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章 激战玄龟

第二章 激战玄龟

    一阵清风吹过张天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起身自言自语道:“我还没死吗?看来赶不及和历笑天决斗了。哎回头和他解释一下吧想来他那么想和我决斗不会在意这事的。”随后现四周的天地元气的浓厚程度居然比他以前所去过的任何地方都浓上许多。于是不及多想马上起来盘膝练起功来。对于练习内家真气的高手到达先天境界后任何灵药都是不能依赖的因为那些虽然可以暂时性的提高功力但对于以后对天地的感悟却没有好处。而只有天地元气对内功高手来才是真正的大补之品。

    这一练就是一个下午到黄昏的时候他才收功起身。这里的天地元气的浓度虽然是无可挑剔的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练功他必须保留一丝的警觉来面对未知的危险。而这么做虽然依然可以大量的吸收天地元气但不能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就无法将这些天地元气进行最有效的化解。所以过度摄入的话反没有好处。

    漫无目的的走了一阵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张天涯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暗骂自己的挂件里东西倒是没少放可是偏偏就是没放任何食物和水。无奈下将功力聚于双耳不管怎么先弄野味安慰一下自己的五脏庙再至于是否有森林管理员来罚款就等吃饱了再好了。横竖自己前两次替正派出战得了不少钱到现在也没花多少罚款交就是了大不了还可以用轻功脚低抹油不是?

    令他惊喜的是他听到了在右边大约五十丈左右的地方居然有水流的声音。换句话不但有鱼可以吃连饮水的问题都解决了。想到这里忙展开踏浪身法向水源的方向奔去。

    河水很清张天涯狂灌了两口后长出了一口气不由想起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来。在龙卷风中没有死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现在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就不那么乐观了。更主要的是没有赶上与历笑天的一战回去后恐怕张天涯不战而逃的谣言早已经在江湖家喻户晓了声誉是万一历笑天等不及把华佗丹吃了……。

    “心!”一个女子的惊呼把他从回忆中惊醒马上正前方又传来了“嗖!”的一声。依高手的本能他没有经过思索就自然的将头一偏一道水剑刚好从他脸畔划过还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条细细的伤鲜血的流动又马上让伤口由白变红。

    这时他才现前方水中突出的一块大石头上一直鸟头蛇尾的奇怪乌龟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这怪龟足有磨盘大呈暗红色尾巴上的蛇头还在不断的吐着信子。怪乌龟一击不中后马上又想张天涯喷出了第二道水箭。

    张天涯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妖怪!即使以他的本事第一次见到这种未知的生物还是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忙闪身躲来了第二道水箭。左手忙握住胸口的挂件一把宝剑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伸手抓过宝剑他的心神已经彻底的平复了过来。面对敌人的时候克制任何恐惧是任何练武者的必修课张天涯在这方面表现得更为突出。

    这时后面那女声再次出现焦急的道:“快跑啊那是玄龟很厉害的。它会吐水箭威力很大能洞穿岩石。”张天涯来不及回头看那好心提醒自己的女孩又见玄龟再次喷出水箭直射向他的胸口度上丝毫不比唐门高手射出的暗器慢。

    张天涯有心试试水箭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仗着自己的功力深厚横剑扫向玄龟的射来的水箭。

    “铮……”一扫之下水剑被扫到了一旁同时宝剑也出了一声轻吟。而张天涯的手臂也感觉到一阵酸麻心里一惊知道有必要对眼前的怪物的实力做出新的估计。

    后面的少女见张天涯居然硬接玄龟的水箭吓得大叫了一声见到他没事后才继续道:“好厉害啊还有玄龟后面的蛇头也要心如果被咬到的话会中毒而死的。”她的声音很甜美但是张天涯到现在才听出来。

    张天涯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眼前的敌人自内心的对后面的少女道:“多谢出言提醒我知道怎么对付这个怪物了。”着脚一地凌空向玄龟冲去他虽然也会打暗器但玄龟能射出那么快的水箭相信头部的灵活度应该很高暗器未必能有什么效果身上有没带枪械所以他在段时间内选择了最有效的进攻方法。

    玄龟见他冲过来并没有把头缩回壳内而是低头喝迅的喝了一大口水在张天涯冲到一半的时候再次喷出水箭。与先前不同的是这次玄龟居然一连喷出三道从不同的角度射向山在空中的张天涯。

    张天涯左右一扶剑背以双手的力量将宝剑压向第一道水箭借力一个翻身轻松的躲过了另外两道水箭落到了玄龟的背上。张天涯刚一站稳玄龟尾巴上的蛇头马上起了攻击一口咬向了距离最近的张天涯的左腿。可是咬到一半的时候张天涯的宝剑已经让这个怪异的尾巴与本体分离了开来。

    玄龟吃痛转头欲再喷水箭可是张天涯哪里还会给它机会剑光一闪已经将鸟头砍了下来。

    随手将宝剑在水中一划洗去了剑上的血迹后一脚将玄龟的尸体踢到了岸上。随后自己也飞回了岸上。这才打量起救自己一命的美少女来。

    独特的气质。

    是一种野性的美!

    眼前的美女年龄大约十七八岁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给人一种天真无暇的美感。身上穿着虎皮的衣裙额头上绑着一条淡红色的布条身后背着一把短刀。正站在身后的大树上惊讶的看着自己。

    那是一种崇拜的眼神看德张天涯有些不自然起来干咳了两声道:“多谢刚才出言相救。”着已经把宝剑收了起来。

    野人美少女从树上跳下看着微微有些上飘的虎皮裙角张天涯不禁坏坏的想道这个野人美少女应该没有穿内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