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恐怖集团托斯

第一百三十一章 恐怖集团托斯

    那边竟是传来王林玲的声音她声音有些急促似是十分的关怀:“波!你怎么了你没有事吧?担心死我了!那么久没有你们的消息我十分担心。我在这里用了许多种方式都联系不上你你现在哪里?怎么样?有没有事?”

    王林玲叨唠一大串华星没有丝毫烦厌感觉反而感觉到丝丝温暖从她语声感受到她那份深情要不是华星王林玲才不会以这样的语气跟他话呢。

    华星使自己语声平静下来道:“林玲我没事。你不必担心的无论如何这个世界没有人能伤害我。”

    王林玲放下心:“听到你的语声我放心多了今天担心死我了呢!你不知道你失去联系的一刻我焦急如同热火上焚……”她语声埋怨“波!我不知道你做什么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但我知道你做的事十分危险你答应我一定平安回来我在家等你。”他们四人的行动华星并没有完全告诉王林玲只他们有要事办王林玲是个聪明之极女孩子大约料到华星的事非同可。她心中虽担忧却还是支持华星对于她只要华星喜欢的她都会支持。

    王林玲是个富家姐自养成的性格应该事事别人顺着她才是但她与华星重逢后她的一颗心在华星身上事事故意刁难华星其实内心深处遇到重大事情她都是支持华星的。她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华星不要离开她。

    华星知道她的性格她与夏洁是两个不同性格的女孩因为他的缘故两人走到一起分开多年他们再次重逢。华星正因为看到此平时处处让她让她高兴他为离开她们的事感到愧疚弥补她们是应该的。

    这次行动他们没有明确跟她王林玲义无返顾地支持华星知道瞒不了她多久了要面对的事始终要面对迟早要跟她。与赶尸人一战生死关头他忽然想通许多事人生短暂这次回去他决定适当的机会将自己身份告诉她。无论结果如何他觉得这样欺瞒她们下去对不起她们至少让她们有一个选择的机会。

    这些转变华星在水底经历那么多逐渐形成当他经过生死考验后突然感觉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彼此心中有着对方那么其他一切又何必在意?

    原本对一切没有把握的华星心里宛如涌起一股热流突然信心百倍凝重道:“林玲我答应你我一定平安回来。你家等着我一定回来看你。”

    王林玲欢悦莫名激动声音有些哽咽道:“嗯!波!我等你回来!波你看还有谁来了?”

    错愕之间那边传来一个清脆动人的柔和声音:“波!”

    华星心中一颤夏洁的声音他不由向毛教授询问毛教授表示与他无关你自己问——还是王林玲道出真相:“夏洁不放心你你走的第二天她就过来我这里她跟我一起日夜密切关注你的情况。你失去信息的这段时间她也担心透了!”

    华星又是感动又是自责当你一个人出门在外听到家中还有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在密切注意等待自己的归来那种感觉对于从没有家的华星更加强烈。华星激动得眼眶有些湿润他很久没有这种感情了白颜感受到他心中的情绪伸出柔软手紧紧握住他的手掌。

    华星强忍激动道:“洁儿谢谢你!”

    “不要谢谢啦!听到你没事的消息我放心了!”夏洁语气轻快道。

    忧伤激动一阵双方情绪难平华星知道此时不是倾诉衷肠的时刻叫她两人不要担心自己会回来的:“你们等候我消息我一定尽快回来。”

    他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坚定神情决然只要他安然无恙归来他决定将一切向她们清楚。人生有多少可以珍惜的人?!

    华星转接到毛教授那里把具体情节商量一遍华星考虑了一下还是把线接到林如雪那里一下否则她担心自己和她父亲的事会把她逼疯。

    林如雪知道华星没事纵使她是个理智的女子也不免关心则乱华星安慰好她简单明自己的情况道:“我会救你父亲出来的你放心吧!”

    林如雪芳心感动眼眶一红柔声道:“星!我要你安然无恙归来我不希望你……你有事!你知道吗……”

    一方面是她父亲一方面是她最爱的人两个她都不希望出事他们中任何一个出事林如雪都会伤心欲绝。水底的危险不同于世间一般区域林如雪是知道的华星道:“我打听到你父亲的消息只要他还在无论如何我都把他救出来。”

    林如雪泪珠夺眶而出掉落到蔚蓝海面华星收回线安慰好三个深爱他的女子和白颜布鲁杰士立刻展开行动。时间有限水底的空间随时可能毁灭他们只有尽量争取在空间毁灭之前找到他们所需要的东西。

    华星吩咐:“我进内洞颜儿和布鲁杰士王子在一起赶尸人已离开但这里面的机关禁制仍在所以你们依然需要心!”

    两人应是。

    华星身躯冲天而起穿越回内洞空间驾轻就熟他来过一次相对容易多了。想起勒森巴达和逖史密魑的话他心里大概清楚里面构造这一次回来好走得多。内洞与外层相通有另外一条捷径。华星本考虑是否应该去看看阴姬还在不在时间紧迫抽不出时间他只要不去。不知道她那里怎么样?

    回到与赶尸人打斗的地原本这是一座巨大的建筑他和赶尸人的打斗毁灭建筑前部分后部分却完整无缺。广场上留下他们激烈打斗的痕迹阵阵的破损、坍圮墙壁、钢筋、漫天尘土烟雾飞扬!宛如战后硝烟。心中感慨华星走进那座建筑里面十分与广场差不了多少与外面隔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沿一条宽大通道往前此处乃高科技建筑两旁是高级材料塑造墙壁、玻璃地板晶莹透明从中映出人影。四周是晶体管构成这些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基地也达不到如此先进地步。晶莹的玻璃罩内惊心动魄地饲养一些世界上最可怕的病菌有的地方是华星和赶尸人打斗破坏的痕迹。人员零落!

    华星偶尔遇到一两个变种怪物华星一一解决那些变种怪物在他眼内已不能成为阻挡他的敌人。奔出几个基因变种人华星以强大力量摧毁。不予他们重生的机会!

    转了一个弯道路更加宽大这里却比刚才整洁得多地面一瑕疵没有。

    通道里只是那晶体管光透明闪亮愈里面没有了病菌的储存再走数十丈华星到一排排房间前。人员稀少华星只偶尔看见一两个人其余都是那变种标本在干掉几个变种怪物后。前面终于出现声响华星脚步不停能量暗暗凝聚此处是对方巢穴击败赶尸人除了变种僵尸已没什么好怕的。

    “嗤嗤!”“谁?”“谁?”“谁?谁?谁……”几个声音连续传来走廊里回荡是人的声音。

    一道红色身影晃动华星已到前方七八个荷枪实弹的大汉傲然矗立前方分别站在四五个不同的方位共同守护中间的一扇门。华星冒险那么多年眼光自然非比寻常他一眼认出这数个大汉绝不是一般人。他们训练有素站的地位也大有文章形成一个互相联系的包围圈个个肌肉突出脸型坚毅双目精芒闪烁!世上少有的精锐。在华星眼中看来但还是差得远了不要他此时僵尸现形法力凝聚就是平常时他空手在突然袭击中也能完全解决掉他们。

    七八个大汉看见一道红影陡然迫近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已至眼前那人头垂长眼睛泛红脸色神情怪异绝伦他的目光凌厉。只要被他盯上一眼就仿佛一把刀锋实质割过。心中一颤!

    那几人在世间非同寻常但相对华星又哪是他对手其中一个过会儿终于敢于踏前一步颤颤地道:“你是谁?”

    华星微微笑道:“你们没有知道的必要还是你们为何在这里吧?这里本不属于你们的。”

    那个大汉一提手中枪道:“这里是我们的禁地只由我们军长自由进出外人是不能进来的。你到底是谁?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军长!”华星一愕他有明白。对方是谁了。

    另一个大汉声音颤抖道:“是的。无关人士请马上出去。否则我们立刻歼灭!”

    华星淡淡一笑好整以暇仔细看一下这几名大汉他们的装备怪异黑色外套腰间宽厚的腰带上系了几挺枪有长的有短的有大的有的。下方则赔几柄匕每一柄锋利异常均有不同用处。他们脚靴、裤筒均配有武器。上身除了内衣露出坚凸肌肉一挺轻型机枪、完整的子弹匣紧握手中。独一无二的装扮华星轻轻一叹道:“你们是托斯的近卫?”

    世界号恐怖集团份子他的军队与世界上一般恐怖集团不同有其特殊的标志。他们队伍与世界任何国家和区域编制都不同托斯最近的几个卫士更是精锐中的精锐!传他们精通更种武器使用枪、刀各种冷热武器均熟练无比他们徒手搏击每一个也是一等一的。可以是各方面的人才。那八人在世界上极有名仅次于托斯作为世界号恐怖份子欲歼灭托斯的国家和人自然不计其数军队当然不容易调动但一些大国派出特工想刺杀托斯却都被他的近卫一一解决掉。那些特工根本近不了托斯的身边。所以托斯才活到现在。

    这几名得力的手下也有名号称八虎。

    托斯作为一个恐怖集团他不以恐怖称自己却给自己起了一个极雅的外号:军长!外人必须叫他这个名号否则就是犯了他的禁忌犯了他的禁忌死得将是很惨。华星听到那大汉如此称呼见他们如此装束便知道是托斯了。八虎在这里出现托斯也不远。

    华星仔细打量数人他对托斯没有好感以前不屑以自己身份消灭托斯如今情形紧急他决心毁灭这里。便管不了那么多。

    那个如领的人道:“你认识我们军长?”

    华星哈哈一笑道:“这个世界不认识你们军长的人很多哩他们莫名其妙地死在你们军长手上作为了冤魂也不知道该向谁索冤。”托斯集团不但自己动战争破坏世界和平派出他们有组织军队到世界一些不达地区搞风搞雨。他们还利用自己的力量和财产、军火支持一些恐怖集团制造混乱并支持一些国家反对党动政变。世界上直接和间接死在他手上的生命不计其数。

    那为之人色变道:“你到底是谁?”他们被华星那种威凌无俦气势所摄见来者不善不敢贸然而动。

    华星冷笑道:“叫你们军长出来吧。”

    其中一虎怒道:“我们军长岂是你叫出来就能出来的?”

    托斯和赶尸人合作本来是一件失败的事他们只作为赶尸人的棋子被他利用便没有其他的作用。赶尸人留他们在这里就可见如今赶尸()人走了还有托斯这里面只剩下他的几个近卫已是穷途末路。托斯的所作所为已够让他死一万次不止华星今天到这里绝不能放过托斯。

    华星目光寒芒一闪道:“你们军长已是穷途末路你以为你们还有作为吗?你们还是让开吧自己寻找出去的道路。”

    那几人心神一颤为之人倔强道:“我们军长是世界独一无二的为了军长我们宁愿牺牲自己保护军长绝不后退!”

    “嗖嗖嗖嗖!”数道枪一齐对准华星其动作矫捷统一迅整齐华星心中暗叹知道劝不动他们。身子陡地一动幻影一闪已至其中一个人面前那些人只见红影一闪眼前华星失去踪影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他们看见华星身影华星已到他们其中一人前。

    “蓬蓬!”那人手中一轻枪弹脱手一股巨大力量传来。“砰!”那人身躯横飞出去。

    众人忙调转枪口华星冷冷一哼以不可思议度到另一人旁边“嗤嗤”根本不给他们射击的机会手一伸一张。放出一股吸力那枪莫名其妙来到他手里。华星以枪把一托那大汉闷哼身躯一痛往后倒。

    另外几人也是应变奇快知道枪无法奈何华星齐齐把枪扔了徒手展开搏击。欲截击华星。但他们哪是华星对手余下五个华星无论度、力量都胜他们一筹红影到他们之间手脚并用劲风激荡“乒乒砰砰”惨呼声不绝华星每一拳击在他们身上。瞬息之间八虎全无还手之力倒的倒、摔的摔横飞的横飞或重伤吐血或躺地不动华星旋转一圈已没有一个有反抗能力。

    华星回到中间负手卓立深深瞧了他们一眼他们这一生休想再有能力去伤害别人。华星叹了一声走过他们到那虚掩的门前。里面传出一个沙哑声音道:“华先生请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