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二十一章 异界<二>

第二十一章 异界<二>

    华星睁开眼道:“黄组长感觉到什么异样?”

    黄解思索一阵皱眉道:“这里似乎有过凌乱痕迹生了一些恐怖、诡异、莫名之事但除此之外一线索都摸索不出像是突然中断。来惭愧办案那么久我次感觉一头绪都没有。”

    华星暗赞他能看到这些已很不错了离事实不远他当然不能将自己所看到的想到的照实出来沉吟片响道:“黄组长所料不错我想这幢楼、十三层都生一些极诡谲莫名之事匪夷所思甚至乎我们想像。刚才我上楼时便现这座楼无论地板、墙壁都染满灰尘覆盖面积之大绝非一一时所能形成的。按推测这些灰尘的形成时间正与事故生时间相等。它们微乎其微却保留最原始痕迹倘若我们仔细搜寻可能还事实一个原模。楼内笼罩一种压抑沉闷氛围此纯是一种感觉我想黄组长能感应得到的。”

    黄解身躯一震头道:“华先生眼力高明得惊人心细如我刚才未集中精力未曾察觉只是感觉十分诡谲经华先生提醒我立时醒起。刚才我们上楼时眼前像蒙了一层什么如灰尘飘浮空中那时我只是想快到达目的地却忽略一路痕迹。在这上着实惭愧。”双目射出前所未有神芒。

    华星与黄解的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情形这便是经验丰富的人能感应许多常人注意不到的东西能从微乎其微的痕迹推测出一系列离现实不远的情景。当然这需要极紧密的逻辑和深刻的思维。心细如。另一方面一般重大事情过后特别是特殊的人走后会留下一些无形迹象人往往因恐惧而出大量强烈的脑电波这种脑电波没有被削弱和遇磁性时以能量方式的保留下来。只要没有消散在一定情形下能还原比如那人恐惧、逃跑的思想留在了这间屋子科学上无法解释只有某些脑海极灵敏的人方感应的到黄解便是其中一个。因为人脑电波与灵魂有些异曲同工之处华星为僵尸之身经毛教授提过便天生能感应得到。

    华星道:“还有一个现象这里乍看痕迹很多如果我没料错的话这可能是肇事者故意留下的欲引我们入歧途走错方向。真正的线索早被隐藏起来。倘若我们能找到这个隐藏的线索便找到钥匙不像目前般一筹莫展了。”

    黄解深吸一口气道:“和华先生合作真是有趣看似简单的失踪案其实复杂无伦我所遇案件中数这件最为诡异。单是我一个人全无头绪刚才我检查过房子未觉一处能让人无声无息失踪的地方而明明人在此失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我们曾派过人去搜索大厦四周却没现人摔落的痕迹正是我困惑地方使我不知从何入手。”

    他们两人低声细语而且所均是一些诡奇怪异的事利用暗语洗碗的虞美自然听不到就算听到亦不明白。她时而抬头只看到两人走得比较近交头接耳两人乃聪明绝的人内心无论如何震动无伦脸色表情全无变化一如往常声音亦不半颤抖。

    华星想了想道:“这又未必或许是我们细心不够让线索遗失在某个地方又或许有的神秘我们想像不到的一切皆有可能。别忘了我们还有整座大厦十三层未检查过呢。”

    黄解眼睛一亮哈哈笑道:“我到外面走走华先生和虞姐在这里谈情爱。”

    华星暗骂老来不尊那边的虞美垂下螓俏脸微微红晕不知是否羞涩华星在黄解耳旁了一连串数字。

    黄解默记向虞美打声招呼去了。华星只好再次审视屋子缓缓而行步至餐厅中央卓然立定打量墙上之画。

    画面是一座山树木零落枝干枯残斑驳嶙峋的华星未见过那个地方有这样的山的景象却有种熟悉感觉一派萧索毫无生气。前方是大海宽阔无边的瀚海一波一波海浪连绵不尽柔软冲击沙滩沙滩乃山麓平地与山上一道鸿沟流水冲积而成。整幅画乍看平淡无奇你仔细看时却似乎那潮水涌动山树亦摇曳。华星竟如融入微有凉意。

    华星目光从画收回来转向沙墙壁一角。

    脑海闪过蓝月大厦景象华星吓了一跳此时他不该想起蓝月大厦的不知为何一闪而过。

    凭他的眼力立即看出这里曾生过一些诡谲事情一个畏缩的男子卷在沙上他不断用手扯头拼命以衣服椅垫盖住头脸似极怕看那恐怖、可怕的景象。

    墙壁本应留下那男子的印痕的此时一都没有是虞美修饰时将其刷去?还是本来没有的?华星奇怪黄解不派人看着?难道他不知此处的重要性?

    华星思索着徐徐走向虞美养的那几尾鱼儿房间最吸引他的便是那几尾鱼因为它们最有生气自由自在游弋比世上任何人都悠闲。虞美的声音这时响起道:“华先生找到什么了吗?”

    华星一怔道:“虞姐太高估我了我并非神探福尔摩斯那会一下子就破案了解真相、抓住元凶的呢。”

    虞美“扑哧”一笑她笑的时候很妩媚很动人不出的一种风情。

    华星见惯美女也不得不承认没有人能有她那一种柔媚。

    华星注视她她洗濯碗筷的手洁白粉嫩世上再没有比这一双更完美的手了水流的冲击愈显其白。虞美道:“华先生笑了据我所知华先生或许不是神探却比神探更富传奇性。多少玄奇诡异的案件到你手上还不是手到擒来!”

    她是个聪慧女子刚才黄解在这里时她不便打扰两人纵然心中有千万疑问亦默默无语。如今华星一人在屋两人年龄相近起话来便没那么拘束了。

    华星注定她双娇嫩雪白的玉手沉默一阵忽然问道:“失踪的男子真是你老公吗?”

    虞美垂下头似娇靥微微一晕无胜娇羞轻声道:“华先生怎么那样问呢?”

    华星吸一口气道:“没什么?在下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虞姐对丈夫的失踪似乎一不担忧在下有些好奇故而……”

    虞美抬起头幽幽道:“华星先生认为真正的爱情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