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二十五章 真假变形(上)

第二十五章 真假变形(上)

    黄解此时看起来没什么不同身上无伤也没像遇到过什么变故只不过脸色有些苍白躯干有些佝偻虞美叫道:“黄组长!”

    黄解看见华星和虞美脸上露出惊喜而安慰的神色趋前道:“华先生虞姐!我终于又看到你们了。”

    黄解向他们走过来。

    华星注视着黄解应道:“是啊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刚才我们找了许久没见黄组长影子我担心好一段时间呢。不知刚才黄组长到哪里去了?现什么?”虞美想走过去但她身体虚弱需要华星扶着。

    黄解脸色逐渐恢复微笑道:“我才出了门口在走廊里巡查观察各家各户我沿着走廊行了一圈没觉什么异样。但当我回去走了好久却好像在原地始终找不到虞姐的家。我回到时觉华先生和虞姐已不在了我十分担心便出来四处寻找。现在让找到你们了。”

    华星打量他一阵道:“黄组长真的没现什么异样吗?”

    黄解愕道:“是呀。我一直在外面一切正常只是时间似乎过了一会是了你们怎么也出来了?”

    华星吸了一口气一手抓着差摔倒的虞美走近一步道:“来话长。你出去以后我们遇到很大变故我找到消失的线索原来在下水管内我们不心触动了机括于是水管破裂大量奇怪黑黄水从里面流了出来占据虞姐的房间。我们不得已退出房子岂知这座楼竟像是一个迷宫我们走了无数次依然停在十三层上兜着圈子走不出它的界限。最后一次我们终于遇到黄组长。黄组长这里生什么?”

    黄解沉吟片响道:“我听到一声轰隆声不知是什么声音我去寻找它却不知它从哪里出并且一会消失无踪。我沿着走廊……是了楼里的灯光似乎闪了闪一片黑暗我呆了一阵才恢复正常。……不知走了多久我走到了这里。到一扇门后转过来便现你们。”

    华星目光一闪与虞美走到黄解面前三人都有患难之后的感觉华星陡然凑近黄解在他耳旁了句话黄解愕了愕。方道:“生了这么诡谲的事情?那这座大厦一定有问题我们还是趁早离开的是。”

    华星头道:“当然我们已不能继续留在这里。若我们如此绝离不开十三层因为无论我们怎么走下一层始终是十三层我们走不出它的圈子。必须另想方法否则便要困死这座楼内。”

    黄解疑惑问道:“怎么下去呢?”

    华星思索片响这时虞美已能恢复走路不需华星扶着身体依然羸弱华星放开她走到楼梯口以手握栏杆深深往下望。每一层楼都有栏杆围着楼梯楼梯中间有一片空余空间不是很大但能够容人。栏杆与栏杆之间有一定距离只要跳下去抓住栏杆然后借力稳住继续往下跃去这样距离便会缩短很多。如若抓不稳也会摔个粉身碎骨或残废。

    华星示意黄解黄解走过来望着华星道:“你我们以栏杆为据直接跳下去?”

    华星道:“嗯!唯有如此我们的度方以倍数提升能够抢在它变幻前走到下一层楼。在我们眼皮底下谅它也耍不了什么花样只要我们下去了便脱离楼层的束缚。”

    虞美走过来向下一望登时俏脸煞白娇躯颤抖只看一眼便头晕目眩不要跳下去战战兢兢道:“这么高如何跳?”

    华星看着她微笑道:“不用怕有我们在你不会有事的。你只要闭上眼什么都不要想就一定能到达楼底。”

    虞美望了望华星咬唇头。

    华星向黄解道:“黄组长不会有问题吧。我们两人轮流把虞姐接下去我在下面你把她抛给我我们一同接力记住度一定要快决不能迟在楼层变幻之后。凭黄组长的身手一定能办到的。”

    黄解脸色微变恢复道:“好的。”

    华星凑到惊颤不休的虞美耳珠柔声道:“一定不会有事的。”

    虞美闭上眼睛。

    华星抱着虞美一跃而下脚尖毫厘不差在栏杆上身躯连抖也不抖宛如一个钉子钉在栏杆那又细又滑的栏杆就像平地一般对他生不出影响。旁边影子一闪黄解已然下去华星把虞美抛下去身躯掠到下一层双臂一张。黄解抛下的虞美已然到他手中柔柔的她睫毛紧闭宛如一个沉睡的孩子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她都不知道。黄解下去华星预计他找到落脚便把虞美抛下去。自己跟着飞身而下。

    他们一个一的接住虞美华星到下一层黄解立即把她抛下去黄解到下一层华星又把虞美抛下去两人轮流着瞬间逾越七八层。他们的动作叙述出来累赘其实都在电光石火之间生的华星接住虞美立刻下跃黄解也到下一层楼了华星抛给黄解时自己也跟着落下。于是两人手脚几乎不停绝无失手每一层楼用的时间绝不过三秒。

    这些动作本是极艰难的况且还要带个娇弱楚楚的女子华星和黄解乃何等样人岂能难得倒他们。此过程中最安静舒适的恐怕是虞美了她只觉飘飘然身子悬空微风动处衣服被别人沾了沾便到另一层楼连感觉都来不及回味。不断抛跃中迅到达底层。

    如华星所那楼层生不出变化他们度快逾闪电在他们眼睁睁瞧着楼层就是变也来不及纵使它倏然变化华星黄解有准备了也可随机应变。因为在他们跳跃之时目光密切注意着周围每一丝变化连一个蚊子飞舞都逃不过他们眼睛直到他们脚着地落在最后一层——地面。方停了下来。

    楼下十分宁静是静得可怕的那一种华星和黄解跃下便有那么一种感觉似乎这里与以前不同。本座大厦情景已够诡异如今诡异中更加诡异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华星和黄解上楼时还能零星看到一两个人如今大厦似乎完全与人间隔绝毫无生气只余下他们三个人在世界。

    整个世界只剩下三个人!

    那是什么样的世界?

    一种恐怖感觉腾升而起!

    华星把虞美放下轻轻道:“到了!”

    他语声极轻生怕这一句惊坏了她。

    虞美睁开眼眼前情景还是惊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