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章 时空裂缝

第一章 时空裂缝

    一艘快艇在夜幕下的大海上飘荡。艇上坐着一个少年月光下他的身影显得分外孤独。

    一面操舟他一面从怀里取出了一个水囊来平静的喝了一口。他本来很喜欢喝酒但是在与人决斗之前他却从来不喝酒。今天他要代表天下正道决战魔门第一高手毒龙历笑天当然更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才可以。

    静静的将水咽下少年叹了一口气道:“真没想到在科技如此达的今天正邪两道的纠纷却还是如此强烈。等到哪天的热武器可以完全取代武功的时候也许我就能光荣退休从事一个正常人的的行业了吧。”完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自嘲道:“月圆之夜真的那么适合决斗吗?西门吹雪、叶孤城、浪翻云、庞班不知道我张天涯今天的命运将和他们中的哪一个相同……”

    远处的毒龙岛已经依稀可见号称魔门第一高手的毒龙历笑天每次与人决斗必选此地。而几十年来他从未败过一战这个原本无名的岛也因此被江湖中人喻以毒龙为名称之为毒龙岛。

    深深吸了一口带有淡淡咸味的海风张天涯不仅想起了三天前的事情。

    **********

    “楼上是火星人鉴定完毕!”随后敲了一下回车将自己的话到了BBs上。随后伸了一个懒腰道:“朋友既然来了何不进来一见?”

    “魔门杜飞见过张天涯前辈。”着一个一身黑色休闲装的少年从窗户越入屋内。

    张天涯转头看向杜飞苦笑道:“真服了你们武林中的辈分就一定要按功力来排吗?真是的。我似乎也就比你大一两岁而已。”

    杜飞一笑道:“我也觉得别扭可是没办法谁让江湖上早有了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呢。”随后看向电脑道:“没想到前辈还是一个网民真是没想到啊。前辈玩网游吗?”

    张天涯微微摇头道:“杜兄弟这次来不是和我谈网游的吧?”

    杜飞马上恢复严肃道:“当然不是我是奉师命而来。师尊要我代传战书。”着从怀里套出一封信恭敬的双手举过头送到张天涯面前。别看刚才两人开玩笑但这件事情上杜飞可绝对不敢坏了规矩。

    张天涯没有去接战书反平静的道:“历老应该知道我的规矩。”

    杜飞并没有对张天涯的态度表示不满自信的继续道:“师尊还要我转告前辈如果前辈可以胜出师尊将以华佗丹相赠!”

    张天涯听后眼睛一亮一把夺过战书打开看了看道:“麻烦转告历老就三天后我一定准时赴约。”这华佗丹对他太重要了据是三国时期神医华佗留下的丹药也是使他师傅复原的唯一希望。前不久机缘巧合下被历笑天得到这可是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条件啊!

    **********

    “师傅我一定要战胜历笑天赢得华佗丹让你复原。我保证!”坚定的看着毒龙岛张天涯自言自语道。

    就在此时快艇的正前方毫无先兆的刮起了一阵龙卷风将张天涯的船快的吸了进去。

    张天涯不急琢磨龙卷风的由来知道现在想操艇离开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脚尖一船板身子忙向后跃起打算不管如何先逃离这龙卷风再。以他现在的轻功在水面狂奔上半个时还是可以办到的。

    可是他一退的同时龙卷风也向他这边开始移动度上比他还要快上许多。饶是张天涯武功已达化境面对如此强大的自然之力却还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能。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被龙卷风卷入之前运功力尽力的护住身体。

    虽然张天涯在机缘巧合下吃到过天才地宝功力方面已非一般江湖中人可比。但相对于大自然的力量他的个人力量还是显的太过薄弱了。一被卷入龙卷风内他马上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向自己挤压不由暗叹了一口气想道:“本来最坏的打算不过是死在历笑天手上可是没想到居然就这么挂了。师傅对不起!”

    “孟德!(操)”出了最后的怒骂后他只觉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在他昏迷的同时人也被卷到了飓风的中心而这个位置也是飓风中最安全的。能挺过这一关也要多亏了他一身的功力住了被吸入飓风那一刹那的巨大压力才行。

    “轰!”一声震天彻地的巨大响后两个人影冲海面上巨大的爆炸中心分开其中一个手持一杆赤红色的长枪一身乌金色的铠甲配合上古铜色的头卷入头上的冲天冠内整个人的周身都燃烧着金色的火焰使人无法看清楚他的相貌。

    另一边是一个外表粗犷的中年男子相貌端正头如大海一般蔚蓝惟独鬓角已见花白。手中一把巨剑下垂指向海面最有特的是他居然没有双脚而下半身居然是蛇尾。看到两人中间的空间波动微微皱眉对对面的“火人”道:“祝融没想到我们两个的对拼居然制造出了空间裂缝出来怎么样还要继续打吗这样继续下去恐怕就要有危险了。”

    “哈哈哈……”祝融将枪一横豪爽的一笑道:“五行定律水克火。我偏偏不信这个邪共工不要废话了我们继续吧。怎么你可是我们五大天神之不会是害怕了吧?”

    共工淡淡一笑得意道:“其实我又怎么舍得结束这么爽快的战斗呢?既然你也有一样的想法就让我们今天决出一个上下高低吧输的那个回去负责晚上的食物。”完一剑卷起滔天巨浪随剑气一同向对方卷去。

    祝融也不怠慢一枪伴随着无边的烈炎刺出迎上共工的巨浪。

    这时两个方才对拼所留下的空间裂缝已经恢复了原貌而在原裂缝中间位置居然出现了一个人。一离开空间裂缝马上在重力作用下向下落去。最麻烦的是他不管是停在原地还是继续下落都会被共工和祝融的强横力量撕得粉碎。

    这人正是张天涯被龙卷风卷入后就进入了昏迷状态。而那道毫无先兆的龙卷风正是共工、祝融决斗时余威透过时间裂缝造成的。而被卷到两人决战的中心的他处境要比刚才还要危险万倍。

    好在两大天神及时现了他而两人都不想伤及无辜。共工忙将出的剑气收回同时左手一挥海面上冲起一股巨浪将张天涯包裹住拉到他的身边。与此同时祝融也收住了攻势可是他毕竟比共工慢了半步残余的枪劲已经在没有丝毫阻隔的情况下穿透了共工的胸口。

    共工身体一晃吐出了一口鲜血后忙抓住了张天涯的胳膊对祝融平静的一笑道:“我输了。”

    “不!”祝融马上否决道:“能不能收输的人应该是我!”完马上散去了浑身的烈火冲上前扶住共工的身子急道:“你的伤怎么样我们快回五皇山疗伤去吧。”

    共工叹了一口气道:“恐怕是来不及了这个凡人是无辜的你快带他离开吧。颛顼帝恐怕已经来了。”着似意祝融接过他手中的张天涯。

    此时祝融也有所察觉但他并没有去接张天涯而是将枪头一转向下阵阵火光已从枪头闪烁欲出并戒备的将目光转向岸边。

    “哈哈哈……老夫还是第一次看到水火二神如此紧张的表情呢。”随着声音一个一身白色华服的老者从山林中飞出来到两人面前才停下道:“不过你们弄错了我不是颛顼也不是来找麻烦的。”

    两人神色略微缓和了下来共工收起武器笑道:“原来是白帝啊你的出现还真吓了我一跳呢。”他并没有掩饰自己现在并不想见到颛顼的事实。

    白帝把目光转到共工手中的张天涯身上皱了一下眉头道:“真没想到堂堂水神居然会为了救一个凡人而受伤以你这样的妇人之仁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蓐收一直就是服你不服我。”着还表示无奈的摇了摇头。

    共工却摇头道:“白帝此言共工不敢苟同。这凡人毕竟是因为我和祝融一战才被不明不白的传送过来的我们又怎么能不管他死活呢?至于是否妇人之仁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事物的看法白帝的想法并不能代表什么不是吗?”

    祝融见两人话中已经出现了火药的味道忙飞到共工与白帝之间道:“我们的一战已经打完如果少昊大人是来观战的我们只能声抱歉了。如果少昊大人是路过的话我想我们也不应该耽误大人的正事才对。”很明显他战在共工一方同时也是在警告白帝少昊同时对付两个天神绝对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少昊脸色丝毫没有变化依然保持微笑道:“既然火神已经下了逐客令那我再不走就太不识趣了。告辞。”着从两神中间穿过在与共工擦肩而过的时候随手拍了一下共工的肩膀道:“祝水神早日康复。”完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茫茫天际。

    少昊走后祝融有些不放心的道:“刚才……”

    共工摇头微笑随手将肩上刚刚被少昊拍过的护肩撤下道:“他刚才在我的护肩上做了一些细微的改动应该是什么追踪的东西。以他的老滑头才不会亲自动手对付我呢我想他现在大概正在吩咐手下通知颛顼我受伤的消息吧。”着随手将护肩扔进了大海之中。

    这是祝融突然一愣用手指捅了捅共工道:“哎我老工啊。”

    还没等他完共工猛的打了一个机灵飞退出了一丈开外警惕的道:“你不要乱叫哦我的性取向很正常的。”

    祝融苦笑不得道:“我的意思是你共工这个老家伙我刚才是让你看看这个凡人的挂链。”

    “炼妖壶!”共工看了也是一愣随后笑道:“果然是炼妖壶!看来这个子确实仙缘深厚啊。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在他的仙缘上加上那么一笔吧。”着取出了串竹简贴在了张天涯的挂链“炼妖壶”上。壶中一道白光闪过竹简已经被吸入其中。

    祝融一旁道:“我老工……哦共工啊这样的话他什么时候能知道里面有你的《弱水真经》啊?”

    共工高深的一笑道:“机缘到了的时候好了我们也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