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十二章 黑暗之渊

第十二章 黑暗之渊

    半个时后华星和林如雪的车子停在那个码头天已入黑海风袭袭带着海的异味和潮湿进入人身体竟仿佛侵入皮肤。微泛寒意。

    乌灯黑火不知是这里曾生过异事还是林氏集团将其封锁起来人影零落华星和林如雪到时登变成两个人走进这黑暗之渊。华星领先林如雪是非凡女子但乃父曾在这里失踪心头上影响挥之不去娇躯仍不禁微微颤抖。华星感应到她的恐惧向她注深深一眼林如雪不由靠近他。勇气倍增。

    码头很大天色黑暗但华星僵尸眼一看立刻一览无遗半丁蛛丝马迹休想瞒过他眼睛。他现这里宽广四处很少人应该是偏僻港湾奇怪的是除了空阔宽敞无一物外他竟现不了什么。

    平时他探案只要有一丝气味或痕迹纵使过了数月经他灵敏鼻子和僵尸红眼都能循迹追踪无一能逃避。这里当然有慌乱的足迹那都是风雾来时人心惶惶留下的对于他没有丝毫意义他还可以看出那些人惶恐逃向的方向方而林震天的足迹止于伸出的桥头。

    华星皱眉。

    林如雪关心道:“现什么吗?”

    华星沉静道:“令尊的足迹并没出过码头如果凭空消失他只有两条途径一个是在天上另一个是从水里。”

    林如雪奇怪道:“什么天上?水里?”

    华星头道:“嗯!”抬步向延伸海上的钢桥走去海水黑亮波光粼粼予人一股诡谲之感林如雪战战兢兢紧跟他身后走到这条他父亲曾经失踪的桥上。

    华星走到桥尽头迎风而立远眺遥渺无尽大海那里辽阔无边不知隐藏人间多少不知秘密及神秘。林如雪看到那前面男子卓尔不凡笔挺伟傲芳心一颤她遇见过的优秀男子不计其数但没有让她真正动心的可这个相识不到一天的年轻男子却予她与众不同的感觉他似乎智慧和永远不会被击败。他们数次围攻都失败他如这大海一样深藏无尽蕴含无限神秘。

    华星缓缓回过头目光下望道:“当时那只船有多大?”

    林如雪回道:“听张叔叔那船约有数十米长十多米宽黑夜里看不清楚吨位至少达八千吨以上。”

    华星一震道:“那船怎么能驶入这里。”

    见林如雪愕然道:“这里水位没有十数米深又没有海潮相助驶一只大船进来极端危险你张叔那船驶进时十分悠然像没什么困难于理不合。”

    林如雪蹙眉道:“你怎么知道水位没有十数米深?”

    华星知道漏嘴当然不会告诉她他能看到水底道:“我是根据浪潮及观察得来刚才我投一颗石子进去水位深浅和反应都会不同的。”

    林如雪半信半疑道:“那船是怎么进来的?”

    华星道:“这就奇怪了……”一阵风刮来海面忽然咆哮浪潮掀翻异啸阵阵天地像忽然变了颜色黑暗深沉人与人之间什么都看不见伴随狂风湿气。

    华星疾道:“心!”掠到她面前林如雪俏脸失色娇躯摇晃幸好她站在华星后面且在极附近华星迅至她面前时挡去大部分风雨。

    黑暗里风雾继续异啸不停普通人定吓得面无人色被纸片般刮到大海林如雪这样的非凡女子都看不见华星内心涌起一股莫名恐惧。

    黑暗中华星手伸到她面前让她纤纤玉手握上华星稳然傲立衣袂飘飘目光平静沉冷望向前方淡淡红芒他身旁泛起僵尸能量自然而然护体。迎风不动。

    他清晰看到大海中不远处一阵急旋风势不息四周海浪陡然猛卷向中央聚集海中缓缓升起一个旋涡。那些浪涛就是从旋涡卷过来的。

    那旋涡出一阵狂涛借风飞过即化成碎扑满整个码头铺天盖地水借风势这是雾风的形成。此刻异常凶猛狂刮向华星位置锐啸连连。华星躯干微微一挺淡红上迎风雨血红相接“咝!”碎雨破散向四方飘去。

    “嗖!”另一阵雾风华星在林如雪目不能视情形下趁机化出一道红刀直飞过去半空把雾风破散几阵雾风冲击。碰撞不断风雨被华星一一无声无息消弭。

    那旋涡一声咆哮向整个码头卷来其势威猛无俦挟狂风暴雨排山倒海华星双眉上扬屹立不动宛若天神。护体能量不断增强双目如电毫不惊惧那旋涡幸好林如雪看不见否则不吓得她惊骇欲绝她感到身前男子一丝毫不惊怕。

    “蓬!”气劲交击一声巨响风雨消失无踪华星身躯亦动了动那旋涡中有一种冰寒若刀虽然他破去了风雨那冰刀从中穿过带一股寒意。他微受影响华星凛然到底是什么东西竟会是这样?

    风雨中夹一个奇异声音像受了伤哀号远去丝丝入耳风雾徐徐散去。

    海面蒙蒙胧恢复原样水底生物与远处灯火摇曳如什么都没生林如雪出了一身冷汗颤声道:“那是什么?如此厉害!”

    华星看那声音消失方向语声平静道:“或许是自然现象或许不是人。”

    林如雪愕然望着他华星转过身放开她的手道:“我们走吧这里不适合你。”

    林如雪记起他握着自己玉手又有失望随着他去了。

    华星本想回家被林如雪邀请到她家去意思是让他多了解林家以便寻找林震天。

    林家宽敞一幢别墅型楼房前有游泳池后有花园设备一应俱全华星进去时还注意到里面每一样东西布置极讲究各处设监视器外人要在不知不觉情况下混进来可能性不比进入美国五角大楼多几分。

    林如雪领华星到他们父女居住楼层饶过一条走廊林如雪前面衣裳飘扬这时华灯初上映出她绮丽无限妩媚躯体优美动人。他们到一个大厅十分精致沙前墙壁挂有三幅画一幅是朴素山水画年代属久远山水寥寥数画却玲珑毕现临江有数人那些人皆状态悠闲。第二幅是宽阔大海雾霭渺渺浩瀚无尽中央细细迷迷有些什么近处看时那海水竟能流动起来天地也似乎活了宽阔辽远怪异之极。第三幅是一个人物像但不十分像人与其她是人倒不如是一个塑像那里雕的一个像东方人又带西方人特征的女性优美典雅纵在图画内亦让人感觉她贤淑神圣。华星这么见多识广的人不出那女子到底何方神圣。

    林如雪见他目光定在那个塑像般图画上道:“这幅画是我父亲专请人画的。”

    华星惊讶道:“这人画技岂非十分了得竟能画得如此活灵活现。”

    林如雪微笑道:“华先生对画必非常有研究不过你见过实物怕会更惊异。”

    华星暗道我对画一窍不通只是觉得那个好看那个让人舒适要他当堂出丑这时林如雪带他走到另一间简洁房子。

    (前几天因为有些事不能天天更新谢谢读者们支持!无赖感谢!从今天起本星期尽量天天更新过后几天开学了很多事要办。尽力持续更新!希望大家一如既往支持!多多收藏!~无赖字)

    本来认真码字的突然接到通知几个同学也回来了少不得聚一餐。而且从中知道今天是鬼节偶是僵尸不过十分注重这个节日的毕竟是灵异中人颇有相同。喝醉了回来无法码字头脑晕晕更新不了望谅。明天吧——无赖26日晚上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