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激斗

第一百五十六章 激斗

    无支祁庞大诡谲的身躯开始展动那他身边的几个鸱脾、桓胡、木魅、水灵、山妖、石怪跟着他行动。

    华星出一声长啸身形一涨往无支祁中心处掠去。

    ****************************

    “轰隆!轰隆!”之声不绝成千上万妖怪涌向大船。

    那妖怪涌到华星布下的水阵前受到阻碍“砰”一声往后退里面的时春意唐方郭靖梵不知那水墙能抵挡多久加紧修复大船。林如雪夏洁王林玲数女显示出她们惊人的意志力挣扎起来调整行船恢复各系统、武器装备。做好各项防备。他们的大船已不可能行动。只有尽量阻止那水怪的攻击。

    “轰隆!”大船震动一下被一个水怪撞击大船虽是有华星的水阵保护特殊制造的船上又有禁制、符咒无数但毕竟在前已经被无支祁强大的嘶嚎震破许多禁制、那水怪的力量如此强大一阵摇动。差倾斜!时春意唐方郭靖梵赶紧稳住。

    白颜和布鲁杰士王子几乎与华星同时跃了出去现出僵尸原型一个双翼诡谲面孔浑身笼罩一种黑色诡异光芒迎上前方几个水怪。一个白色的头飞扬手脚衣袂伸缩宛如灵蛇仙索僵尸獠牙伸长与那几个大夜叉和罗刹相斗。

    “嚎!”其他的水怪涌近大船“嗤嗤”大船黄芒一亮一闪又消失怪物退后船内的时春意、唐方、郭靖梵已经开始着手恢复在极力维持大船禁制。如果大船的禁制一旦失去成千上万的妖怪进去后果将不堪设想。可能船里的所有人都不能幸免。受到那巨大撞击大船的禁制、法力保护罩弱了一层破损一层华星的水墙保护层也是有限的他们继续撞击大船恐怕支持不了多久!

    高空中华星已跃起半空他现出僵尸原形力量以倍数增加脸色、头、身躯、手脚、指甲都变了样目光红亮幽深又带这丝丝奇异银芒亮如明月。他身形展动穿越重重阻碍不少阻碍他的怪纷纷为他强大无匹的力量摔飞开去或从他们空隙穿过去“嚎!”那鸱脾、桓胡、木魅、水灵、山妖、石怪形成一个圈子迎了上来一种强大无匹的力量袭至竟比那巨型水怪联合要强得多无支祁的几名手下也是非同可。华星不敢觑。

    伸手一抓空中生出一团水自然到他手上到了他手上水自然变大大得竟是宛如木马般转圈沿在华星的周围宛如旋转的水泉。陡然加无数的能量在华星手中涌动不断奔腾华星把那水朝下一水已完全结成晶莹的冰块在华星的一双手之中愈来愈是坚硬。

    “砰!”华星伸手一动头的大块冰块把突然向那几名水怪飞去。“嚎!”水怪嚎叫他们见到华星的冰块夷然不惧迎头撞击。

    “轰轰”“砰砰”强烈奇大的声音那六怪穿过华星的冰层现出头、身躯来虽然是被冰层砸中却似乎并未受伤。只是滞了滞继续向华星攻击。

    华星一上来就用上阴姬的御水书没想到那怪异竟如此厉害御冰术是大多数神仙无法应付的了那六怪竟是一伤都没受其力量实在是惊人。

    那几个怪大嚎一声再次向华星攻击华星浑身力量集中巅峰口中念诀手中运水宛如一道刀光闪在身边以水形成一道巨型屏障灵活转动。“嗤嗤”“砰砰”“啊啊!”他们每一次交击均是法力极其强大的激荡得空中气浪汹涌弥漫一种肃杀、阴沉几名水怪激荡退后。

    华星也退后数步华星闷哼一声脸色一阵潮红又一阵苍白。几名妖怪惨嚎。

    华星是僵尸之体力量无与伦比受伤除非是受到极大的打击否则一般不会受伤那几个水怪乃上古异物与无支祁同属于一时代华星的水力量加僵尸力量轰击他们依然没有受伤。却只是哼了一声便向华星攻击。

    “嚎!”华星出一声怒吼身躯再次变形光华四灿跃起半空手执那水浪像彩虹一般天空环绕、击打远远的天空之中那身影极端优美却是十分的诡异!鸱脾、桓胡、木魅、水灵、山妖、石怪围在空中与华星争斗。分别射出一道道诡异颜色各异的光芒。一道是黑色的一道是灰色的一道则是紫色的有一道宛如木树盘虬坚韧有一道却似水一般轻柔刚柔并济力量强大萦绕华星另一道幻变成一个巨大的白色石像时而变成无数个幻象在华星的水浪之中游弋!

    那情景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一个僵尸的原形脸色变形、头变色浑身散一种帝王般威势的獠牙僵尸手中使用的却是水的力量。只见他将水以诀法凝聚或是像一张网铺开笼罩或是一层绸缎滑腻里面却蕴含无数力量或是像堵墙坚韧刚硬扫在空中出“霍霍”之声只要被他击中。立刻烟消云散。或是有时凝结成一柄冰刀锋利锐利!

    那数名水怪形态各异各显神通与华星在空中、大海里激斗变化莫测、度迅捷、肉眼一眨即过去。极其猛烈!

    大船旁边的的水怪愈来愈多那巨型水怪有两只道了旁边撞击大船华星设下水阵保护否则大船早崩溃但阵阵的震动不绝。时春意、唐方、郭靖梵齐心协力修复大船三人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使船恢复能够保证大船不受你力量的轰击而崩溃已经极为艰难。华星的水阵不知什么时候渐渐消失如果被冲破他们一船人性命不保。那神锻武器能摧毁一般水怪却对几名巨型水怪、上古异兽一里了也没有。

    大船摇摇欲坠。

    摇摇欲坠。

    *********************************

    白颜接住那罗刹和几名罗刹罗刹的力量与她不相上下白颜得益于僵尸的不死不灭罗刹力量没有她的源源不绝但罗刹旁边还有几名大夜叉。白颜应付得极为吃力处处擎肘。一不心一名夜叉叉戟击在她背上娇哼一声大力拉得她往海里抛去。

    那罗刹立刻追过来玉剑出道道的白色光芒凝水成冰追击白颜。白颜陡然出一声怒吼双手一拍涌起滔天浪花白色的身躯如飞掠起来。罗刹大惊失色白色的身影已道身前与她展开激烈战斗!僵尸的力量永远不可思议能够以别人的不可思议的方式重生。

    布鲁杰士王子现出蝙蝠双翼金黄闪闪与那几个巨型水怪在大海中翻腾双方形体庞大直斗的翻江倒海波浪滔天!

    **********************************

    空中爆一阵嘹亮声音光芒耀眼中心的华星红色的身影陡然爆一种银色光芒宛如月辉却是无比的璀璨映亮天地!强烈的光芒之后一阵阵呻吟怒吼五六个身影从中心往外抛出惨嚎哀呼那几道身影飞射闪退现出华星中间的身影。

    道道水浪变成了冰块阵阵的冰块又成了碎屑节节断裂可见刚才一战何等剧烈华星红色的身影、脸色、眼神此刻竟是隐隐泛起一种白色光芒笼罩周围。头也如雪花般斑白嘴角泛起丝丝血迹!双目前所未有的银亮、苍白!

    “嚎——”空中的呃长啸无数的戾气凶暴集中突然天空似布满乌云、无数的鬼怪阴灵空中腾舞一阵沉暗压下来华星仰头一望。无支祁的庞大身躯咆哮携一种庞大无比力量到来。

    华星双目射出一种奇异光芒无丝毫惊惧似乎隐隐的兴奋、挑战当他的能量提升到极限一个僵尸的意志、精神会有所下降剩余的是僵尸的潜能驱动着他们的行为。因此狂怒的僵尸最容易伤人就是这个道理。

    一道红银身影射向无支祁度不下于无支祁的到来。

    两道身影一道庞大如海一道尖锐如剑还闪锐利光芒红银光芒愈来愈亮那道青白相间的身影也加快两道身影越空间的度极限。在某一个瞬间空中失去他们的呃身影宛如已遁空而去在那一刹那间人可以感觉两个身躯相撞。没有多余的语言没有多余的声音没有巨响没有吼叫没有惊天动地。

    一起是那么的自然。

    一声是那么的平静。

    两个身影分从他们相反的方向传来。

    两道身影现出来一个是银红的一个是青白的两道身影没有停在空中拉出一定距离像是那惯性极大使他们要回过身来不得不费极大的立。无支祁庞大灵活丝毫不减华星他属于猴类动物他的灵活、敏捷世界少有。

    “嚎!”华星与无支祁同时出叫声华星僵尸原形无支祁的形体更加诡异如果刚出世他是那形体惊人的话他身上一切都是恐怖的。翻旋着身体张口一喷竟然是一团火华星忙手一引无数的水组成水层阻拦火焰!“嚎!”“嗤嗤!”水火相遇出阵阵嗤嗤声冒阵阵白烟。

    轰!华星飞起无支祁伸手一抓他的手在开始是很但越来越变大华星与他都有十数丈到接近很已是数十丈的大盘。“砰!”红银身躯撞在无支祁手上光芒暴盛华星的身影消失无支祁巨手一收华星从旁逸出。

    “嚎!”双手联合往外张开宛如大鹰一双翅膀展翅天空生出两道水流水流急促流动在华星两手之间形成一股冰雪冰雪凝结成晶无数的水成一道道冰刀向无支祁攻击。

    无支祁怒吼一声腾跃而起一脚重重踩在大海那溅起漫天海水涌向华星带着无限的力量将华星的冰晶尽数逼回华星只能以自己的力量抵抗、冰刀保护自己根本攻击不了无支祁。无支祁上古巨大的神力显示出来他是水怪连当初大禹差不奈何他其力量非天地一般人神想象的。

    两人空中斗法浪潮汹涌风云变幻长空中不断爆阵阵璀璨、绮丽的光华映亮天地照射天海。漫天的水云中看不清两道身影他们的力量震天动地直可驱动自然一切气象随他们意识流动空中、大海各种环境中激斗。

    大船已经岌岌可危武器击打近处怪像华星预料的一样几个巨型水怪攻击他的水层保护阵渐渐失去力量。那巨怪冲出一个破口船上禁制面临威胁大船摇摇欲坠晃动不定随时可能倾倒。

    白颜被罗刹和大夜叉围住奋然战斗但人数没有对方多渐渐感觉力不从心布鲁杰士王子被那数名水怪逼得飞升半空那里又有一个翼龙与他斗争。翼龙力量无与伦比几乎没得休息过气喘吁吁他受了伤。这样下去支持不了多久……

    华星与无支祁斗争不知多久华星越来越吃力他连接到无支祁的厉害往往他以为击中他他却能够避开。华星的力量在水中和实际中比他还胜一筹在他的面前华星仿佛都是戏耍而且就算击中他他就像金刚不坏之身根本伤不了他往往这是以前别人在华星身上体验的没想这次在无支祁身上。

    那感觉十分难受当你面对一个不死打不败的对手那种感觉几乎让人颓丧华星力量何等强大与无支祁比起来在他面前就什么优势都得不到。

    一种奇异寒冷无比的力量袭来华星与无支祁激斗多时损耗巨大被无支祁击中几次虽然他也集中无支祁可对方就像没事华星不可避免受伤。

    那力量宛如一把无形之箭觉已到身前。华星感觉那是一阵躲避不及重重射在华星身上。

    “啊!”喷射一道血箭胸中阴冷、塞闷、痛苦莫名!身躯一震不由自主往下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