灵相通拥有凡能力。谁有那么大能力神不知鬼不觉中把林震天掳了去像林震天这种人当然有很多不平凡的敌人与朋友并不足为奇但如果他那么容易对付的这些年来他早被收拾不可能活蹦乱跳。如今却失踪了由林如雪口中事实十分严重。

    华星知道事情非同可不可随便答应沉思道:“之前之后没有什么预兆吗?”

    林如雪像浑身乏力般道:“当时两位张叔叔都在场让他们比较详细。”

    张遥张远两位走近先拱手张遥道:“那时林先生接到一封国际上来的信着他到海边码头接一批货。那批货不是林先生定下的对方显然很清楚林先生那批货有他现在急需的东西并且约定时间地让他到时去取货。”

    “林先生见对方如此熟悉自己而且事情蹊跷已心有防备并不知是福是祸也不得不去因此他带上我们兄弟及一批亲近好手到了码头。”像林震天那样的人如果惧怕对方以后都不用混了华星理解。

    张远接着道:“那天晚上夜黑风高海浪袭袭码头里灯火摇曳诡异惊人。我们等到半夜对方果然来了从海内驶来一只船船里运满东西。因为黑暗我们看不大清楚船上的人黑黑糊糊像披了一层黑衣他们停下船。一个跟林先生商量什么。”

    “事情进展很顺利甚至没生什么争执林先生是跟他们独自谈的因此他们谈话我们一概不知却知道对方没有使诈。”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刮来一阵狂风日月失色海潮汹涌人手里的灯火竟像有一只手在扯着似的不由自主地抛跌。一瞬间整个码头陷入异样恐怖黑暗内。”

    张遥道:“我们感应到一丝不妙忙移到林先生旁边人心惶惶也在这时一阵呼啸浪潮狂卷猛吹起一阵雾风。那雾是如此之大人眼睛睁不开对面看不见大家都只能顾着自己站稳不使己被风刮去。”

    “风停后雾散去我们一看林先生已然不见那只黑船也不知到那里了。黑夜里海洋黑茫茫一片像什么也没生一样我们四处寻找不见林先生踪影。事后我们动员所有力量全世界范围搜索一无所获。”

    林如雪补充道:“我们多方寻找不到后才想起华星先生华星先生近席位年来经历怪异之事不可计数声名鹊起如日中天。今次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们恳请华先生能帮忙。”秀目一红显是担心父亲。

    华星沉吟片响苦笑道:“你太相信我了吧这样的怪事我也没见过你怎知道我一定能找到你父亲。”

    林如雪垂道:“华先生从未有一件事是做不到的本来我也没抱多大希望但华先生给了我希望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的。”

    华星暗头体会到林如雪对乃父的担忧这美丽女子外表坚强实内心如焚恨不得立刻动身找到父亲以致话声音都有颤抖。华星不忍拒绝她安慰道:“我先看过再好吗?而且我还有些事要处理。”

    林如雪喜道:“你答应了。”

    华星诚恳道:“我只尽力去帮忙至于能否找到你父亲我没有十足十把握也不保证。”

    林如雪俏脸像乌云被破开云层露出一丝明媚微笑道:“只要你答应便行了如果你都找不到那这个世上怕没有人能找得到了。”言罢黯然垂。

    华星感受她的悲哀却无法安慰道:“那我们走吧!”

    张遥张远愕然道:“去那里?”

    华星笑骂道:“当然去那个码头。”

    林如雪道:“今天那么晚了不如明天吧。而且华先生今天一定很累了。”

    华星深深凝望进她眸内柔声道:“过了今天找回令尊的可能性便少一分。”

    林如雪美目射出感激神情避开螓。

    华星洒然道:“不过在走之前我要打个电话。”掏出电话拨通白颜电话道:“喂!白颜吗我是星。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你自己吃好东西睡吧别等我我有些事要办。”

    那边白颜柔声道:“好的星!不用担心我。你放心去办自己的事吧。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会等你。”

    华星道了声晚安便与林如雪一起向外走去。帐单早有人后面替他们结了。

    到餐厅外两部精致之极车在等候华星随林如雪走到其中一部华星道:“你们不用跟着我我不喜欢别人前呼后拥地跟着的。”

    张遥张远面有难色林如雪转身道:“张叔你们不必跟着的。”

    张遥担忧道:“姐……”关乎到林如雪安危张远也不放松对他们来林震天走后他们便要时刻保卫这位大姐的安危否则怎向林震天交代。

    林如雪柔声道:“跟华先生一起不会有危险的再如果他要对我不利今天早做了我们也无法阻止。”两位老者犹豫片响才施礼离去。

    华星坐在柔软位子清凉舒适不由感叹林如雪的善解人意林如雪坐到车位开动动机车子一声长啸箭般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