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八章 拦路山神

第八章 拦路山神

    黄昏时分张天涯大摇大摆的一脚将黑风塞的大门踹开向里面走去。他一边心的注意这四周的动静手里还拿这一个用树皮折成的“扩音器”嚣张的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不要在做无谓的抵抗马上释放人质弃械投降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里面的人听着……”这时他已经看到了有三两成群的山贼倒在路旁中毒而死。

    张天涯是一个谨慎的人一路走来还不时的检查一下路边的尸体确定其真正死亡之后才继续向大殿走去。中间路过厨房的时候里面的尸体居然有3oo多个连张天涯这样对生死见惯不怪的人都忍不住摇头叹息。

    张天涯现在要找的是山贼头目的尸体根据资料里的描述山贼的头目是一个很厉害的火系术士其厉害程度相当于达到后天峰的术士。他最大的特就是他的羊头权杖从来不会离开上手可及的范围之内。从这就可以看出此人对自己的性命多么的珍惜。当然也有另一个可能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信心不过张天涯并不这么认为后天毕竟是后天再怎么峰也无法和先天相比。

    对方是三阶的峰张天涯却是五阶的峰相差整整两个级别根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大殿的布置却没有现有什么异样。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一股杀气突然猛一转身见门口的位置已经出现了一个手拿羊头权杖的大胡子中年人。

    知道他就是资料中的塞主但还是问道:“你就是这黑风塞的贼头吗?没想到还真有自信呢。”

    塞主冷哼一声道:“你害死了我们那么多兄弟还敢独自来这里试探不是更有自信吗?”顿了一下又道:“但是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下的毒我们可是每样食物都经过严格的检查的。”话时已经开始聚集起了法力手中的羊头权杖两个眼睛的位置上冒出两火光配合起大殿内的建筑看起来更多了几分恐怖。

    张天涯自然不会给对方先出手的机会身体微微前倾已经全向对方冲去。不屑的道:“这个问题你还是留着去问你的十殿阎君吧!”一道白光中取出了听涛宝剑顺势刺向了塞主的咽喉。

    塞主万万没想到张天涯着着就下了杀手而且攻击来得如此迅。一惊下再顾不得形象直接就是一个懒驴打滚。虽然姿势不雅但也勉强躲过了张天涯夺命的一剑。

    张天涯一击不中两脚一触地面马上再次转身向塞主扑去。却见对方刚刚爬起就用羊头权杖在胸前笔画了两下低声喝道:“爆炎!”两人中间马上出现了一个蛋珠大的火光张天涯不知这火光代表什么但还是收住了冲势向旁边躲开。

    “嘭!”火光炸开看声势如果不是张天涯躲避及时恐怕现在已经被炸得皮开肉绽了。饶是他躲得及时身上的休闲服也被爆炸的火焰烧着了。

    能突破张天涯的护体真气烧到他的衣服这根本不是一个后天高手可以办到的。对方起码应该是四阶高手的初期借助他的权杖勉强应该达到了四阶中期的境界。看来不是这个塞主隐藏的好就是镇长给的资料有问题。

    不急多想张天涯当机立断右手听涛剑向后一背从下方插入自己的休闲服内。剑刃一转大好的休闲服就这么被一分而二。闪身躲避开了对方另一个爆炎挥手将两段燃烧着的休闲服向塞主抛去。

    塞主这时已经站了起来“爆炎”、“爆炎”又是两记炎爆炸两段休闲服就这么被炸成了漫天的火星。而这简单的交手却让原本来信心饱满的塞主大惊失色他本来在这一带鲜逢敌手半月前终于突破后天最后的屏障迈入先天的门槛自然有些得意忘形。可是张天涯的度和剑气已经让他知道面前的敌人武功绝对比自己只高不低。

    “爆……”塞主炸碎两段休闲服后第三个爆炎没来得及放就看到张天涯的听涛剑已经停到了自己的喉咙上感觉上只要他的喉咙因为话动上一下宝剑就会破皮而入一般。正因为如此才使的他连后面的一个炎字都没敢出来。

    “爆什么?”张天涯问完之后根本就没给对方回答的时间听涛剑轻轻一送已经在对方的咽喉上留下了一鲜红。终于大功告成张天涯拿起羊头权杖转身继续四下寻找了起来。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他终于在头领的坐位上找到了一个机关打开后看到了山塞的藏宝室为了不让这些宝物荒废掉只能勉为其难的将所有财宝笑纳了嘿嘿……

    张天涯出了山塞忙展开身法向与青鸾会合的地急奔。

    在他快要下山时突然听到前方上空传了一声怒喝:“何方狂徒居然敢在我堂庭山行凶以为这样就可以走了吗?”张天涯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鸟身龙头的怪物在前方不远的上空拍打着翅膀。这怪物长有双手手中拿着两个铜锤。

    张天涯停下脚步知道是来找自己麻烦的皱眉问道:“你又是什么东西?”

    怪物把两个铜锤用力互相撞击了一下才怒道:“我乃堂庭山之山神顺非不是东西!”

    张天涯坏坏的笑道:“哦原来你不是东西。”他并非是胡八道而是有目的而为。一来是想激怒山神横竖这事也难善了不如激怒对方让他出现破绽的好。二来也是一个缓兵之计在废话的同时头脑中已经思考起了应对之法。

    山神顺非现自己口误忙纠正道:“不对是东西!”

    张天涯一脸嬉皮笑脸的道:“那是什么东西?”

    山神顺非这才现自己被愚弄气得一阵怪叫道:“呜呀呀呀……你居然敢愚弄本山神看锤!”这嗓子不去唱京剧真是可惜了。

    可是他接下来的攻击可就不是张天涯能笑得出来的了。只见他两锤子再次用力互相撞击一道闪电从中间打出直向张天涯射来。不过虽然是闪电但度上也就和子弹差不多并没有达到光的传播。也许这对一般人来没什么区别但是对于张天涯来讲这中间的差距足以决定他是否能够躲的开。

    张天涯见状忙向手闪身“轰!”他刚一躲开原先站着的那块地面就被轰出了一个大坑出来。

    张天涯在现代的时候从来没见过法术攻击所以应付起来并不是那么得心应手。否则以刚才黑风塞那个塞主的实力根本没资格挥掉他的一件衣服。现在遇到这更厉害的山神忙伸手道:“等下!”

    通过刚才的攻击来看张天涯现这个山神绝对比自己厉害。先前想的是近战的方法现在他必须争取时间想出一个对付山神远距离攻击的方法来。

    山神顺非显然智商并不如何高明被张天涯一叫停果然停了下来问道:“你还有何话要?”不过看他的样子不管张天涯什么动手都是难免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