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时空之界

第一百四十六章 时空之界

    林如雪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娇躯收起笑声嗔道:“这这不算……你耍赖!”

    华星一本正经道:“我哪里耍赖了这句不是很经典吗?‘大海啊全是水!骏马啊四条腿!’形容得多么贴切啊!”

    王林玲笑得伸手掐了一把他腰际俏脸红晕娇嗔道:“不算不算我们夏洁姐姐要的不是这个你必须重新作一个。”

    华星苦着脸道:“不必了吧。”

    林如雪白颜虞美等笑完勉强抑制激动心绪不过人人都心情轻松起来与之前即将面对不可测未来黯然飘散这也是华星要达到的目的。

    心中安慰。

    没想到的是惹火上身华星本来想逗她们高兴此刻众女却是愈加热切希望听到他吟诗那期待的眼神看来华星刚才的“绝妙诗句”已彻底引起她们对华星的兴趣今晚华星不吟出一绝世好诗她们是不会放他回去睡觉了。

    林如雪冷静下来道:“你老老实实作吧否则今晚我不敢保证你是否能够安宁!”目光望向一副抓狂样子的王林玲和一脸蛮横看着华星的夏洁。

    华星苦笑知道避免不了无奈道:“那好。不过我不想吟诗那样没有感情一意味也没有我们不吟诗不如来唱歌好吗?……”

    王林玲夏洁拍手道:“好呀!我还没听过波唱歌那歌喉……呵呵我想起就觉得好笑。”

    白颜轻轻道:“你们的波歌声可是最好听的你们可不要瞧他。”

    夏洁王林玲睁大眼睛道:“是吗?我们怎么从来不知道。”她们知道白颜很少笑一话肯定是真的目光不可思议望着华星上上下下打量他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出来呀。

    这次林如雪和虞美都引起兴趣来不由仔细打量华星是呀!无论怎么都看不出来啊他能唱吗?她们都有些期待了华星的歌声会是怎么样呢?会不会划破玻璃地划破这大海长空宁静!

    华星微微一笑忽然想起一部电影《泰坦尼克》里面的情景那里就有一个十分经典的镜头那是男主角救起女主角跟她双双依偎张开双手在船头迎着风的那一刻。那是一部悲剧的电影结局感人至深最后“泰坦尼克”号撞在了冰山船数百上千的旅客死伤无数。男主角为了救出女主角后来死在了海水里。当女主角得救知道爱人已亡——那一刻却是全剧最*华星少有地被感动得几乎落泪。

    如今他们的情景与《泰坦尼克》有些相似只是这里的男主角换了身份女主角不单是一位——他们都是在大洋中航行。华星是僵尸不死是肯定的但夏洁、王林玲诸女——华星不敢想像下去忙挥去万千思绪回过头对众人轻轻道:“我们坐下来好吗?”

    白颜林如雪头道:“好的。”

    众人在船围着坐了下来这船上除了工作人员就是时春意、布鲁杰士王子和林如雪的几个手下一般人不来打扰他们。灯光透过开着门口向外散海面波光粼粼天空迷惘深湛却有丝丝的光明在船萦绕而做成一个圈子环绕着温暖。

    华星目光在诸女绝美脸容扫过心中涌起一种温馨的感觉多久以前他希望这种感觉脸容收敛凝神道:“我唱的是一久远的歌那歌曲十分的感人我们大家一起来唱好吗……”

    大家均头。

    “从那遥远海边慢慢消失的你本来模糊的脸竟然渐渐清想要些什麽又不知从何起只有把它放在心底………………”

    悠扬的歌声宛如幽莺出谷在大海里竟是从华星口中出来在茫茫夜色的大海飘扬上长空带着一种古老久远的情绪和对未来不测的执着追求深刻的思念复杂感情在静谧的夜里分外使人感动!~~~~~

    “茫然走在海边看那潮来潮去徒劳无功想把每朵浪花记清想要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猛然回头你在那里………………”

    白颜林如雪听到华星的声音诸女娇躯均是微微一震芳心颤动轻启樱唇跟着华星的曲调轻轻唱起来:

    “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就让我用一生等待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恋就让它随风飘远………………

    “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像带走每条河流所有受过的伤所有流过的泪我的爱请全部带走…………………………”

    微微低沉而沙哑的歌声随风悠扬地传到大海上方天空中与这里的情景相映宛如千万年来的梦消陨在夜空中……

    大船接近交接口这些天他们一直保持与华星的通信毛教授在家里找到不少关于女娲的资料指导他们的航行。预测可能遇到的各种状况作出各种紧急应变。

    电磁波逐渐减弱他们的仪器能感应世界的辐射、电磁波、信号愈来愈船渐渐前进愈来愈微弱有的地方已经没有信号。他们只有用自己制造的特殊通信工具一天之后有的时候甚至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信号在整整一天两夜没有信号后他们知道已经离开了时间界限范围。开始进入那个与外界一切隔绝的空间这是个交界带在里面一切通信、工具都失去它们平常应有的效用就像是宇宙大爆炸初始无限的密集无限的凝聚使得那里的一切物理定律在里面都失去效用。

    同时世界某个达的地方他们在控制中心里面数个大人物站在一个大屏幕前那几人都是气势非凡可能是某国高级领导人。他们的图像是华星他们的情况此时那图像忽然模糊起来但那船进入一个地方逐渐模糊。渐渐四周出现白雾使得他们看不清楚最后生出一道道迷迷糊糊的波浪什么都看不见了。

    隐隐只见一艘大船的影子消失在电子屏幕里。

    众人叹一口气。

    虞美、夏洁、王林玲诸女都在室内不再出外面林如雪走在各控制室和指挥中心严密监督王林玲则利用她的电子笔记本控制一切电子仪器白颜和布鲁杰士时春意等能够自由活动而张遥张远负责贴身保护林如雪。那些技术人员有唐方郭靖梵保护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华星时春意等放心。

    特殊的时期他们必须时刻警惕不敢掉以轻心……

    虽然一路来没有生什么意外但最可能生意外是那交界这是毛教授的。这里的一切也是最诡异和最脆弱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一旦有了异样情形他们必须立刻应变后面的情形他们尚不知道怎么样?

    华星与布鲁杰士王子白颜时春意站在一起凝望滔滔大海此处潮浪与别处不同显得特别的汹涌澎湃似乎随时可能爆成大风大浪旋涡龙卷风。海水是黑的天空阴沉沉看不到一丝光彩船上只有这四个人是不惧任何事物的。在水下他们有过合作彼此清楚对方特因此再次联手他们有很好的协调作战能力。

    王林玲负责她的电子系统林如雪在室内忙着统筹指挥他们四个在外面随时应付各种状况按照林震天的估计这里应该是生风暴地方。也就是他们准备要遇到特殊的大风大浪那个急促旋转的瞬间就是生剧变的时刻。将他们穿越进女娲娘娘遗物神岛空间。假如他们在这里没遇到风暴那么才不知道怎么进入另外空间。按照如今情形显然迟早是要进入另外空间的。华星四人在这里观察水在关键时刻众人表现出努力工作的能力。

    大船前进。

    海水滚滔。

    忽然那滚滚滔滔黑色的海水生出变化。

    滚滚滔滔的海水黑暗里浪花一个比一个高排山倒海铺天盖地船身散淡淡黄色辉芒在道法禁制的保护下稳如泰山缓缓前进。破浪冲击。宛如锋刃!那浪到了大船身躯立刻下降或偏开一边进不了船那情景诡异绝伦。此时黑暗滚滚的海水中忽然探出一个头那头黑糊糊开始以为是一块木头但却是灵动那上面似毛的的黑丝乱卷或随水飘浮灵巧游动。在水里的度无比迅捷一会从这里窜到那里比一般游鱼要快上无数倍。

    睁开一双明亮而诡异绝伦的眼睛射出白茫茫光芒黑暗的身躯明亮的目光大海夜黑风高尤其显得诡谲恐怖。

    那一个头在大船旁边探出它的旁边又探出另一个头与它一般黑糊糊的毛须飞扬双目射出白芒游动灵活、敏捷。那头探出的旁边它旁边又探出一个来那一个探出来另一个又跟着探出来。接出探出一个一个接一个的探出最后排成一排居然有十数个之多一排个个黑黑糊糊双目射出白芒在大海灵敏游动。

    此时大船的另一边也探出那种黑糊糊的头并成一排灵活的跟着大船游去时时出“嗤嗤”人听不懂的低波段声音左右跳跃淹没在大海黑夜里。

    大船的前方左方、右方后方都出现那种黑糊糊的头毛飞扬双目射出白芒灵捷跟大船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游动。那大风巨浪对它们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大海风浪中游动就平地上悠闲而行一般那探出的头是异常的多!布满四方。

    它们不是一两排、数十而是接着一个一个头探出最后仿佛达到成百上千其数目之大惊人之极。黑压压的一片在大海黑夜中显得异常可怕诡谲!

    华星和布鲁杰士王子时春意白颜站在一起华星双目射出淡淡红芒将大海船四周情况环扫在目内心中升起一股奇怪感觉片晌微微叹道:“看来这次遇到大麻烦了!”

    布鲁杰士王子目光如蝙蝠般灵敏穿过黑夜清晰看到那探(网)出的头挤挤拥拥向前出群体的怪叫凝注一会儿了头道:“嗯!是大麻烦!”

    时春意本来看不见的但他戴一个特殊制造的红外线镜片加上道法强化黑夜里能看清大海情况陡然吸了一口凉气道:“妈呀!这么多成千上万!它们是哪里冒出来的?”

    华星目光凝注在那涌动的黑压压一片神色沉静道:“它们是从水底冒起来的之前毫无先兆就像是地底的精灵它们的游动度极快应变灵敏可见水下正是它们优势如果我们跟它们水上搏斗必定极难占便宜。”

    布鲁杰士王子道:“我们可以在空中居高临下攻击但如果它们是冲船而来的潜入海水在水下对我们的船动手脚。我们十分难以消灭它们。”

    华星头道:“他们这样跟着船必定是为我们船而来船上的人也不可大意。”

    时春意这时道:“幸好我们早作好预备唐方郭靖梵两位大师已经加强船身在里面注入了他们祖师遗留的法宝妖怪也难以近去。”

    华星道:“但不可大意它们没动手我们先观察它们那么多出来似乎尚未尽……”

    华星皱了皱眉思索思索。

    白颜忽然插口道:“你的意思是什么?”

    华星皱眉道:“我不出来我只觉得它们这么多十分的有秩序组织应该不是散乱的……似乎如果我没料错它们应该还有更重要的没出来。它们为何还不动手?”

    布鲁杰士王子目光冷静如水淡淡头道:“它们既然跟上了大船却始终不动手这令人十分的费解。它们是什么我们还不清楚。”

    华星神色一动目光闪烁心中电转陡然道:“如果我没猜错它们有两个目的——一是趁我们未现聚集力量等它们的领导者待到最佳时机再给我们重重致命一击。”

    时春意皱眉道:“什么时机?”

    华星解释道:“也就是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比如我们到了一个地方或在某个时间是我们船最脆弱时候而又是风浪最大的时候它们一起动作那我们就危险。”

    大船平稳海面中行进。

    时春意失声道:“那我们是否不必等它们先制人?”

    白颜冷静分析道:“另一种可能是什么?”

    华星道:“或许它们已在海水对我们的船暗动手脚只是我们此时方现——”

    时春意布鲁杰士王子同时色变。

    这时大海风浪陡然高大起来呼啸连连震慑天地他们平稳的船身突然震了一震一道黄色的光芒自船底散开来。在黑夜大海中那光芒是那么的闪亮耀眼就如地底出的烈焰由下而上射上半空映照亮得华星他们的大船。人影清晰可见。

    那海底怪物动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