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十一章 天女魃

第十一章 天女魃

    回到客栈后青鸾心的问道:“天涯大哥看你今天的心情不太好还在为山神的事情烦恼吗?”

    张天涯没有回答他的话振作了一下精神道:“这是2oo仙石币任务是我们两个共同完成的所以收获也应该平分。”着把钱送到青鸾面前又问道:“我们还是先来研究一下接下来的打算你们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两人摇头表示没有提议青鸾更要以张天涯马是瞻而且钱什么也不肯收。自从知道张天涯伤了天神之后他对张天涯的态度也尊敬了许多。

    张天涯了头道:“既然你们都没有什么其他的提议我就我的想法吧。我之前看过了你们的兵器都是用赤铜打造的材料算是不错了。唯一少了一像深海秘银一样的天才地宝不然完全可以打造出比我的听涛更好的兵器来。不过好在现在有了赤金虽然还是差了一但也算不错了。”顿了一下喝了一口水道:“所以我想先给你们一人打造一件象样的兵器然后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青鸾忙问道:“为什么?天涯大哥嫌弃我们是你的拖累吗?”

    张天涯见他有些急了忙微笑道:“不要激动但是你们也知道了我随时可能受到炎帝的通缉。如果他们真要给我什么严厉的处罚的话我不排除武力反抗的可能性。所以我不想拖累你们所以要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火凤马上急道:“不行我们不怕!”青鸾也附和道:“是啊天涯大哥得到了好处不忘了我们现在有困难我们怎么能不顾你呢?”

    张天涯无奈叹道:“那等到打造完兵器再吧我顺便再教你们一些防身的功夫。”到这里突然想起什么道:“对了你们懂得这里的文字吗?”他可不想当一个文盲而古代的繁体字就和自己现代用的文字不一样而现在这个远古时代用的文字简直就是乱码自己根本无法识别。

    “会啊!”两人同时回答道。

    张天涯了头道:“那好吧我们明天就动身去一个比较大的城市看看。最好是附近有清澈水流的地方可以方便铸造兵器。”虽然知道现在的铸造工艺也可以但他还是更相信自己的铸造技巧。

    听了张天涯的描述青鸾马上道:“如果按天涯大哥所的那最好的当然是上党了。那里不但是南部最大、最繁华的城市而且那里是丽水的入海口附近不论是要海水或是淡水都可以找到。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只是按天涯大哥的要求而已的。”

    “不行这绝对不行!”没等张天涯开口火凤求抢险否决道:“你也知道天涯大哥刚刚伤了堂庭山的山神如果炎帝不追究还好不然的话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听了两人的分析张天涯突然灵光一闪道:“就按青鸾的去上党其实也不错的。而且我们无论到炎帝管辖的哪一座山山神都有办法知道我们的行踪并汇报给上面知道。与其那样的东奔西躲到不如一次性解决这个麻烦。不管用什么方法。”

    “可是……”

    张天涯阻止他们道:“没有什么可是的因为我现在有了一个新的筹码一个足以让我从罪人变身成功臣的筹码。这还要谢谢青鸾如果你不是你刚才到海水和淡水我还真没想起来这个呢。”顿了一下又道:“好了早休息吧。明天开始上路路上我教你们一些搏斗的技巧你们教我识字。”着向外走去。

    出了房门张天涯纵身跳上了房现早有人等在那里。那是一个外貌看来比自己略微大的成熟女性一身宽松的华丽服饰明了她的身份并不一般。当然最吸引张天涯眼睛的还是那半露的酥胸因为那是典型的波霸型的和《黄金甲》里的宫女有的一比。一把粉红色的长剑悬浮在身后似乎没有现张天涯一样抬头注视着漫天的繁星。

    张天涯是突然感觉到对方的气势一即收知道她是来找自己的才独自上来相见。现在见对方这么能装酷无奈只能先开口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自己失眠没想到这位美女也这么精神。”

    “波霸”眼角扫了张天涯一眼不屑的道:“登徒浪子。”她确实是一个美女被他白上这么一眼换了一般男人肯定会马上忘记自己的贵姓。

    张天涯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当然也有反应不过对于修心多年的他来这本能的反应却不是不可抗拒的。现在他更多是对对方这种傲慢语气的不满略有些生气道:“我这个登徒浪子好象也是你引上来的吧?”转身坐到了屋脊上继续道:“我还很忙有什么事情就直吧如果没有的话请不要打扰我休息谢谢!”

    “你!”波霸一时为之气结一股灼热的气浪四散而出附近空气中的水分被一下子全部蒸干连一旁的张天涯都感觉到精神一紧。但好在气浪一即收没有造成什么破坏。平复一下心情波霸似乎看出了张天涯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于是语气平和了许多道:“不好意思刚才吓到你了我的名字叫天女魃你可以称呼我为魃。”

    张天涯淡然头道:“不用客气我叫张天涯怎么称呼随意。”当然不是对方语气一变他就一不生气了。但刚才对方散的灼热的气势不是假的他虽然不怕但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他当然不希望和实力不明的人交手。

    天女魃似乎并不想和张天涯多废话直接将转入正题道:“你今天在黑风塞是否找到过一个上面有奇怪标记的项链?”

    “哦?”张天涯听了没有马上答话而反问道:“那个东西对你很重要吗?”

    “是的。”

    “而且很珍贵是吗?”

    “是的。”

    “那我是不是该坐地起价呢?”张天涯一幅气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看着天女魃道。