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虞美人

第一百六十三章 虞美人

    那个身影有些颤抖凝望华星的目光似有些不敢与他对望低下过一阵缓缓抬起头与华星的目光相接轻轻道:“是我!”一个美丽而娇脆的声音。

    黑暗中那个影子绰约妩媚宛如风中的柳絮雨中浮萍一般轻柔无力。

    华星身躯微微一颤他早就感觉有一个人追随在他的身边那个人就是她华星目光射出复杂无比的神色心潮天翻地覆沉声道:“真的是你。其实我对你的身份一早就开始怀疑可是我一直不肯相信希望你不是这样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一开始我就觉得你的身份非凡可我从来一样对待你。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华星踏近一步。

    那个黑暗中妩媚的身影沉默一阵道:“我知道。”

    华星又踏近一步声音由愤怒高亢渐渐趋于平静淡淡道:“我们一直很相信你把你带在身边不对你设防。因为我相信一些事情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可是我身边接二连三的出现一系列怪事那些都与你有关?难道那些事都是你的所为?”华星指的是怪物迷道的“时间隧道”、蓝月大厦的异事林如雪家的怪事大海上的迷踪……

    那个妩媚的身影承认道:“是的。”

    华星身躯微微一震目光深深凝望她如锋刀神情无比的冷淡道:“为什么?”

    那个妩媚的身影停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凝望华星的眼睛闪烁奇异光芒华星目光晶亮宛如夜里晨星这是他愤怒已经达到极致的表现。他的感情波动天涯都能感受得到。天涯感受他心情的起伏忙轻握了握他的手。希望他平静下来。

    僵尸的意识精神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的。

    那个妩媚身影终于一字一字道:“水神是我义父。”

    华星身躯一震:“义父!”

    几乎不敢相信水神共工是她义父这是他想不到的她完全有理由为他们服务怪不得她是他们派到这里做内应的。可惜自己那么久才现。与她一起的日子生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围绕着华星旋转每件事都与他息息相关开始他有些诧异。可那些事情生后他就感觉不简单华星曾经怀疑过她因为她的身份、经历似乎都十分的奇异只是华星没有深究从她身上也找出任何证据她隐藏得十分深与世人完全相同一些微方面根本不足以把归入那样的人。

    可且华星宁愿相信也不愿意怀疑。

    这就是天涯的他太善良。

    那个妩媚的身影转过身道:“水神是我的义父他派我来与你们相识是希望我混在人类之中以后帮助他。只有你们有能力阻止义父他们所以我就进了你们的生活。

    “从独家侦探社开始我就是在执行义父的命令我认识你走()进了你的生活怪物迷道里的一切都是幻象。在时间隧道中我们以为那无数的怪物可以对付你就算是怪物对付不了你也可以把你困在里面。可是没想到你竟然以自己的聪明才智打开了时间之门走了出去。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我本来可以离开你的但你在危急之中并没有抛弃我反而把我带了出去我将计就计只好跟着你到了蓝月大厦。”

    华星道:“那你什么失踪的老公、弟弟都是假编的?”

    虞美了头。

    闪烁的光芒散开的硝烟现出一美丽娇纤妩媚之极的女子身影那竟然是虞美。

    华星久久凝望她没有话原来一切都是谎言在欺骗沉声道:“你一开始就已经预谋难道你就是打开时间隧道的那种特殊的生物?”

    虞美头:“我不是人我只是大海里的一种极为稀少金色的人鱼是水神把我救了起来抚养我让别的人、兽、怪物不能欺负我教会我一系列的事情。共工义父把我养大我绝不会忘记他的恩情。”

    华星目光冷冷道:“为了你义父就进入我们之间做内应你在旧蓝月大厦设下圈套等我们撞希望我和黄解在水道里困死可是我们没有困死。反而出去嗯那一仗真实凶险。你的计划可谓天衣无缝。直接到了蓝月大厦蓝月大厦是我们的大本营你自然了解更多我们的事情那蓝月大厦生的一切都与你有关了?那种奇异的景象王者公司的事也是你们干的吧还有那异种人水下研究所林如雪家的事等等……都是你们做的吧。怪不得你就是那种开门钥匙生物那钥匙就在我们身边我们没有利用。你知道我们的一切事他们也知道我们的一切事在大海中也被现……也只有你有这样的能力令得天地之间的时间停在某个刹那。”

    虞美默然了头华星的对她想什么欲言又止望着华星旁边的天涯一眼天涯与她目光相接丝毫不惊似乎她早就料到。

    华星出一下痛苦之极怒吼大声道:“就是我们一路来的行踪都是你泄露的了怪不得啊外面的人根本看不穿我们的结界力量延伸不到这里却能知道我们的行踪。我也怀疑到底是谁原来是你。有你的指引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我们什么事瞒得过他们可怜是我们还在避免根本离不开你们的视线。”

    华星闭上眼将所有前因后果结合起来一想似乎这不可能的事完全可能生了只是他一直不愿意相信虞美竟是对方的人并是水神共工的义女华星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她们……她们那么善良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她们?”这是华星最为忿恨的。

    华星大声怒吼天涯旁边拉住他虞美双目射出一种略微悲伤的神色:“我没有杀她们是水怪上来……伤害她们的……她们一路十分照顾我我也喜欢与她们一起我不想伤害她们的……”

    华星大喝一声道:“你没有亲自伤害她们?可是你破了船上的护罩令得无数的水怪进来她们柔弱之极、手无缚鸡之力怎么经得起那么大的力量攻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她们……”

    到最后一句红芒一闪华星仰天一声长啸“啸”衣袂头往后狂扬双目变得无比的晶亮光芒暴盛双掌一拍。“砰”船板受力往上狂卷狂喝一声双手一张那船上涌起的船板、烟硝、水流到了空中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漩涡。漩涡出一种耀眼的光芒旋转密集数种物质组成的漩涡!一声呼啸光芒爆闪所有物品似乎不见了变成一个出红色光芒的巨球。“轰隆!”原来都融化进圆球内了。

    华星一托巨球向虞美撞去光芒亮起一道金色的光芒冲天映亮上空。“轰隆”华星的巨球击在虞美刚才的位置空中一道闪耀的光芒虞美的身影已到了空中她的身躯在空中变形金色光芒闪射飘落到了另一边与华星相对。她浑身金芒笼罩与以往任何一都不同。她的长盘结挽起来中间戴了一些镶嵌玛瑙珠玉的金叉、装饰显得异常的惹眼那衣裳却是紫绿的宛如荷叶莲花萦绕在身躯把那美丽的娇躯衬托得妩媚婀娜多姿美妙玲珑。这与阴姬有些相似。下体一片金灿灿的光芒由脚趾至大腿都长满金黄的东西让人的感觉就是像一条鱼而不是人的脚。最为奇怪的是她的洁白双颊左边玉脸中间镶嵌几片金黄鳞片那鳞片没有损她的美丽反而令她看起来另一种异样的美丽!

    “嚎!”华星怒吼朝天狂啸冲天而起这时的人神志迷糊已不由自己控制内心之中有一股强大、郁闷的力量宛如禁锢地底多年的熔岩要火山般爆出来。红色的光芒闪亮华星身躯空中轰出强大无伦一拳!光芒生出虞美神色剧变那一拳到她面前她忽然不知怎么样好?凭她的能力她可以闪过这一拳但她知道如果她闪过这一拳那么某些东西就会永远失去与她无关了。她永远回不了那个她。虞美影子幻了数幻她的身子还是没有动神色复杂变化莫测终于猛一咬牙神情坚定下来。

    “嗤嗤!”火焰般红色的光芒到了虞美面前离她脸颊不到半寸突然停了下来并没有继续攻击虞美望向华星只见他头蓬乱双目尽赤已然看不清他的脸容。依稀看见那个身影与他以前有许多的不同。“嚎!”华星痛苦嚎叫一声手离开虞美脸颊倒跃开来往天击了一拳深处红色的光芒爆炸。“嗤嗤!”华星心里难过至极神情扭曲手脚青筋暴突怒吼一声目射凛冷寒芒望向虞美陡然沉声道:“你走你走!不让我看见你!”

    虞美神情有些伤悲道:“你!?”

    “你快走!快走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会杀了你——走啊!我会杀了你的。”华星怒吼又朝天攻击一拳。

    他心中的怒火愈来愈盛他几乎完全控制不住只有最后一丝神志他最终下不了手对虞美。下一刻他不知是否能控制自己?所以想在他清醒时一件事。

    “华先生我……我对不起……我也不想那样做但我不得已希望你能原谅我我……”虞美焦急道。

    “滚啊!嚎!”华星完全怒连那一声“滚”都变了声音他从来没有那么大的怒以前他没有亲人不必去担心。自从有了夏洁王林玲他就当她们是亲人。她们怎么了?会不会有事?

    他想起两女倒在血泊情景心中立刻一痛!“嚎!”

    虞美看了华星复杂无比的神情一眼双方经历这么多始终要分开虞美看了看华星神色一阵伤悲咬了咬牙向外跃去。

    “嚎!”华星朝天狂吼拳头狂击红银的光芒空中爆闪那无数的水怪、无支祁在天涯的血图里撞击血图凹凸变化却冲不泼天涯的结界。

    叫吼一阵华星渐渐平静了一些他想起夏洁、王林玲在下面生死未卜林如雪不知所踪陡然吼叫一声冲下去大叫道:“洁儿林玲如雪……洁儿林玲如雪……洁儿林玲如雪……”

    大船中间断裂时春意唐方郭靖梵等倒在甲板生死未卜船上的工作人员因为结界的破裂水怪涌入大部分不存在葬身水怪!此刻硝烟因为华星的愤怒而消去只有大船中央断裂处海水源源不绝涌入大部分水怪妖物和无支祁被天涯的血图挡住露出清晰的面目来。夏洁王林玲的处身处也露了出来华星回到船内疯了一般的吼道:“洁儿林玲如雪……”

    一只柔软手握住了他天涯温柔的语声传入他耳膜道:“她们在这里你刚才心情过于激动我帮你看过她们了受了重伤林玲还好已经醒过来但洁儿却怎么都醒不过来我已经尽力了……”

    华星心中感动天涯总是在他顾虑不到的地方照顾他默默为他做一切刚才他愤怒填满心田神志被一种奇异力量控制只觉要出这口闷气。却忘记了他最只要的是救回夏洁王林玲她们可能没死多耽搁一秒就多一分危险!快一秒就可能救她们幸亏天涯想到了华星心中感激莫名。天涯的手有一种能量将天涯的心传递给华星华星的心渐渐平静得多比初时好得多刚才被那种忿恨的力量控制他几乎失去自己感受到天涯对自己的深情那种感情把心中的忿恨压去一心逐渐平静令他好过一华星闻言颤声道:“夏洁她怎么了?”

    天涯摇了摇头拉他的手放在自己雪白柔软手柔声道:“你要有心里准备我带你来看看。来!”

    甲板一边王林玲挨着墙壁坐夏洁躺在地面她的脸色苍白无比身躯平静似乎静止般一动不动华星激动走上去失声道:“洁儿林玲你们怎么了?”

    王林玲闭上眼休息听见华星的声音睁开眼抬起头目内闪过一丝喜悦之色轻唤道:“波!!~~~~~~~”

    王林玲张开双手她激动之下已然忘记一切叫起华星当初的名字叶波。华星心情激动张开双手把她和夏洁娇的身躯拥进怀内问道:“你怎么了?洁儿她怎么了?你们都怎么了……”

    华星有语无伦次。

    天涯俯下身子望着他轻轻道:“林玲的伤虽然重但经过我的医治已经无生命危险只是十分的虚弱一定需要心照顾绝不能再受到伤害。否则生命随时危险但洁儿她的伤过重是内里她被一只水怪的力量穿透身躯本来已经将断息的幸亏我现得早为她续命。可是她的内府受了伤这里没有灵药我们的能量都是与她们不同一种类她们的躯体承受不了所以只能维持她的生息却没办法让她醒过来……”

    华星心口宛如遭受一块巨石撞击郁闷难受身躯不由自主的颤抖神情痛苦扭曲他第一次感觉自己将失去最珍贵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