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僵尸会死亡吗?

第一百二十五章 僵尸会死亡吗?

    迷烟阵阵而起“咦”沉闷声音在后方华星蓦然回过头迷迷茫茫的烟雾毫无一个人踪影。心中生出警觉!身躯一一弹向前激射还是迟了一身后巨柱趁他回过头之际暴射一道强芒“砰”击在华星背上。华星强忍剧痛身躯在中央往上翻。

    “嗖嗖嗖”几道光芒从他刚才位置激光般穿过若是他稍微迟疑一此刻数道光芒射在他身上不死立刻伤重难返。

    华星重新落往地面嘴角泛出血丝深吸一口气目光淡淡红芒阵内恢复平静没有一丝波动。华星找不到那力量之源就算他毁灭这里也破不了这个阵法这阵法是赶尸人布的他必然在其中如果找到赶尸人击败他此阵不攻自破。

    他走了十数丈巨柱射出数十道光芒出其不意每道光芒都从他意想不到的角度射出攻击华星。华星吃过两次亏学精明多了那数十道光芒从他身边穿过每一道击往他要害都被他一一避过。其中两道堪堪擦着他身体而过危险至极一道光芒削去他衣角另一道划破他肩膀一但瞬息恢复。华星僵尸红目精芒四射感觉警惕提升到最高境界一道光芒射向华星!

    华星心中一动忽然明白不退反进迎着那道光芒右掌生出一团红芒封印而去。砰能量交击声。接触那能量华星掌中光芒暴盛以无限滔滔如长江之水能量狂涌进那光芒能量透过那光芒直向巨柱传进去。“嗤”巨柱出一下声音光芒消失。那巨柱如玻璃光芒从里面射出借助以它为媒体那么华星便能以能量攻击。华星一试之下果然不出所料。

    走了数十步那光芒再次激射华星如法炮制巨柱震动了一下华星找到门径心中有数又一道光芒射来华星飞身而起双手聚集能量迎击而去。“轰”空中光芒暴盛华星沿光顺径。出一道强猛绝伦光柱到那巨柱之前迅拍在那巨柱之上。

    “轰!”巨柱震动里面出“啊啊”之声华星眉毛一皱双掌生出红色耀眼光芒自底而上连续击打那巨柱“轰轰”“蓬蓬”巨柱每被击一下便爆一道耀眼光芒。巨柱在华星击打下陡然膨胀晶莹的巨柱浑体萦绕一种能量仿佛彩雾般空中泛起。华星一道耀眼红芒拍在巨柱上“轰”一声烟雾散开。

    “哈哈哈哈”赶尸人笑声从巨柱传出眼前一根巨柱变形晶莹里现出赶尸人的面容。

    他目光狰狞脸色恐怖在巨柱就如电影屏幕上的鬼怪长长的头挥舞其时华星形状与他也差不多。两人现出僵尸形状比僵尸原形还要诡异在他们力量提升到巅峰时刻两人形体数变华星由僵尸獠牙长伸身躯膨胀五彩的光芒旁边萦绕手脚若凶猛禽兽尖利而可怕尤其头部已完全没有最初形态。华星虽然变形后逐渐恢复人形与那赶尸人激斗数场能量迸加上受了重伤所以僵尸形状更甚嘴角泛血脸色红润与苍白变化莫测诡异绝伦!

    赶尸人哈哈大笑道:“我在里面终究瞒不过你。”

    华星冷冷打量他淡淡道:“你我力量相当你我又是非一般人无论你走到哪里始终走不出这个范围。”

    赶尸人面目狰狞仰天大笑他在巨柱内只现出脸型身躯宛如凭空消失那巨柱是圆形的他的脸镶嵌在那巨柱上。往外突现他这一笑脸型恐怖可怕胜夜叉三分!那巨柱在两人之间的能量波动下时而凹陷时而突出更将他的诡谲绝伦的样子加倍强化。

    “华星就是华星你的聪明才智高人一等但你知道了又怎么样?我在里面与你不同于一个世界你根本无法伤害我。只有我自己伤害你并且这里有那么多巨柱就算你毁灭一根还有其他的你怎么能杀死我呢?”赶尸人看着华星道。

    华星心中电闪赶尸人的是实话他们不同于一个世界华星想要消灭他几乎无从入手。刚才他试过在多方面尝试始终找不到伤害赶尸人之法那巨柱极难毁灭他的能量顺那光芒进去立刻减弱。到了赶尸人世界他轻易便可化解。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要如何消灭他呢?

    赶尸人是最后一个关卡假如不击败他华星根本进入不了那研究室得到那研究室的资料。进不了研究室他就找不到林震天救出林震天他答应过虞美帮她找到她的弟弟里面会是什么样情形呢?

    华星心中隐隐有一个担忧那虞美的弟弟还在吗?若是他成为了那些变种怪物其中一员华星怎么向她交待?这里还有许多秘密华星未曾弄清楚他不出个所以然刚才在与赶尸人对话他多次想问赶尸人没有回答似乎故意回避。华星也不知从何问起。

    他隐隐感觉里面隐藏一种什么与他们息息相关那似乎是一种力量是什么力量吸引华星呢目前华星不清楚。那种力量并非实质。华星心中感应他与那力量在空间甚至几乎没有任何波动却能引起华星心中的微波澜。极为奇怪!虽然极微华星觉了他十分希望了解那种是什么力量。

    赶尸人知道许多秘密他没有正面向华星明赶尸人似乎对灭世抱一种淡淡态度那是什么态度?也就是既不赞成也不反对。他尽自己本分。华星就是心中这样感觉赶尸人没有过当初他们毛教授和他在尸鬼阵斗法只是一种灭世与反灭世的战争今天与赶尸人重逢。双方经历的岁月似乎想法改变很多华星观念里再没有那种轻易灭世想法他大约了解五行的意思他们灭世之举意愿不过他们立场不同永远无法站在同一条线上。

    赶尸人在巨柱里面华星难以伤害他赶尸人能伤害自己。华星脑海灵光一闪既然他能伤害自己那么自己也一定能伤害他了。但那要怎么样呢?

    华星暗吸一口气开始闪电思索表面不露丝毫声息道:“你在巨柱里面不同我的世界但你想伤害我也并不那么容易。”

    赶尸人摇头道:“你错了我借助巨柱变化可以任意从任何角度攻击你而你现不了我所以你永远处于劣势。”

    华星一边与他对话尽量拖延时间一边寻找那巨柱破绽那巨柱在阵内无数只有与他话的那一根显示赶尸人的形状。可见赶尸人只有一个没有其他分身。僵尸的力量他是明白的前面已经过僵尸的最大力量来自不死不灭之体而身躯是有形有质之体所以严格来僵尸只能变幻、胀大、缩、分化却无法像鬼魂一样地凭空消失。凭借空间能量流动、变化到任何地方都只能是一个躯体。任何的变化都是度快而致一个僵尸力量足够强大当他度快到一定程度那么人无法分辨就自然以为那是变化。其实不对的。僵尸在你之前到达以为僵尸能够像鬼魂一般没有形体而变化这在僵尸界几乎是不可能。

    华星本身是最高级僵尸形态之一他与赶尸人交手多次他赶尸人修为与自己相差不大最多高他一。华星想到那赶尸人可能在巨柱之间借助媒介穿梭从而对自己攻击。

    那这媒介是什么呢?

    华星想这一心放松多了目光上仰叹了一口气道:“你为何非要灭世助纣为虐呢?你自己来自人类人类的心性相信你比我更清楚。”

    赶尸人微微一怔目光缓缓变得橙红道:“风神大人灭世自有他们的道理这是人类咎由自取的。我已过我们的天地正在生变化天地万物不堪忍受人类恶行五行灭世乃是顺应天地规律。”

    华星凝望赶尸人一字一字地沉声道:“人类故有其劣行也有其善良一面与这个世界的规律一样有光明一面便就有黑暗一面。这是相对的必然的。人类故有自私自利为恶者未尝没有善良者。难道你们这样做就正确吗?”风魔五行联合起来灭世华星无法抵挡这个世界也无人可挡华星希望能服他们放弃。火神祝融曾经过不参与此事他与他们在一起吗?

    赶尸人出“嚎”一声长啸仰天而望袂飞扬目光射出深刻沉思光芒朗声道:“哈哈哈我已过这是人类的一个竞争你能否赢出?决定人类的去向没有什么好的。”

    华星叹了一口气知道劝不动赶尸人动之以理失败他知道赶尸人今后会一心支持风魔灭世心坚如磐石自不可破。赶尸人出一阵长笑神色一变空中数道光芒射向华星带无匹能量华星飞身闪避、反击。“嗤嗤嗤嗤”华星转了一圈那光芒尽数被他避过华星长啸一声红芒剧盛如一道火焰冲向那赶尸人的巨柱动庞大攻击!

    “轰轰蓬蓬”两人空中交击那能量从巨柱撞出来华星每一下攻击都击在那巨柱上对赶尸人造不成巨大威胁。华星想通赶尸人是靠度绝快取胜自己也以绝快度阵中、空间闪跃、变幻光芒闪烁气浪滚滚。轰隆之声不绝两人再次展开大战。

    这次不同的是赶尸人在诡异的巨柱华星在外面两人法力交击均是以快打快每一下能量不是很强烈却诡异绝伦!转眼之间空间是那巨柱、光芒闪烁、变幻莫测的影子分不清人与环境战斗进入白热化!

    过了许久只听闷哼一声华星喷出一道血箭退后三步踉跄降落下来脸色煞白目光惨淡嘴角泛出血液脸上扭曲狰狞。胸口闪耀怪异的光芒。他受了重伤。

    赶尸人出一阵笑声:“哈哈哈哈哈——”不知他情况怎么样他的声音微微急促、颤抖打伤华星他也不会好多少。但显然他占了便宜情形比华星强得多竟能凝聚力量华星浑身痛楚只觉平常无坚不摧的躯体此刻前所未有的柔软、虚弱在耗尽能量之后僵尸身躯自然而然变得比平常羸弱。华星强吸气胸口一痛根本动不了浑身能量一都无法凝聚以手撑地身子似乎随时散架。他知道自己已受了前所未有的伤。在他生命当中从未有像此刻虚弱、无力过风魔一战虽然他受伤但他知道自己能量将耗尽思维能够正常运行调云能量身体恢复。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支持住不让自己倒下身躯完全不由他个人控制思想有些恍惚他的真元透支到不可想象程度刚才受了赶尸人两下伤及根源。恐怕他的身体已无法对他帮助只是内力隐隐有一股流动微弱力量但他无法令它们聚集起来。华星心中涌起一阵悲哀难道这是天注定的他要死在这里?次感觉死亡的阴影他不知是何感觉。在僵尸的概念中没有死亡华星感觉到死亡的阴影!

    毕竟他算个新僵尸也就是成僵尸时间不久从年龄和生理上来他还是个年轻人虽然这一天他有恐惧过有盼望过但真正到临他忽然涌起一种感觉。原来他也与普通人一样拥有人的情感他是可以死的。

    忽然间他醒悟了这世界本没有什么不死不灭只是相对而言世界上的事物本来相生相克有一样东西必有另一样东西制服他。就譬如五行。

    他无法救出林震天探索这里的秘密帮布鲁杰士王子埃堪林找到他们的智慧女神力量完成他们的承诺华星感觉一种悲哀。白颜、林如雪、王林玲夏洁他曾经深爱的女子原来他心里是那么地放不下她们。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任何一个他都放不下尤其白颜生死未扑当初他为何离开她们不接受她们?

    华星心中涌起一种无法言语的悲哀情绪僵尸是不能轻易动情绪的因为情绪能够影响僵尸的滞魄、精神牵动他们的力量。甚至使得他们不由自主被情绪牵动僵尸的力量是举世罕用、可怕的一旦动情绪作起来可能作出毁天灭地之疯狂事。

    华星成僵尸后毛教授天涯的叮嘱他一直尽力压抑自己的情绪如今所有压抑的情绪汹涌澎湃而出来如长江黄河之水滚滚滔滔。他已不需要压抑。死亡在即!他也没有那样的能力他不必担心会疯狂对人造成伤害——

    他完全放开。

    缓缓闭上眼睛他想不到死亡的一刻临近会是这样。

    这一刻很长他能够在脑海以平常根本不可想象的度回味他所不敢想像的一切他觉他失去好多东西。在他的生命中他从来没有去争取过失去人间许多美好的东西!

    脑海浮现一个影子那个影子蹒跚孤独而落寞地走在路上抬头看看夕阳望望前面复又缓缓茫然向前步去消失在巷子里。

    那一个影子是叶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