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也吟诗

第一百四十五章 也吟诗

    三四天之内航船没有什么意外都在平稳中前进按照华星指定的路线愈来愈接近目标船上的人在紧张而闲雅中度过。华星时时到室内与众女谈话笑时而转到大海中看那浩淼无尽的海水目光深邃神色沉凝带一种古老而久远的情绪。谁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他经常这样子。

    航船中的各人都熟悉自己的工作每日做好自己的工作有时间的就大家互相熟悉交流交流那几名技术人员知道时春意是毛教授的徒弟众人均知道毛教授在国际上的巨大名声如雷贯耳。何况时春意本身的能力也令他们十分敬佩、折服大家很容易打成一团。

    唐方郭靖梵不大喜欢话大家知道他们性情很少与他们谈话反而是张遥张远两位拥有异能的老人。被众人视为神奇。

    这艘大船上的人都是这个世界最杰出的人有数几个可谓卧虎藏龙什么样不可思议的人都集中在上面已没有什么惊奇。布鲁杰士是吸血鬼白天不能出去只有晚上才到船面。华星时常与他一起迎着海风望着茫茫海面与他们一起谈论、交流。他知道布鲁杰士王子在世间的朋友不多因此他在这个船上也是比较孤独的除了跟白颜时春意和自己比较多语言或几女时也微微一笑而外几乎不怎么话。因此华星经常与他一起希望能解开他心中的长年寂寞。吸血鬼在一定程度上与前期的华星相似那时华星放不开自己便常常自困不敢面对夏洁王林玲林如雪诸女的感情。那是十分痛苦的一件事。华星能够明白。布鲁杰士血族不见阳光那么多年不可避免心中藏着某种阴影血族的生命是悠长的数百年来不见阳光的生活那是多么悲惨的一件事!因此华星理解他。与他多多交流以减轻他的痛苦。

    他们讨论吸血鬼的悠远久长的历史或血族的未来智慧女神的力量里面有何秘密?那女娲的力量是什么呢?女娲与智慧女神有些什么关联?

    华星布鲁杰士隐隐感觉女娲娘娘与智慧女神有些相似但那是什么关系他们不明白。

    在这些日子中船上不定期与毛教授通信把他们这里的情况告诉毛教授或有什么意外立刻回去让他分析。这次出来一方面时春意寻找女娲娘娘的遗物看看里面有些什么神奇收集上古物品一方面毛教授在家里搜索、查阅资料以尽快解开女娲神秘遗物、智慧女神的力量。她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双管齐下。

    海风吹来一阵阵波涛迎往大船分作两半如尖刀划开般往远方去了。夜风有些凉黑色在大海神秘波粼和一些奇怪生物的闪烁下并非完全黑暗目光好的能微微看见人的神情。

    华星卓立船望向远方目内射出一种深邃而悠远的光芒穿过长空与海水茫茫然化为一体。心情沉浸在一种寂静而波动的氛围中。清凉的海风吹过头、衣袂之间的空隙带来丝丝的清意。此处的风有些冰冷因为大洋中央处于中低纬度隐隐有结冰的倾向一般人难以抵受华星早已不忌寒暖他现在只不过是感受到外界环境但内里却可以自行调节。

    白颜从后方走来步到华星背后静静地也不话站在华星旁边华星感觉到白颜的脚步也不话好一会白颜转望华星轻轻道:“你又在想了?”

    华星奇怪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白颜俏脸露出一丝绝美微笑在海水光亮中显得异常的不可方物摇了摇头嫣然道:“别人或许不知道我却可以别忘了。我跟你可是心意相通的。你出来那么多天每日皱眉苦脸对着大海呆天空冥思或是沉静纵使跟大家谈笑也隐现黯然我岂不知你的心情你是否又在想她了?”

    华星心神微微一震白颜与他的关系不可寻常他们既然同是僵尸又有了**上的关系因此白颜是这个世界唯一能读懂他心的人华星很少事能瞒她。华星头道:“你知道了?”

    白颜微笑头:“你出来后就有些异常每当看到洁儿、林玲她们不由自主脑海就会浮现起某些事情吧?当你看到大海的无边天空的广阔更加触动心绪特别看到洁儿、林玲她们都聚集回来了却始终没有她的踪迹。你一定十分担心吧?”

    华星默默不话过了一阵感激道:“谢谢你颜!”

    白颜柔声道:“要什么谢呢?我们两人之间还用这些多年以前我不是要谢你了。”白颜在华星耳边轻轻相诉。

    宛如初恋的情人。

    华星感受到白颜的情绪脑海不由自主浮现他们刚见面之时那情景十分的诡异宛如昨天一般历历在目谁会想得到今天一切改变。世事真是难料那成为了改变他一生命运的转折。

    华星目光望了白颜一会移到茫然无边大海深处沉声道:“我不单是为见不到她而遗憾现在我明白了许多事当年她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僵尸与人类并没有太多不同我看以前的她莫名也会想起现在的我。想想过了那么多年未来茫然她依然渺茫天地五行灭世她是否知道?我们是否能阻止?五行的力量如此强大凭我们几个人能力就算找到女娲力量我们能否抵抗呢?我们根本不是五行的对手。”

    白颜摇了摇头神色肃然道:“我不知道但唯一能确定的是她是不会丢下你的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回来。”

    华星心中闪过一丝火热微微一颤涌起一种希望旋即目光黯然深吸一口气迎着清凉的海风压下万千心绪道:“希望吧。”

    白颜默默望着华星也不话两人就这样立在夜里船静静看着长空大海在即将到临一个新的空间之际两人心中均涌起一种奇异情绪。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空间呢?

    一个头从船仓探出来露出亮晶晶的眼睛另一个头又从一边探出来朝刚才的人打手势悄悄地蹑手蹑脚走到华星、白颜的身后。

    一只晶莹洁白手从后面探到华星前面蒙住华星的眼睛那只手还没蒙上华星淡淡一笑道:“洁儿别闹啦!我知道是你的。”

    身后娇俏人儿在黑暗中奇怪道:“你现了我?”

    华星好笑道:“你们两个在我们身后动静比海水波涛还要大我们能不现吗?”

    那黑暗中娇俏的身影微微娇喘不满道:“人家才没那么大动静呢?是那海比人家声音大。是你耳朵像猎犬一样灵敏只听到人家声音不听到海浪的声音了!”

    华星不禁莞尔旁边的白颜也笑了却是另有一只晶莹如雪滑腻的手忽然由后迅环抱白颜双手滑上她天鹅绒毛般的颈脖接着整个娇弱身子挂在她身上。喜悦地道:“颜姐姐却没现人家!”

    原来是夏洁和王林玲在船内看见华星和白颜在这里谈话偷偷溜到他们身后一人想给一个惊喜他们夏洁负责蒙上华星眼睛王林玲负责拉住白颜不让她去援助华星。两女美丽如仙夜色下显得如此清丽淡雅纯洁的脸颊洋溢欢欣笑颜娇弱的身子在船上翩翩起舞海风掀起她们的衣裙飘忽不定眼角眉梢满是盈盈笑意。

    她们很久没有跟华星在一起这一段日子是短暂的也不知道哪天是结束夏洁王林玲不必掩饰自己的天真、纯洁将自己美好的一面完全展示在华星的面前。只希望过一天美好的日子就是一天美好其他的她们不需要多想。那过去了的数年时光已经是她们今生最大遗憾。

    华星明白她们心情他心中何尝不如此因此对两女的纯洁、天真他不会厌烦只会认为她们更加美丽、纯洁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更重。

    华星看着她们嫣然美丽喜悦样子微微一笑道:“你们以为你颜姐姐没现你颜姐姐早就现你们啦只是她不愿出来打击你们而已!”

    王林玲吐了吐可爱的舌头挥拳道:“我才不信呢!”

    夏洁却认真问道:“是真的吗?”

    华星又好气又好笑爱怜望着她道:“当然你想如果你们颜姐姐警觉性那么低怎么与我们强大的敌人斗争呢?”

    王林玲放开白颜拉着她的玉手疑惑道:“他的是真的吗?”

    白颜握着她手微微一笑并不言语。闲雅幽静。

    华星皱眉道:“你们还不睡觉?这么深夜了?”

    夏洁瞪了华星一眼轻移莲步道:“你们还没睡呢?”

    华星笑了笑道:“我只是想出来看看大海呼吸新鲜空气。”

    王林玲走到华星面前向着大海大声道:“我们也想看看大海呼吸新鲜空气啊!”

    华星忙掩住她嘴道:“喂!叫那么大声把你如雪姐姐吵醒了虞美也吵醒了!怎么办?”

    王林玲顺势躺进华星宽阔肩膀把头枕在他胸膛嘟嘴道:“如雪姐姐早醒来她跟我们一起出来……”

    华星奇异道:“如雪姐姐也出来了?”

    背后一个清丽的声音传来道:“我也想看看大海呼吸新鲜空气啊!”

    华星身躯一顿回不过身子听到林如雪的声音脚步踩在船上夜里显得十分明显“嗒嗒嗒嗒”他面对林如雪有不像别的女那样听得她这一句话有些责怪华星却是心中欣慰。

    她能这样话明她已从悲伤中逐渐恢复过来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欣慰林如雪走过来道:“不但我来了虞姐也出来了!”

    华星缓缓回过头果然虞美优美的身子从船仓出来夜色披在她身上宛如一个女神散神圣光彩华星目光在四女俏脸上打量他的目力好在如此暗夜能够看清每一张脸颊华星一阵道:“你们都不睡觉!”

    虞美跟在林如雪身后走到华星旁边伸手一拨如云秀闻言回嫣然一笑道:“我们睡不着也想看看大海呼吸新鲜空气啊!”

    华星哭笑不得每一个女子出来都蓄意学他的话她们不单语句是学他的连那声调、语气、音色都学得惟妙惟肖令人啼笑皆非。白颜微笑着看着他道:“大家都出来看大海了看来大海的吸引力不啊!”华星听出她话里有话忙不敢答话。

    夏洁走到华星面前当先对着茫茫大海船仓开着的门丝丝光亮透在她的脸上目光射出一种怅惘神色张开双手道:“是啊!我很少出过大海呢!就算出了大海父亲也不让我到大洋中间现在终于能够去到我生命途中最远的地方。大地如此奇妙大海多么浩渺天地之间看不到边际!”

    诸女萦绕华星齐齐站在他旁边也望着浩渺大海心中不知是否沉浸在一种异样情绪都不话迎风站着王林玲一手握着华星的手一手与夏洁紧紧抓着从胸膛探出头来望了望夏洁望了望华星又把头移到大海上面。

    林如雪道:“大海如此浩瀚广袤无边无际滔滔巨浪狂涌滚卷人在大海之中多么之就宛如人在大海之中是如此渺一切微不足道!大海什么都可以带去人生匆匆短暂多么微不足道……”华星目光凝望脸色微微红的林如雪伸手抓住她柔荑她心中潮水汹涌这番话是有敢而的林震天的死多多少少都会对她的人生观、世界观生影响甚至对她思想的影响是一生、一辈子。因此她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微晕目光射出淡淡惆怅和未来的迷惘冷漠而傲霜!夜里宛如一尊洛水女神。

    白颜微微一笑并不话在诸女之中她站中间位置和华星并排夏洁王林玲在前面林如雪在左边虞美在林如雪的稍右边。

    “人是渺但如果站在天地的角度看来大海未必不如此渺甚至站在另一个高度上看天地都显得微不足道了连人类也微不足道我们何必过于介怀人人不过于宇宙中一微尘。”这句话出自绝美的虞美之口诸女不禁回过头惊奇看她华星也觉微奇虞美一向很少话在一行诸女之中她是最沉静的一个若非有几个女子陪着她真不明白她是怎么过的。她不开口而已开口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一番话站在另一个更高角度完全乎其他众女所想一般人根本听不懂她的话但华星白颜林如雪等均聪明机智的人听出她在这句话蕴含天地至理。

    虞美见众人均怔怔看着她才现收回放在大海上面深含复杂感情的目光避过众人目光幽幽低下头道:“嗯?怎么……这样看着人家?人家只是一时兴起随口道。”

    众人惊奇变异目光在她身上。

    华星道:“无论天地多大人的胸怀是这天地之间最广阔的。”

    诸女听得头在船上站了一会听大海潮声夏洁忽然道:“波你记得吗?那时在学校你是多么的惊奇是学校的奇才。没什么能够难住你的你的成绩数一数二今晚这里景色那么美丽大海是那么广阔在如此情景下。你作一诗给大家听好吗?”

    “作诗!?”人人奇怪转头看着华星华星在学校的事只是少数几个人知道众人听到夏洁出华星的往事均露出感兴趣神色。倒是华星不好意思尴尬道:“这个……这个……咳咳!这种附庸风雅的事我们还是不要干了!”

    众女在他身上的目光摇了摇头均一致地认同:不你必须做!

    华星看着众女她们坚决神情道:“你看……我这种只会大家斗殴的无赖……哪会吟诗我们谈谈别的不要吟诗好不好?”

    众女眼睛准确传达出信息:不好!众女均有坚持的意思他不作诗死不休。

    华星退后一步道:“不会是真的吧?”

    林如雪看着他冷淡道:“你可以选择不作!”

    白颜微微笑道:“那你认为呢?”

    虞美只是看了看期待的夏洁和张牙舞爪准备抓狂的王林玲试探道:“你问问她们……同意还是不同意……”

    华星瞧了瞧这个又瞧了瞧那个目光在众女之间徘徊一阵叹了一口气投降状道:“好吧!我作还不行吗?不要以这种目光看着……我快窒息活不下去了……真要命!”

    众女把杀死人的目光从华星那里收回白颜“噗嗤”想笑又掩住了嘴冷静看着华星华星深深吸一口气整了整衣裳走到大船前方面对大海长空神色凛然张开双手望往浩瀚渺茫夜海深处双目射出坚毅深邃的光芒大声道:“大海啊全是水!骏马啊四条腿!~~~~~~~~”

    众女听得怔了一怔接着“噗嗤!”“噗嗤!”“噗嗤!”忍俊不禁娇笑王林玲先笑起夏洁跟着笑了林如雪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白颜莞尔虞美更是娇笑得娇躯颤抖众女在夜色下是如此绮丽宛如翩翩起舞仙子神女。

    “大海啊全是水!骏马啊四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