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二十四章 异界<五>

第二十四章 异界<五>

    虞美惊骇自不必华星惊异未下于她黑暗中他完全能视物是以对大厦、楼梯任何一步一处瞧得比任何人清楚他明确从十三层下来走的道路是十三楼到十二楼的。如今他们却回到了十三层这是如何回事?

    世间竟有如此怪事!

    “轰隆”噼啪声传来虞美娇躯一颤那熟悉的虫蠕动声音撞击门板的声音那黑黄流水的声音每一下都震撼她的内心。她俏脸失色望着华星像是求助双目充满恐惧、可怕、渴望!

    黑白交加光芒兀自不停楼颤动似预告噩梦的刚刚开始。

    闪电的呜鸣已减弱走廊里愈添阴森、恐怖!

    华星压下激动情绪仰望一眼思维电闪他反握虞美纤手在她耳边轻道:“不要怕一切都会没事!”

    他们在走廊里行了一圈环境与十三楼一模一样并未见一丝一毫分别当他们到虞美住的那间房子时黑黄水流出来门板微微向外吐那蠕虫的撞击明显而强烈“扑扑”连声。虞美骇然退后一步直缩到华星的身后手抓紧他。门开了一个口透出一蠕虫的形状蠢蠢欲动。

    华星拉着虞美道:“我们再下去!”

    虞美头。

    急急两人到楼梯口向下走去虞美这时已骇得浑体软体力不佳她身躯本柔弱此时此刻又受惊吓没有平常一半气力。只在华星扶持方能走动度不快他们徐徐走到十“二”层楼梯口一道闪电掠过。映出一个洁白字:十三。

    又是十三号。

    虞美惊叫出声道:“怎么?又是十三……”

    鬼一样的数字鬼一样的经历带着异样的诡谲。

    冤魂不散又若迷宫圈住人的行为锁住人的思想。

    华星凝注片响道:“我们去看看。”与她两人重游走廊“轰隆”的声音再次传来流水的声音蠕虫的声音门口撞击比刚才更甚。诡谲惊恐!华星到虞美的屋子门板已破开一道裂缝黑黄水缓缓渗出蠕动的虫子比方才大了一倍张开恐怖、红黑的大嘴仿佛择人而噬!华星怕光道亮时虞美看到更吓坏她便提着她一跃而起逾过门口。

    走向楼梯!

    他们再次向下走虞美几乎没有力是被吓的半边身子软软靠在华星身上华星双手扶着她方能走到楼下。一道闪亮掠过又是:十三层!

    十三层!

    虞美这次完全没有力气差昏厥过去“轰隆”声不绝流水声更大“砰!”一声门板破裂声如蜂如蚁的蠕虫像潮水般汹涌!

    华星不敢回去巡查安慰虞美道:“虞姐你能坚持吗?”

    虞美脸色苍白双目恐惧中而澄澈凝注华星默默她咬了咬牙坚决道:“华先生……我能坚持的……”

    华星宽慰了目光扫射一周一无遗漏由那似乎涌动黑黄水的走廊缓缓移回到虞美脸上沉声道:“我们像走进了一个幻境迷宫无论我们如何走只要踏不中重都会回到原地在原路中循环、徘徊。任何迷宫、幻境皆有其缺口我们找到出口便能出去。虞姐坚持一会我一定带你出去的!”

    虞美头华星想了想道:“我们目前先走下去找到黄组长一起商议。不知他怎么了?我有担心他。”

    虞美道:“黄队长不会有事罢?”

    华星道:“难。”

    回头瞧了瞧她道:“虞姐可能我要得罪了!”

    虞美错愕华星已拦腰抱起她快步向楼下走去。

    虞美低吟一声华星抱着虞美手上如无人似的竟比刚才还快脚下生风一晃而过由十三楼一路奔下去丝毫不停!他下了楼梯又是:十三。

    他不凝望继续下奔上了楼梯又下楼梯不断奔跑不停重复。十三又是十三。他再次奔是十三。十三。十三……

    绵绵不绝循环往复华星走了七八次这时“轰隆”声更大流水如长江大河一般汹涌澎湃蠕虫的声音如蜜蜂窝里嗡嗡四面八方曼延。华星脸色一不变整座大厦里的恐怖、诡异现象丝毫不能引起他的心情波动。虞美脸色惊骇卷缩在华星怀内双手紧搂华星头深深埋进华星宽阔胸膛。开始恐惧、害怕逐渐脸上有了人色因为她现在华星怀内一都不受到伤害而且很温暖。她终抬起头清澈明丽的美眸注视华星闪着一丝奇异的神情……

    虞美道:“华先生我们能跑出去吗?”

    华星语气坚定道:“一定会出去的!”

    虞美默然不再话任由华星抱着她行走心口随着华星的一举一动起伏跳动芳心涌上一种她都不明白的情绪自她出生到现在都没有人给过她这种情感……

    华星到第十三次走下楼梯眼前霍然一闪雪白明亮大厦陡然震了一震旋即平静下来。恢复往日平静景物依旧似什么都未生过又是回到十三楼。这时天黑下来了大厦内亮的是灯的光芒大厦一个人没有无一人声息、生气。

    华星不走了。

    虽然是十三层这时与刚才不同因为这里有灯光。轰隆声不见了黑黄流水不见了蠕动的虫子也不见了他们如进入另外一个幻境又像到另一个世界但华星清楚他们还在十三层。

    十三层。

    天地忽然变了景象。

    华星放虞美下来道:“虞姐有事吗?”

    虞美俏脸泛起微微红晕垂下低声道:“没事的谢谢华先生关心。”

    华星瞧她惊骇失色脸蛋依然是如此娇艳柔美动人丝毫未减真人间绝世美人儿微微一怔道:“虞姐请恕在下鲁莽。刚才迫不得已生死关头我们应放开一切拘束只作权宜。我没什么别的意思的。”

    虞美敢抬起头道:“嗯!我明白的。”

    华星见到恢复体力能自己走路遂与她缓缓向前步去过了转弯到一道门的角落虞美出“啊”同时华星也现消失无踪的黄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