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十四章 异种人<一>

第十四章 异种人<一>

    第二部第十四章异种人<一>华星回到独家侦探所心中想过了今天侦探所恐怕要关门大吉了遇上林震天这等大案那有闲情去干别的事。还有那神秘不知真假的“丈夫失踪案”够他忙一段日子。不知是否巧合非偏非倚两件案子同一时间找上他两者有某种相似均是失踪案又有些相异一个是失落父亲一个是失踪丈夫。两者是否有某种相联?

    华星这样想着打开门一个蓝色身影从门旁闪出来奔到他面前华星差吓一跳看着一脸喜悦的蓝月儿怒道:“你想吓死人吗?”

    蓝月儿向他吐了吐舌头道:“能吓到你才怪!”

    华星不与她计较瞪了她一眼便走进去弄好平常布置中间一个正位坐下异道:“你这时应该赖在被窝里不肯起床才是怎么今天起那么早?”

    蓝月儿俏脸微红啐了一口道:“口不择言人家什么时候赖床过了你自己羞不羞你见过吗?人家专程来看看你的工作你来两年多了人家还不知道你具体做什么工作呢?”

    华星淡然道:“我做什么工作你不必知道而且你以前是从不过问的为何此次那么感兴趣?”

    蓝月儿认真道:“是啊!以前人家问了你也不回答这令我十分好奇决定假期赖在你这里不走了。你去那里人家便跟到那里与你一起工作。”

    华星差跳起来这样岂非糟糕之极他有许多事要做帮虞美寻找神秘的“老公”林如雪失落的父亲这些都是诡异危险之极的事有许多不可预料的变化若带一个女孩在旁他如何能够放手去做。这可不是好玩的他虽是僵尸有起危险来不一定能保障蓝月儿的安全而蓝伯父伯母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倘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怎么向他们交代。华星大感头痛他知道蓝月儿的性格一旦决定的事是很难改变的。

    心中奇怪蓝月儿以往不理会他的工作虽然感兴趣被自己数次胡乱闪烁搪塞或义正词严的斥责便不再追问下去。此次她似乎下了决心坚定不动摇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蓝月儿的确变很多她进大学回来后整个人成熟了无论从生理上和心理上华星很难再将她当作两年前的女孩看待。他自己是僵尸年龄是不变的因此以一样观念看人实际上蓝月儿这等少女每天都在急促变化中只是他不注意罢。她此一假期回来特别痴缠他与以往不同那时她当他大哥哥一样崇敬、亲切没有多余奢想此次除了亲切外华星隐隐感觉多了一种什么那是不同亲情的。至少像现在蓝月儿赖着不走的情况便不会生这只能她成熟了。

    华星思维电闪记起白颜的话皱眉道:“月儿我做的工作十分危险的你女孩儿不适合不要胡闹。”

    蓝月儿倔强道:“谁女孩子不可以冒险的我要证明给你看。哼危险你的去做便不让人家跟着。”

    华星头痛无比不知如何劝她想以一些恐怖东西吓退她蓝月儿看着他阴晴不定样子忽然“噗嗤”一声娇笑道:“着急了嘻嘻你不喜欢的事人家不会逼你的。我此次来是叫你陪我去逛街我要买一些东西。”

    华星心头一松旋双眉紧皱他那里有那么多时间陪她四处乱逛花费在这类无聊事上陪女孩子逛街是最苦的差事怕不比跟他冒险好多少。肃然道:“月儿!不要胡闹了我很多工作未完成你自己去吧。”

    蓝月儿瞧他愁眉苦脸坐下道:“这是颜姐姐同意的她你成天上班太累今天不要上班了叫你陪我买东西。一起出去透透气好过整天闷在这里。”

    华星道:“真的是颜儿叫你这么做的么?”

    蓝月儿站起来道:“当然是啦!”

    华星沉吟片响道:“那好。你叫她出来我们一起去。”

    蓝月儿欢跃华星之所以叫白颜出来因她一直在家里只是晚上出来白天出来情形很少趁此机会带她多见识散散心这样自己也觉对得起她。

    华星和白颜蓝月儿逛街两女在前面边边笑像一双蝴蝶飞舞蓝月儿较熟悉大城市负起引导之责白颜便显得陌生多了。他们逛了数条街白颜太久没有出来陡然看到外面世界是如此缤纷多彩心怀大放俏脸笑容亦多了起来。

    他们走进一个大市里面东西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商场宽敞环境精美怡人。分为数层每层分类销售不同商品华星和白颜蓝月儿从第三层逛起走到地下层地下是卖食物的华星和白颜只有看的份儿毫无买意蓝月儿则兴趣勃勃东看西看时而问问像一只出笼的鸟雀路上有她不会寂寞。白颜如个端庄的大姐姐娴雅跟在她后边脸带微笑由于她本身如此天生恬静无求脸上光彩照人予人没有一丝毫做作华星俊伟轩昂一双虎目精芒慑人自内在的气质迫体而涌乃千中无一的人物。他们三个走在一起登时吸引不少眼球一行过处人们纷纷侧目回头商场凭添一份靓丽风景。

    蓝月儿买了一瓶水几种糕出了商场回到拥挤街道人与人肩并脚踊人流如潮。华星常年在外但通常是孤独一人落落寡合。在人群中方感觉自己回到了人间一种无法言喻的温暖。白颜与华星差不多她喜欢宁静偶尔回到热闹的人群却也是另外一种美丽。

    他们在一片幽静草地停下此处树阴较多行人较少适合摆摊吃道路两旁不短缺蓝月儿叫了一个摊三人一起坐下。吃东西是华星白颜最惧怕的蓝月儿东西不少华星倒不要紧但白颜不宜吃太多。走了那么久他们并没吃什么东西他和白颜没什么蓝月儿是年轻少女跟他们那么久不吃一东西纵使她忍耐华星亦于心不忍。他只好暗帮白颜见她不胜时便分担白颜浅尝辄止与她秀雅端庄外貌配合也不惹人注意。

    白颜沉默脸上多了笑容华星自己也安慰感激蓝月儿若非她带她出来怕白颜已失去好多美好。心下多些迁就她。蓝月儿肚饱意足伸了个懒腰不料连带出个饱嗝坐着不稳娇躯一颤差掉下华星莞尔白颜也忍俊不禁两人哈哈大笑。蓝月儿瞪他们一眼十分不好意思旋自己也笑起来。

    数个钟头后他们走进一个服装店此次足足待了半个时几乎将整个商场衣物看完幸亏蓝月儿玩玩好奇乱逛并不买多少东西。其实她家里的东西够她用。白颜不假他求看见美丽的东西仅止于欣赏只有蓝月儿帮她挑选了几套硬要她买下来才不得已接受。而华星自然是付款。

    两女买东西不多华星少了一般男人陪女孩子逛街的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