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章 青鸾火凤

第三章 青鸾火凤

    野人美少女看着地上的玄龟尸体夸张的道:“哇你好厉害啊居然一个人杀了玄龟!”

    张天涯表示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随后客气道:“不过也要多谢你的出言提醒要不我刚才走神的时候不定就被这畜生偷袭得手了呢。”顿了一下潇洒一笑道:“对了我叫张天涯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野人美少女甜甜的一笑道:“我叫火凤你可以叫我凤儿。那个…天涯大哥你的剑好漂亮啊可不可以给让我看看啊?”着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看浪天涯生怕被拒绝似的。

    “剑名听涛是我自己用精钢加上少量的海底秘银打造而成的曾染二十一位成名高手之血。”其实要求看别人的武器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不过张天涯也不是一个拘谨之人加上火凤刚才出言提醒自然不会拒绝。

    到了现代天才地宝已经少之又少他的一海底秘银也就相当与一根香烟的体积是他在东海练剑的时候机缘巧合下才得到的而那被他所杀的那二十一位成名高手中有就有三个是为了这把宝剑断送的性命。可见秘银的珍贵程度。

    火凤爱不释手像孩得到新奇的玩具一样反复看着听涛宝剑夸赞道:“好漂亮的剑啊而且还有名字。”

    张天涯这时再次感觉到了肚子的抗议转移话题问道:“凤儿姑娘这个玄龟可以吃吗?”

    火凤看得入神茫然的问道:“天涯哥哥你刚才什么?”

    张天涯无奈的苦笑道:“我是想问这个玄龟可以吃吗?我现在有饿了。”

    火凤这才恋恋不舍的把听涛剑还给张天涯道:“当然可以吃了而且味道要比鹿蜀强多了。不过我也是听一个长者的自己没吃过杀玄龟太危险了。”

    张天涯微笑道:“那好吧今天我们就一起尝尝这玄龟的味道你先等下我去弄材火。”

    火凤也不做作高兴的头答应道:“那就谢谢天涯哥哥啦我去帮你弄柴火。”

    张天涯了头也转身开始处理起玄龟来。他拿出另一把十分锋利的匕快的在玄龟的龟甲上找出最薄弱的地方很快就把玄龟的肉切成了一个个块整齐的摆放刚刚用河水冲洗过的石头上。

    至于玄龟的血则早被他放到河里了听那东西大补万一自己到时候把持不住兽血沸腾那么一下下对火凤来个什么来而不往(非礼也)就真的麻烦了。他不是不负责任的人更不想当强*奸犯!

    一切准备妥当后火凤也抱着一大抱柴火跑了回来。

    张天涯在柴火中找出了几个比较直的树叉削去旁支将玄龟肉串了起来。而另一边的火凤不用张天涯吩咐已经用其余的柴火生起了火来。她生火的方法还真吓了张天涯一跳谁会想到看似如此温柔可爱的少女居然会从嘴里喷火?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张天涯虽然惊讶但也没有多问静静的等到火烧剩红碳的时候才把几串玄龟肉放到上面烧烤。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才不会被火焰中的烟破坏肉原本的味道。

    一会儿工夫香气四溢。

    肉内本来的脂肪也被烤得流了出来滴在红色的碳火上燃起一个个火苗。

    张天涯才从挂链中把调料取出各种材料先后均匀的撒在已经烤熟的玄龟肉上。将其中一串送到了一旁食指大动的火凤面前。

    火凤居然不顾高温大口吃下一边吃还一边嘟囔道:“这简直太好吃了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呢…谢谢你天涯哥哥…”由于嘴里有食物吐字很不清晰如果不是耳力如张天涯者还真难听得清她在什么。

    张天涯满意的一笑自己留了一串后将剩余的几串插在了地上距离火堆比较近的地方。肉一入口连自己也忍不住对这玄龟肉的鲜美程度大为感叹。以前虽然在他荒岛练剑整整一年的时间自己的烧烤技术也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可是不管是鱼虾还是海鸟都没有及得上这玄龟一半好吃的。

    “凤儿!”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从森林中传来随之一个行头和火凤差不多的俊美少年快冲到了他们身前半丈的位置才停了下来。满怀敌意的打量了两眼张天涯转头对火凤问道:“凤儿这个白脸是谁?”

    “白脸?”看来这个一定是火凤的男朋友正在吃自己的干醋。无奈苦笑道:“这个称呼也不错是帅哥的同义词。”

    火凤忙道:“鸾你别这样。”

    张天涯不想他们有什么误会解释道:“我们刚刚认识的你不用担心。如果不嫌弃的话一起来吃吧。”着露出一丝和善的笑容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鸾平静个下来憨厚的一笑道:“我叫青鸾不好意思刚才误会了。我叫青鸾你叫什么?”

    “张天涯。”

    “哇好香啊天涯大哥你烤的肉真好吃。”着还伸出了大拇指。

    能做出美食的白恋就变成天涯大哥了?张天涯心里已经暗自已经给青鸾划分到了野兽类可以用食物来征服的那种!

    吃了两串烤肉肚子有了底之后张天涯对两人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神农架对吧你们知道怎么出去吗?”

    青鸾:“对!”火凤:“不对!”两人回答得异口同声干脆利落。不过答案却截然不同。

    张天涯被他们弄糊涂了失笑道:“你们一个对一个不对到底对不对啊?”

    青鸾低头整理了一下语言才道:“也对也不对事情是这样的。这里是鹊山山系。”

    张天涯摇头道:“我听过鹊桥没听过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