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二十章 异界<一>

第二十章 异界<一>

    虞美的房子是一间套房宽敞明亮厨房卫生间睡房一应俱全华星和黄解走进客厅被那优雅精致的布置吸引。墙上挂有壁画大厅前方窗台摆放一种常绿植物至添人心趣的是虞美家竟一个透明玻璃缸养有几条鱼。

    华星心中升起一股奇异感觉他仿佛回到了家蓝月大厦蓝月儿亦养有两尾可爱鱼儿生出几分亲切。不由走向那鱼儿。

    黄解显出他侦探的专业素质信步闲逛脸带微微笑却一双眼睛锐利如电四处打扫眼内时时闪过丝丝奇异之色。他看不出这里曾生过什么意外。

    华星比他悠闲多了绝不转头绝不多看那里一眼一直朝那养着的鱼走去至鱼儿旁。虞美快步随他身后微笑道:“华先生也喜欢动物吗?”

    华星目光凝注水内哑然道:“谈不上喜欢与否不过对于我世界上任何一种动物都是平等的他们拥有与人类同等自由因此见之未免几分怜惜。”

    虞美垂想了想目光闪亮道:“是吗?华先生真的是那么想的吗?”

    华星道:“呵呵是否太让人无法理解了?”

    虞美摇道:“不我觉得华先生的话很有道理世界上能有这种想法的人并不多怪不得怪不得……华先生是个很特别的人。”

    华星颇有感触道:“其实世上任何事物都有一样生存权利人类无权剥夺任何一种生物的权利。早在人类未出现以前天地万物还不是一样轮转一样生活盎然生趣。人类出现后以自己为万物灵长反给天地万物带来一个毁灭契机。不过物竞天择也没什么好的。”自风魔一战后华星对人类、生命的看法起了另外一种变化他不单站在人类角度看问题而站在天地、永恒乾坤的高度上。

    这使他思想上一个高度。

    一个人如果以某一个角度为标准时那他所看到的所想到的未免有局限。

    华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不断转换角度。

    虞美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美眸异彩涟涟瞧着华星涌上一种华星不明白情绪。轻声道:“华先生竟能想到这里真与世人极为不同。”

    华星哑然注意她神情有些异样诧异黄解“巡查”完屋子步向他们方向哈哈大笑道:“虞姐和华先生在谈什么好象聊得挺高兴窃窃私语不让我参与呢!”

    华星莞尔黄解干这种工作的人居然也懂得幽默这令他想起他的另外一个好友那位好友是他的忘年之交如今在一所国际著名大学任教荣誉教授赫赫有名的。他的名字叫毛宽很多人只知道他喜欢别人叫他毛教授名字反而忘了事实上他的能力除了世界最尖端的理论科技各类知识外鬼怪灵异的事亦探讨颇多若在当代找一个最博学最多识的人来恐怕非他莫属。他是茅山的传人茅山一脉源远流长专以道术流传至今很多人已遗忘却不知他们的后代混迹人间大有作为。这一代的毛宽便是前所未有的道术天才他学究天人道术功参造化于远古神邸神器十分有研究鬼神莫测之机。一般人见到他亦难。

    华星与他相识是经过一场绝世患难的那时风魔联合圣母制造各种僵尸欲以此毁灭人类从而达到灭世目的。华星与另外一神秘女子——天涯、毛宽教授现风魔阴谋联同抵抗风魔。风魔最后使出杀手锏“尸鬼阵”在火神祝融的帮助下华星他们方毁灭尸鬼阵消弭人间灾难。尸鬼阵一役后华星便与他们分开很久没见过他了双方之间电话是常通的一段时间内互相交流一下。华星冒险过程遇到一些不懂的诡异事亦请教他。

    黄解的幽默使他想起他脑海同时浮现另外一个天使般的影子他永远不会忘记……

    虞美瞧华星神情忽然想到什么俏脸微红低垂下头两个男子均没有察觉。

    一个玩笑使双方距离拉近不少。

    华星一笑骂道:“去你的!”

    黄解哈哈大笑无声友谊通过声音传融。

    虞美抬起头道:“我们吃饭吧。”

    华星不好推辞与他们一起坐下黄解吃得津津有味华星却苦了一天不知应酬多少次!若非他借天涯之血修炼至僵尸王境界恐怕有得受了这两年亦难以过。不过他尽量少吃期间洗手间多逛几次也混过去。

    餐后虞美做善后家务黄解和华星则开始寻找这间屋子生的事迹。

    虞美是个奇女子静静提碗筷至卫生间洗也不打扰两人。华星目光环扫一圈觉这屋子四壁完好连道裂缝亦没有能够出的唯有门口、窗户天花板一如虞美所全无痕迹。若人从里面走出去至少会开个窟窿或窗户、门口有痕迹华星僵尸目一掠立时否定。

    华星看出这屋子的确经过凌乱虽然虞美收拾好但他能从微不可见的痕迹中看出之前屋子的三次移动以上脑海勾勒这里曾经生的事。

    一幕一幕脑海闪过。

    华星可以感觉有个男子地上惊恐、无助的爬行嘶喊吼叫、物品碎散他想开门走却打不开门窗户封得严严实实就像一个坟墓。那一个黑暗的夜里一幢大厦人影全无时而奇异诡谲叫声冷风凄凄!

    到处弥漫一种诡谲、怪异气氛。

    他看到那男子疯子的呼喊、奔跑头蓬乱面部凄惊面对极恐怖之事却不知那是什么事物……幻象一切消失看不到男子从何消失。

    华星心神微震他收回目光感觉事情远不如平时案件那么简单。他极少僵尸红目下看不到踪迹的情景无论多诡谲玄异的案件他都能找到蛛丝马迹利用他那异乎常人的能力加以寻踪、探迹。此时虽是痕迹无数却全无作用因为痕迹突然中断使他失去线索。之后生的事他一概不知那男子去了那里?

    诡谲、怪异前所未有。

    华星深深闭上眼脑海闪电思索。

    黄解走到他旁边低声道:“华先生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