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十六章 异种人<三>

第十六章 异种人<三>

    那怪影快之极车子道路上上下跳跃其行如飞没有一辆能阻他一下幸好华星也不赖紧缀其后目光凝注那道影子。华星感应能力之强就算他跑出了视线范围只要距离不远他照样轻易能循迹追踪。

    到一个十字路口怪影往右一闪消没身影华星追到一辆车疾驶来不及刹车华星连停都不停。车子转弯前电光石火闪过去走时还不忘向车上女子微笑。

    他们走到一个道路偏僻处人群稀少时而一两部车开过追了十多分钟那怪影随手抓起一辆停在路旁的车猛向华星推来。华星眼尖看到那车上有个孩子忙飞身上前将半悬空滑来的车子硬接住一手托车厢一脚踏地庞大力量沿掌生出缓缓让车停下来。

    那怪影一声咆哮急撞向车子在华星接住车时双手印在车门使力一推车立即向华星方向滑来。华星大惊双手贴上加强力道。

    “嘶!”

    那怪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大叫一声手掌上掀那怪影力大无穷华星与他一人一边托着车子车子悬空“铮!”一声铁皮破裂。竟向内凹曲。

    车内孩子不由“啊”哭叫起来显被眼前景况吓坏了。

    “嚓”车子向内凹陷多一层车子升高在两人力量下华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会伤害里面孩无辜。一声暴喝蓦然跃起至车双脚闪电踢向那怪人。

    怪人放开双手与他对击华星一脚踢在他头部怪人惨叫向外退出不出华星所料车子惯性停凝一两秒钟方向外荡去。趁机下压止住前进趋势身子跃到一旁双掌同时力将车子合抱车子轻飘飘着6。

    但那孩子吓得连哭都忘了。

    华星追了数个街道那怪人度极快时夕阳西下天地在一片通红**后逐渐阴黑只看到一个灰影前方狂奔。至一个停车场前面铁栏怪人终于无路可逃回旋身望了华星狠毒一眼。大叫一声陡奔到一部车前向着车子双手一抓整辆车子悬空向华星砸来。

    如此力量确骇人听闻。

    华星冷哼飞身而起一脚将车踢翻重撞地面另一部车向华星砸来华星空中旋身再踢翻一部。数辆车凌空抛来砸向华星那根本不是一个人所能办到的据华星经验就是他冒险过程中那些武术极高深的人亦难以数辆车同时搬起而武术能提升一个人能力做到一般人无法想像的事情体能终是有限无法像那怪人绵绵不绝。除非拥有异能。

    脚下连踢降落地面华星一声暴喝伸腿踏在一辆车上“轰”车压扁华星弹身而起右脚弓般后曲复前伸挟排山倒海力重重踢出。“嗖”车子流光飞矢疾奔怪人比他刚才掷出的威猛强劲得多了!

    怪人哇哇大叫眼看华星的车子砸到面前无处可逃一声大叫反而向车子撞去。“啊”怪人惨呼“轰”汽车破了一个洞怪人蓬头乱从另一边钻出鲜血淋漓衣裳破裂。双目射出恐惧恶毒之极光芒定凝望华星。

    华星见惯场面心神微微震动那怪人显然受伤极重还能抵着手抓几块碎屑铁皮锋刀般疾向华星旋飞。华星旋起踢开那几块铁皮正看到那怪人野兽般张开大口露出与众不同牙齿。那牙齿根本不像人华星心中涌起一个久远印象两年前一个风云变幻夜晚数年来他冒险经历诡谲多端这等怪异之人他是从未见过。不过随即否定自己内心想法因为自那一场大战之后他再没见到与他同类之人并且对方的牙齿也非他那种类型只像野兽多些并非——假如对方与他一样的话凭他而今修为必能感应到。

    那怪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华星脑海闪过现代科技里的一种研究那是由细胞组合分裂不同构成的使人与动物变异一年前他便知道有这种存在。他这样想时那怪人陡然掠近拆下两扇车门砸向他同时双脚一蹬踩车跃起两丈手灵活无比攀伸出的一根铁杆一跃而起。至端再青蛙般一弹身子顿时离开四五丈一座楼层方向下飞落。华星轻易挡开那几块铁皮至铁栏前目光凝望那怪人消失方向知道追之无益。

    那怪人既然有这样能力他就算追到也难以制服。

    白颜和蓝月儿赶到时华星正站在一辆车上飘然卓立目光若有所思凝注怪人消失。白颜缓缓到他身旁轻声道:“怎么了?”蓝月儿则看到打斗后一片狼籍的景象“啊”一声俏脸失色现出不可相信神色。

    华星先望了蓝月儿一眼淡淡道:“他可能不是人。”

    白颜一怔低声道:“你……他是……”

    华星摇回过头深深凝望她道:“我并非他与我们一样而是根据我这么多年经验那人无论外貌力量根本不像一个正常人。我觉得他像另一种人。”

    白颜问道:“什么人?”

    华星目光淡然看不出丝毫心意道:“当今科学达要做什么是不可能的你记得我前年便遇到过一桩细菌研究案。那时在冰山雪地里他们的研究只一部分向世界公开其实地下研究室有多少是人不知道的。我怀疑那人便是身体变异过的方能将身体潜能激出来刚才我与他打斗时差便要吃亏。”

    白颜当然不会担心他思索道:“你那人是科学研究出来与人合体的怪?”

    华星头摇头道:“我不知道从他特征看来不差亦不远矣。而我没有确切证据他背后极可能隐藏许多不人知秘密他到底是什么人?谁派他来的?他找我有什么事?我感应到他是针对我而来的开始目标是我到一半时现我能力并不比他弱才改予攻击月儿。”

    白颜还想话。

    蓝月儿走到他们旁边战战兢兢道:“刚才那怪人……是……这里是你们破坏的……”面无人色。

    华星心生怜爱柔声道:“怎么了怕吗?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我到处乱闯!”

    蓝月儿娇躯一颤俏脸顿时大变旋即目光缓缓转和射出喜悦道:“星哥哥你那么厉害什么东西你不能应付。我跟着你身边也不怕什么能伤害我了!”

    华星一怔本来想吓跑她没想到弄巧成拙要是她跟着自己自己能力再无法能隐瞒还多一个累赘。暗暗叫苦。

    向白颜作个苦脸白颜微微笑了笑并不理会转向蓝月儿道:“你星哥哥很多事要做不能时时保护你的。”

    蓝月儿眨了眨眼却不话。

    回来时蓝月儿问道:“星哥你怎么那么厉害连那怪人也不是你对手?”

    华星胡诌道:“月儿你听过武术吗?”

    蓝月儿道:“是否电视上所的?”

    华星苦笑道:“差不多吧。你星哥是练过武术的自然一般人不是对手不然独家侦探怎么开下去。”

    蓝月儿不大相信道:“你能飞起来吗?”

    华星哑然道:“当然不能其实武术修炼至深处可探窥更高阶段与天道一样相通尤其一些融合诡异之法。人类没落重新研究科技只是拾人牙慧事实几千万年前已有人走过这条路。”

    蓝月儿听不懂白颜则若有所思三人一起回蓝月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