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林震天

第一百三十六章 林震天

    巨大响声之中研究室毁之一旦熊熊烈火焚烧一切怪物、怪人、吸血僵尸在烈火中毁灭一个不剩只余下扬灰、腥臭轰隆的震音萦绕耳旁明亮的火光仿佛一场噩梦的过去了总会遗留东西在脑际……

    毛教授已通知华星几次警告那毁灭系统逐渐启动必须趁早完成任务华星在这里也能感觉到微微的颤动白颜布鲁杰士那边已准备完成随时可以撤出应该没多大问题。这令华星的放下心来。他现在主要找到林震天把他救出来只要找到林震天那么他的任务就是完成。如今研究室已毁那怪物、怪人、吸血僵尸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也没有人能扰乱世界当华星离去的时候这里的一切设备、仪器、病菌都将会毁灭世界将恢复和平……

    毛教授白颜他们均担心华星华星的危险不自言而明但林震天没有找到华星是不会出来的这是华星答应过林如雪的。

    在研究室毁灭那怪物、怪人、吸血僵尸那年轻人还站在外边静静呆华星出强大能量毁灭了研究室降落下来吁出了一口气。这里一切也就是这样结束了。林震天的踪迹还未有华星刚利用过这里的设备、僵尸红眼、感应搜寻都没有现他的踪迹奇怪之极勒森巴达他们的方位也没有难道是赶尸人转移了位置……

    那年轻人看了华星一眼目光迷惘希望华星指给他一条路华星暗叹一生他该何去何从也许如今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片刻之后一切都不在存在——华星还是向上挥了挥手任由他挣扎……

    他把地下研究所的一切毁灭感到没有了别的异常才回到地面寻找过许多地方几乎将整个洞内空间都寻找个遍一直到边际都没有林震天的踪迹。林震天像是凭空消失。林震天是赶尸人亲自抓回来的对他们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虽然华星不知道这个意义但从勒森巴达他们口中他知道赶尸人对林震天有一定目的这是什么目的他不出。所以他们当然不会把林震天放在一般地方也不让人随便去接见应该是比较偏僻的地方。那是什么地方呢?

    想到这里华星走了一圈忽然心中一动。

    洞内空间边沿华星穿过一道隐形玄门那门是以法力禁制隐藏起来形成一道岩壁肉眼看不出来其实那里面却隐藏一座门。需要特殊的手法方能打开而华星看出那道门。

    他走到那道门前手掌生出一团红芒缓缓击在玄门之上在门震动出现缝隙的一刻身躯化作一道光芒进入了玄门。在中间身躯陡然爆一阵光芒。能量大涨“轰隆”破开玄门玄门破坏华星进了去。

    不出华星所料这里是另外一个空间里面十分就宛如大厅之中楼梯底的一个空间一般不惹眼。却摆设装置均十分精致而简略令人耳目一新。前方乃原始的岩石中间有一个门架十分奇怪。那门架并没有门却矗立这里照理来没什么用其后方凸出几块大石头棱角分明几丝光色透出华星四处打量。这里没有人一切如初开时未经雕砌。显得贴近自然穿过那道没有门的门架是一个转弯走过转弯一道白色光芒射来。

    华星身躯一震那光芒柔和宛如初升太阳并不伤人那么地自然不是人为出的是它前方的一种物体。

    此处宽约三丈高四到五丈就如一个怪异地底甬道刚好能通车华星走了进去白色的茫茫光芒射在人身上、眼上看不清前面景象。就仿佛进了一个仙境似的处于迷雾香烟之中而不知所措。光华芒射在华星身上华星不由自主升起一种情感迎着那光芒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缓缓走了进去身躯消没在光烟里……

    白茫茫的光芒尽头之处是一层晶莹似水晶的屏障那光芒就是它身上出的那水晶是透明的但要通过华星便不知是否可能……

    到那水晶之前透过水晶望进去华星身躯剧震定在了那里——

    一个精致而简约的屋装扮成一个办公室样地面一桌一椅一部微型的计算机墙上挂了几幅素画颇有意境雪白而无暇的墙壁宛如白雪刷过一般。滑腻明丽。地板以大理石铺成那么的朴实、给人以自然、淳厚之感。空间宽敞里面的东西并不多恰好能够维持日常生活所需稍加装饰还有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书约上千来册剩余数丈的空间。

    前方略靠近那水晶处偏向一角一张典雅现代化的桌子桌子以水晶之木做成不知是何物质在桌子前面一张椅子椅子上座着一个人。那人一手举着一本书托在桌子上微侧着身如渊亭岳峙。他的眼睛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眼前的书。

    一看到那个人华星身躯一震。

    ————

    不由自主地华星心中涌起一种情绪那个人约五十许精神矍铄浑身散一种摄人无伦的魅力使得看见他的人都自然而然地升起敬佩一股之心衷心的折服!这是心灵深处生出的。他天生有一种为人上者、领袖群伦的魄力那脸容的线条宛如大理石刀雕刻般的明晰透出一种异常的坚毅和韧性其中隐藏一种历尽风霜的沧桑此刻似乎稍微有些苍白和虚弱。但仍是坚强挺傲。鼻端挺翘予人感觉是一个神志极其坚定的人线条分明的脸颊在眼角处分作两半到额头眉毛修长几丝的斑白时而微皱时而舒展的眉毛配合那明亮深邃的眼睛让人永远看不清其内心想法……

    但那眼睛却是异常的锐利灵敏只要他看一眼的东西似乎绝无忘记绝无遗漏!

    头垂长挽向后聚集浓密而亮现出他极端鲜明的脸颊、额头和神情融合起来是一张世上绝无仅有的脸庞。他穿一件长袍有种古典而风雅的意味、却奇怪的相当具现代气息予人一种不清道不明的味道。笔挺柔滑成线条向下延伸整个人坐在那里。他一动不动探一只手撑着椅子扶手一只手桌面举着书目光深深注在打开的书页内将全部分书页与后部分书页卷起单手而掬那种姿态、那种气势闲适淡雅是外人所永远无法学会的。

    华星一看到他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脑海不由自主浮起一个图象失声道:“林震天!”

    水晶隔开了人的距离却没有隔音里面的人似乎可以清晰听到外面人的声音里面那中年男人听到华星的话微微一震似乎有些诧异终于缓缓转头望华星的方向。

    眼前不远处立着一个孤单而傲岸的身躯中年男人神色露出一惊异但那惊异立刻给眉毛掩盖起来他的目光凝注在华星身上仔细打量他。

    两人四目相投目光互相打量华星与那中年男人光芒空中交击仿佛两道闪光般碰出火花那中年男人的光芒开始是惊异、警觉然后是奇异、迷惑、逐渐变得清晰、平静最后十分的平静、淡然……华星与他目光对接通过目光两人似乎能感受到对方的心意。华星心中微微一震感觉到那中年男人凌厉而敏锐的目光那中年男人似乎从华星眼中读出他并没有恶意和他的目的是来这里找他。眼光渐渐柔和起来。

    这个地方在水下是一个极端机密一般人是不会到来那中年人何等样人瞬间看出华星并非寻常人两人对峙数分钟之久。华星长长吁出一口气再次道:“你是林先生!”

    华星林先生的时候那个人就明白因为这个世界叫林先生的人很多但只有一个别人不用叫他的姓名只叫他的姓氏就会知道他叫什么。他是独一无二的在这个世界上国际上林先生就代表一个人的名字一个东方人的名字一个传奇性的人物。林先生是一种对他的尊敬。所以华星叫他林先生他就知道华星认识他那人心神微微一震却不话目光射出一种光芒华星能够明白此刻那中年人转过头一动不动地凝注华星轻轻了头。

    华星笑了那人皱眉似乎若有所思忽然道:“难道你就是——”他的头向东方然后手向天上指作了个五角星的形状向着华星。华星笑了笑那人也笑了笑两人并没有多少话语但他们都明白了互相的话。

    沉默一会林震天皱眉道:“纵然我知道你能力极大但你能够来这里仍然出乎我意料要不是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一个人能够进来这里那么非华星莫属我也不一定能猜得出你。”林震天如此神通广大的人也不知道华星的真正身份。

    华星笑道:“我也想不到能找到这里来世事真是难料。”两人聊了一会。

    大地忽然震动一下这个寂静而无人的环境也跟着动了一动丝丝扎扎的声音传进华星耳膜进来这里之后华星能毛教授他们的通信再次中断。在那白色光芒笼罩下什么电磁仪器都不起作用。当那震动传来华星忽然意识到什么。

    华星色变林震天的神色也微微一变皱着那双修长而尖锐的眉毛淡淡问道:“怎么了?”

    凝耳倾听一会华星向他道:“不妥这里将(--网)要毁灭了。林先生我是令爱林如雪请来救林先生出去的此地形势危急我们必须出去了。”华星焦急道。

    林震天一动不动神色似旧似乎天崩裂下来他也依然神色如常道:“是如雪请你来的?”

    华星心念电转他和林如雪的关系林震天始终要知道的但此时却不宜解释一切。他缓缓道:“是的。林先生出现变故后令爱担心无比四处派人寻找林先生下落但一无所获。她十分担忧林家又生一系列变故我与令爱意外相识于是答应她一定要将林先生救出去。”

    林震天毫无表情沧桑、苍白的脸上现出一丝温情双目变得柔和转头叹了一下道:“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雪儿一定担心极了吧。这丫头平时一副坚强能干样子其实内心是极柔和软弱的她聪慧无比但我失踪了她必然焦急万分。或者动用一切力量寻找我在这里她又如何能找得到呢?她多方找寻不到我必定焦虑莫名。此刻恐怕她不急成什么样子?”

    真是知女莫若父林震天作为林如雪的父亲果然对自己女儿性情熟悉无比林如雪为了林震天的事奔走忙碌担心忧虑连身体都垮下了。要不是华星在旁边抚慰她一个女子面对如此多复杂诡异绝伦之事虽然她出色能干但是否能够挺得过来也难。

    华星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令爱为了林先生的确十分的焦急她曾经派人到世界各个角落寻找也曾经深入到一些特殊部门当中到了一些偏僻岛屿动员一切有可能动员的力量。依然找不到林先生。谁能够想得到林先生竟然在此处?”

    林震天微微抬头望向天花板华星进来很少见他动过他的每一下就明他正在心中徘徊一个重大的问题林震天忽然变得神色怪异喃喃了一句华星不明白的话:“这一切都是注定的怨得谁来?”

    华星离他稍远他这句话声音极细况且意思十分难以理解华星一时不怎么听得清晰问道:“林先生什么意思?”

    林震天沉默片响没有回答过一会朝华星瞧来道:“你到这里也是注定的我早料到一切都在按照原来情况进行着……你雪儿她没事吧?”

    那毁灭系统启动外面宛如地震地微微摇晃里面也有些微震动林震天却毫不在意神色淡然这一份气魄胸襟并非人人可以到达的。华星心中钦佩道:“她现在很好知道你的消息她十分高兴已然好得多了。此次她也参与营救你行动不过在外面上方林先生你们很快能父女团聚。”华星着仔细打量准备将林震天带走。

    林震天抬头凝望神色却黯然应该来此刻华星找到他营救他出去父女团聚应该高兴才是他却现出黯然之色华星为人细微却始终无法明白林震天的想法。

    林震天沉静一阵突向华星道:“你刚才林家生一系列事那到底是什么事?雪儿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