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六十二章 僵尸源(下)

第六十二章 僵尸源(下)

    “大约十四世纪左右天主教廷宗教审判所确知吸血鬼的存在这时是吸血鬼大肆减少的时候当时的吸血鬼氏族是第六至第八代为了应对恶劣的局势有远见的吸血鬼祖先们经过重重商讨他们决定集中各氏族吸血鬼进行结盟于是便产生了吸血鬼第一个党派组织密党盟派(注:camari11a)。这个盟派由七个氏族组成也是那时的最大盟派为了约束吸血鬼行为当时形势十分严峻因为弱一的吸血鬼只要在外面走动便随时给宗教歼灭所以密党在创立之时便立下了六道严格的诫律传统(注:sixTraditions)要求盟派中的後世吸血鬼永远遵行。整个戒律传统的最高宗旨就是规定吸血鬼必须隐匿於人类社会中绝对不得暴露身份以免导致吸血鬼生存的危机这就是“避世”戒条。总的来密党以避世为宗旨这一盟派的成员都尽量隐秘在人间中生活有的生存几百年也没有人知道比如你身边有一个人是吸血鬼你也不会觉。他们不随便杀人不随便利用异能不能暴露身份世上有多少密党吸血鬼也没有人知道只有密党高层领导清楚。这有利于吸血鬼的生存展吸血鬼被杀减少。密党的戒条是:避世、领权、后裔、责任、客尊、杀亲。

    “密党的避世之举也是另外一些氏族所不同意的他们认为血族是个高贵的种族不能够向人类屈服而密党选择的是消极面对人类方式所以有的氏族另外建立了一个盟派魔党(注:Thesabbat)。虽然每个氏族都可以自由加入魔党但主要是由两个氏族所控制。魔党是卡玛利拉的宿敌他们不承认避世的教条以恐惧、武力和威胁作为统治方式传魔党会将新加入的吸血鬼活埋造成其恐惧并再以仪式和血系(注:B1oodBound)加以控制。魔党将人类视为低等动物随意驱使残杀。密党成员通常称呼撒霸特为“黑暗之手”与密党形成鲜明对比。

    “另外未加入密党或魔党的其余四个氏族则通常在两个盟派的斗争中保持中立或见机行事。盟派是自由加入的但一旦加入必须遵守里面的规定后世人间作恶的吸血鬼大多是魔党成员其他一些存在的党派不可统计。到此吸血鬼主要被两个党派控制最大的是密党中立的氏族虽没有什么约束不过往往受到压制愈来愈。因为吸血鬼中等级是十分严格的并且你是知道的吸血鬼之间的战争从来没有停过常常弱肉强食。这是一个传统。

    “中立的有些加入两党有的不得不依附别的势力到现在吸血鬼的血脉已经到达第十三至第十五代了我们王子是布鲁赫族唯一传下的第十五代王子。”

    埃堪林一口气讲完华星静静听着胸中潮水翻涌吸血鬼的历史竟有这许多曲折完全是人类所无法想像的。照埃堪林所吸血鬼的来源是该隐与上帝有关该隐成为吸血鬼始祖后不知去向他造就第二代吸血鬼诞下第三代吸血鬼这三代吸血鬼力量强大都是达到神级的。后来的吸血鬼都由十三氏族展而来的既然建立了密党和魔党那么吸血鬼内部如此好斗两党之间的斗争也必不可少。布鲁杰士那股力量背后还有另外的吸血鬼看来是不错的布鲁杰士族在斗争中剩下他们两人势力薄弱所以不得不依附那股力量为他们办事。一切在华星脑中明朗起来。

    华星皱眉道:“你们王子难道是中立派的氏族所以被迫为那股力量服务?”

    埃堪林摇头道:“不我们是密党的。”

    华星吃了一惊几乎不可相信道:“怎么回事?那你们怎么会为他们服务……”

    埃堪林知道华星的疑惑微坐前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密党强大但魔党好斗我们在避世中不断衰弱一个氏族如果没有战斗威胁那么战斗力就会逐渐下降的并且在不断的斗争中魔党残忍嗜杀他们得血液补充就不断成长壮大。我们密党终于在不断的斗争中损失惨重我们是布鲁赫族唯一的幸存者。”华星涌起一股悲哀是啊人在安逸中总会忘记危险。

    布鲁杰士目光深邃像闪着无数的复杂感情悲哀、痛苦、忧郁的情绪变得无比睿智道:“其实吸血鬼的矛盾是无论如何无法跟人类调和的因为我们以血为食而且见不得阳光互相之间的斗争也是围绕这个为主题虽然我们失败了其实是整个血族的失败。”

    布鲁杰士的见解十分正确华星同意他的看法华星曾经吸过血他也知道吸血的痛苦如今他不需要吸血了但那种悲哀他是深深感受到的。血族永远无法跟人类调和。

    三人再了一些吸血鬼的秘史华星因为追溯僵尸来源想从他们口中知道更多吸血鬼秘密。西方血族与中国僵尸有些不同似乎那是由血液、环境影响的。气氛有沉重华星有同情他们因为自己比他们幸运得多他不需要吸血华星决定帮助他们。

    埃堪林故意缓和气氛道:“结果是华先生知道的我们势单力薄不得不屈服依附那股力量为他们办事。他们派我们到东方做事我们决定不回去了却碰上华先生。”

    华星沉吟道:“那到王者公司作乱的是不是你们血族的只要你们不胡乱伤人我不为难你们如果像他那样胡乱杀人我决不手软。”

    布鲁杰士目光凝注华星闪着一种奇异光芒道:“你也接触到那个吸血鬼了?”

    华星头道:“是的。我开始以为他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哩。”

    布鲁杰士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他是另外一个种族跟我们血族完全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