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一百零二章 水母阴姬<一>

第一百零二章 水母阴姬<一>

    那个声音大笑道:“哈哈。我就知道你这样不过看你的力量了。刚才你给了我不惊奇如今你是否能突破下一关好自为之!不过告诉你这里的力量——远比外洞府的高得许多是你无法意料的。哈哈!白颜姐和布鲁杰士王子那边坚持不了多久你的时间有限!我希望再看到你不是另一番模样。”

    声音飘远而去。

    那声音逐渐消失于空中洞府中回荡似幽灵的低微呻吟华星心中微微震动他自己并不担心倒十分关心白颜布鲁杰士来他进内洞了不知白颜布鲁杰士外面怎么了。失去联系他不可能马上出去他进来的目的就是找到那个组织找到那研究室救出林如雪的父亲林震天他只有尽快消灭里面的阻拦回去帮助白颜他们那是唯一可行之法。

    前方还有什么等待他呢?

    那是什么样的诡异?

    比外洞府更诡谲可怕吗?

    华星整理心绪向内走去他已没有后退之路无论前方等待他的是什么他都要挺身面对。一道道灵力面前流动似乎针线网条眼光及处环绕萦绕静下心把身体能量收敛感受到一丝丝的温暖深入人心如情人的手的抚摸那么温暖舒适。

    绝无一丝邪谲!

    那开辟这里的人注入多少灵力!

    走到他看到的转弯分为两个岔口火红的光芒传来这里岩石是红色的空气也透出些许温暖并无海底的阴冷。红色的岩石向洞内曼延似一道火舌又如蟒蛇的红信延伸开去一个稍岩石棱角分明平钝尖锐的有致起伏不定另一个稍微平坦些只是其内幽深无尽绵延到数十丈外红芒幽幽看不到边际似又无边际。

    一团火红黑暗融合成的奇异情景闪烁不定华星想了想朝那深幽无尽的洞窟走去。

    洞内的岩石十分僵硬华星踩在地上可感觉到传上一股奇怪力量端宽阔有的到十丈之高一丝丝不知何处传来的风在岩转弯处刮在华星脸上。诡谲怪异的感觉布满心中。

    华星一双火红目光透出凌厉敏锐光芒巡视。

    背后洞府渐渐远去岔口变得与华星前方一样深邃幽然“嗤!”华星脚撞在一个坚硬物体之上吓了一跳低下头原来是一块地底突出的石头。石头高出尺许华星注重前方被绊住了华星全无在意。一路前进那洞窟虽然幽深诡异却没有阴邪冷寒反而有种温暖神圣洁净沁入人心华星愈走愈怪异。

    一般来凡是妖魔之物所在那么空气、土地他们触摸过的物体都留下他们的强烈气息一般人感觉不到但在华星这等人眼内一目了然这里不但没有阴邪气息反而温暖圣洁。照常理来这是不可能的华星计划那想出如此丧心病狂主意的人必是凶猛之极邪物目前为止他没现一丝与这相配的景象他的心随着脚步平静下来。

    转过一个弯红色的光芒渐渐隐去深暗开始笼罩洞内华星警觉提升似乎一个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微微响起他凝神而听那声音又没有。“呜呜”声音又响起来他注意听又没有了声音如呜如咽幽然婉约仿佛女子的声音洞府内响起悄悄回荡。

    华星心中暗跳他竟然觉不了声音来源那声音似在身边又在岩壁任何一个角落他没停脚步继续走去剑眉微蹙。走了几步那声音又在洞内响起“呜呜!”泉水打在岩石的回荡幽长绵延“呜呜”不断加强华星不能装作听不到了。

    倏然停步举目四望没有一道身影空间中黑暗幽幽怔了片晌华星再次举步那“呜呜”在他耳边响起竟像唤他的名字。华星心中一跳抬目而望此时洞内升起一团迷梦蒙胧的烟雾烟雾中一个水湖绿娇纤身影逐渐显现她背对华星是那么的美丽娇柔见惯美女的华星只接触她的倩影也不禁睁眼心中涌起一股奇异情绪。

    那是一个娇纤美丽的女子她现出人形别转娇躯望了一眼华星那眼波是如此轻柔像一湖秋水。容颜如冰如雪粉妆玉琢脸型是夺天地造化各最精致的融合娇靥是笑她的肌肤洁白胜雪衣领上现出的颈脖绵柔如天鹅羽绒所谓美人如玉不过如此!娇躯纤合得度盈盈若水翩翩如仙她现出身形蒙胧烟雾逐渐消失她仿佛天地间降下的一个仙子飘逸出尘浑身泛着一层神圣光芒她的眼波是温柔妩媚的滴溜溜一转转到了站在前面呆呆的华星。

    如此的岩洞出现如此一个美丽妖异女子谁见到了也会惊奇莫名华星临变不惊心却是汹涌如潮。

    在他所见女子当中只有天涯有这种气质并不是她们美丽不相伯仲那种神圣洁净是常人不曾有的。

    华星迎上她温柔如水的目光那一湖秋波清澈透明华星不由道:“你是谁?”

    那妩媚女子嫣然一笑瞥了华星一眼目光在岩洞里转了一圈似叹一口气转回到华星身上悦耳声音道:“嘻嘻长得如此年轻英俊你就是华星?他们口中传你有多厉害哩!”

    华星啼笑皆非她与天涯相似性格与天涯绝不一样道:“你怎么知道我的?”

    那妩媚女子并不回答娇滴滴在华星身上转了一阵似把他瞧个通透瞧得华星身上寒颤栗方巧笑道:“你不用怕哩!你进来到这里就不必害怕了再你害怕也没有用我不会伤害你的。”

    她的语气像跟一个孩子话偏是那么娇柔清脆若十七八岁女子的声音华星被她如此也没有生气他仔细打量那女子年纪约二十三四美丽无伦穿一身湖水绿的衣裳她的装束十分怪异与一般人不同有古代气息。不伦不类上衣是扇形连襟衣裳内紧外松香肩牵出两片芭蕉叶般的绿绫随着她身形摆动飘逸如仙下身是一条“裙”与世间裙不同不知怎么搭在纤巧腰身分层缀似珍珠花纹碧绿色不知什么料子做成。这一身装束在别人身上必是不伦不类可笑之极那女子穿在身上却是显示一番不同凡尘的然气质。

    配合她艳丽无双的玉容时颦时笑长长的睫毛灵动闪亮的明眸身躯散的卓绝气质透出一种神秘端庄华星本作好最坏准备无论这里遇上什么危险困难他都要面对他万万没有料到他第一个遇见的竟是一个千娇百媚女子而不是狰狞可怖妖魔鬼怪。

    华星不由怔住眼前女子没有一丝妖邪气息华星目光与她对望她毫无退让示威似的挺起胸膛盈盈目光对上华星凌厉的目光唇角似笑非笑这样没有杀伤力的眼神华星第一个败阵下来他没有垂下目光心里已没有把她当敌人的勇气。

    那女子似乎没有看出华星的局促尴尬对华星极感兴趣她唇角逸出一丝笑意瞧着华星移动两步离华星更近近!玉手一挥拨去眼前烟雾她的娇躯完全清晰出现在华星眼内。

    她仰起一张纤尘不染的玉脸似不悦道:“哎!你这人怎么的进来不是为了打架的吗?怎么现在不打了……嗯人家很久没有玩耍过了呢!……我知道你来的目的但你不可能实现的。”

    她眼波一转笑道:“不过你打不赢也没关系不要枉费心思你长得这么英俊留下来陪我多好啊!”

    她眼睛露出一种渴望的神情看着华星是那么地真诚令华星无法相信她的假意华星道:“你怎么知道进这里的目的?你是谁?”

    华星仍回不过神来他对她的话也无法回答只能不知所措的问她心中的疑问脱口而出。

    那湖水绿美丽少女格格一笑道:“你到人家这里人家自然什么都知道嘛!”

    她的语声是那么柔媚动听令人无法拒绝华星心神微微一颤忙深吸一口气清醒头脑缓缓道:“对不起姐!不……我有事情要办不能在这里。”

    那湖水绿美丽女子秀眉一蹙旋又舒展开横了华星无限娇媚一眼似怪他的不懂风情华星一怔她却翘起了嘴恶作剧的“扑哧”娇笑起来衣袂摇曳道:“嘻那么认真干嘛!人家不知道你有事办吗?我本来要阻止你的你既然来到人家这里就是有缘难道留下来陪人家一下话都不可以吗?”

    华星深深凝望她强迫自己眼神不要败阵要他跟一个美丽女子拔刀动剑实在难以办到闻言道:“你要阻拦我?”

    那美丽女子目光瞧了他一眼移开幽声道:“是啊!不过你若是答应留下来陪人家那么人家改变主意数千万年来只有你一个人到这里人家连一个话的人都没有。”

    华星正有不知所措若是遇到凶狠敌人他可以不顾一切施予猛烈攻击可对方一个千娇百媚女子对他没有敌意眼眸中尽是美丽和纯洁他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但那洞口的声音是谁她别人让她阻止他她到底是什么人?难道她有如此能力?华星心绪纷乱在那空中声音紊乱后的私蓄遇到那神秘莫测娇媚女子被她一番莺莺燕燕语声扰得更是紊乱。

    听到最后一句失声道:“什么?你在这里住了数千万年了?”

    那神秘美丽女子亮晶晶的眸子瞧着他她陡然一挥手面前一种淡淡的波纹荡开露出她奇异半截袖子上系的两根绿色飘穗迎风而扬美妙无伦空气无水她却玉手像在弄水的轻柔神情天真纯洁又灿烂地道:“是啊!我住在海底数千万年怕也有了吧?世上的人根本进不来我很少离开进来这里的不是修炼成仙佛就是极厉害妖魔鬼怪了。他们才不算人哩!而且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也与我无关瞧你那么年轻漂亮留下来陪我好吗?!”

    最后一句她侧过螓瞧着华星眼睛眨了眨。

    华星哭笑不得不介意被人架上“漂亮”之名却为她的语言震撼如此情境如此美丽纯洁人儿他的警惕心不由被她轻松美丽逗得逐渐轻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